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九章 暗杀
    能够在这种重要场合下,令莫小川如此失态的事情,必然跟危有关。

    但情况却远比他想象中要复杂。

    此时的莫小川已经从科技会堂的侧门来到了室外,对电话那头的王一条确认道:“你是说,练北被人给暗杀了?”

    王一条的声音非常肯定:“至少我这里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不过人没死,现在整个会场都乱套了。”

    是的,之前莫小川之所以显得那般激动,便是因为王一条在电话中告诉他,下一届春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的候选人之一,练北遭到了暗杀!

    不,还不止如此,因为就在整个春城裁决事务所乱作一团,各方大佬争执不休,受邀观礼者人人自危之时,衣亦还躲在角落处,以水雾在空气中凝结了三个字。

    “危到了。”

    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莫小川在确认了练北那边的情况之后,就挂断了与王一条的通话,转而打给了阿二。

    “大人?”

    “危不是在金陵吗?怎么出现在了春城的裁决事务所?”

    话音落下,阿二那边也是一阵慌乱,片刻之后才回复道:“这不可能!我刚才又特意去查看了一下,危现在正在一座酒店中与金陵的地下组织头目,佛爷孙志强吃饭!”

    闻言,莫小川顿时有些懵了,他重新联系上了王一条,沉声道:“抛开衣亦用水字给出的信息,你看到危了吗?”

    这一下倒是把王一条给难住了,他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我,我不知道危长什么样啊……”

    莫小川彻底无话可说了。

    尼玛你以前可是跟着堂堂英招混的啊!

    人家不仅是山海一脉的大佬,还特么是mss的大领导,结果你居然连危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要你有何用啊!

    强忍住内心深处摔手机的冲动,莫小川接连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逐渐平复下心情来。

    然后开始分析这两件事情之间到底有没有联系。

    练北被人暗杀,是危的手笔吗?

    之前阿大和阿二所探听到的消息,说危会出现在春城,就是为了参加春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的换选。

    那么,危的真正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暗杀练北?

    练北一死,对谁最有利?

    当然是精卫。

    由此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之前面对衣亦的提议,精卫会那般从容不迫了。

    她的底气,便是来自于危?

    这样的猜测当然是说得通的,但莫小川却觉得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首先,衣亦是不是真的看到危了?

    如果是真的,那么危又是如何既出现在金陵,又出现在春城的?

    影分身吗!

    这特么压根儿就不是危的技能好嘛!

    等会儿,危的技能是啥来着……

    除此之外,练北被暗杀一事,又是否真的是精卫做的?

    如果是她做的,那么这事儿也太明显了吧!

    是个正常人就会将她列为头等怀疑对象的好吗!

    精卫就不担心自己因此而失去审判长的竞选资格?

    当在场的其他几位审判长都是吃素的呢!

    独听说了又怎么想?

    所以这整件事情都包裹着一层又一层的迷雾,让人望眼欲穿。

    莫小川知道,自己不能再在山城继续待下去了。

    既然危已经到了春城,那么,他也该出发了。

    念及于此,莫小川便准备动身离开邮大,然而,便在此时,科技会堂内突然传来了阵阵尖叫声!

    不是那种带着倾慕与崇拜的尖叫。

    而是带着无比的惊恐与骇然!

    怎么回事?

    莫小川目色微沉,转身从侧门又走回到了科技会堂中,发现场内的观众大部分都已经站起身来,舞台上则是一片混乱,主持人努力维持着秩序,却收效甚微。

    紧接着,莫小川就看到了倒在台上的鸡哥。

    胸前一片腥红。

    莫小川几个箭步跨到了台上,先蹲下身子探了探鸡哥的鼻息,随后一把抢过主持人手中的话筒,沉声道:“现在,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谁也不准离开。”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莫小川直接动用了蛊惑之术,所以场中的嘈杂之音瞬息而止,所有人都乖乖地坐回到了原位上,一动不动。

    而莫小川则转头对张明强开口道:“报警!”

    闻言,张明强这才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随后便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莫小川此时的大脑第一次显得有些混乱。

    他知道,自己暂时去不了山城了。

    因为鸡哥死了。

    莫小川伸出手,替鸡哥合上了眼睛,而他自己的双眼却有些泛红。

    他扭动着脖子,将目光从台下上百名观众的脸上一一扫过,却一无所获。

    他不知道鸡哥是为什么死的。

    又是谁下的毒手。

    更重要的是,这是继陈静薇之后,又一个他认识的人遭遇了不测!

    而这一次,莫小川甚至就在现场!

    不可饶恕。

    莫小川发誓,不管凶手是谁,是为何杀人,他都绝对不会放过他!

    不知道为什么,莫小川突然觉得有些自责。

    如果不是因为他出去打了几个电话,或许鸡哥就不会死。

    不,如果看得更远一些,如果不是为了让张明强追到徐菲儿,莫小川就不会让对方来参加这次的话剧大赛,也就不会让开心饺子的导演周舟来当评委,这么一来,鸡哥就不会上台演出,或许,也不会死。

    但很可惜,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多的或许。

    莫小川不知道鸡哥的死到底跟自己有没有关系,甚至来说,鸡哥的死,会不会跟陈静薇的死一样,对手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练北刚刚在春城遭遇了暗杀,紧接着,鸡哥这边也出事了。

    是巧合吗?

    还是有人想要通过鸡哥的死把自己留在山城?

    一时之间,莫小川的脑中出现了无数种可能性,以至于他甚至都忘了去查看鸡哥的死因,直到张明强回到他身前。

    “警察说让我们保护好现场,他们马上就到。”

    闻言,莫小川终于回过神来,他点点头,然后将手掌按到了鸡哥的胸前。

    那里有一个恐怖的血洞,直刺心脏,一击毙命。

    可是,凶器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