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五章 看戏
    莫小川的确不在春城。

    这会儿的他正安坐在邮大科技会堂中,等着看戏。

    看台上戏。

    听台下戏。

    对于莫小川而言,春城的裁决事务所审判长换选,并不是最重要的。

    相比起衣亦,他没有那么大的抱负。

    什么延绵山海血脉,重铸裁决尊威,再复山海荣光……

    这些东西重要吗?

    至少在莫小川眼中并不重要。

    莫小川从未将自己当做所谓的“天选之子”来看,相反,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平凡人。

    所以相比起本届春城裁决事务所的审判长之位最终将花落谁家,他其实更关心另外一件事情。

    或者说,那是一个人。

    危。

    如此一来,莫小川今日没有出现在春城的原因其实就很简单了。

    因为危还没有到春城。

    莫小川不知道危为什么还守在金陵没有离开,也不知道是不是阿大和阿二那边的情报有误,但他显得耐心十足。

    敌不动,我不动。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莫小川就不知道千里之外的春城发生了什么事。

    毕竟此番他并不是让衣亦孤身离开山城的。

    “衣亦此时已经见到审判长了,对方看起来状态不太好,应该是时日无多了,要不要我为他起个卦?”

    莫小川的耳机里面不时传来王半仙的声音,在向他实时汇报衣亦那边的情况,这对于莫小川来说非常重要,也是他能安坐于此的前提条件。

    今日衣亦前往换选会场,身上没有携带任何通讯设备,但她却留给了王半仙一面水镜。

    镜中所示,便是她目之所见。

    可惜这面水镜的使用有着距离上的严苛要求,所以才不得已把事情搞得这般麻烦。

    王半仙的工作也很简单,他只需要将自己看到的,或者说衣亦看到的,一五一十地汇报给莫小川听就可以了。

    这会儿邮大的话剧大赛还没有开始,但莫小川已经听完了一出戏。

    通过衣亦与精卫的一番交谈,莫小川明白了衣亦的野心,同时也很惋惜精卫没能答应衣亦的条件。

    否则日后出去说精卫是自己的手下,那可得多拉风啊!

    要是下次杨天笑再敢来清水街砸场子,信不信人精卫一石子儿吐死你?

    嗯……

    怎么听起来跟肖豆有点儿像呢……

    但不管怎么说,如果精卫真的能效忠于自己,远的就不说了,至少能让莫小川接下来伏杀危的计划更加天衣无缝。

    可惜的是,对方拒绝了。

    好在衣亦似乎并没有就此放弃的意思,而是转头去与当前春城裁决事务所的审判长进行下一轮谈判。

    而且进展似乎颇为顺利。

    那位老人莫小川虽然没有亲自见过,但却早就从陆先生那里得知了对方的真实身份。

    独(yu四声)。

    《山海经·北山经》中有载:

    “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白身犬首,马尾彘鬣(zhi lie四声),名曰独。”

    意思很好理解,独是一种外形似虎的灵兽,通体雪白,却长着狗头、马尾,以及野猪一样的鬃毛。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独与精卫渊源颇深,两者皆出于北山经,只不过独生活在北嚣山,这座山没有石头,却盛产美玉,颇有些神异之处。

    独是如何当上春城裁决事务所的审判长的,这一点莫小川并没有仔细研究过,但有一点是没错的,独是山海一脉的人。

    只不过他现在快要魂归山海了。

    在临死之前,独当然希望能把自己的这座裁决事务所流传给山海一脉的人。

    但裁决事务所从来都不是一言堂。

    再加上他病重多年,事务所中的大部分权力,都已经被练北所掌控。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教出了一个好徒弟。

    而且练北也并没有在他活着的时候就急着夺位,而是在等着他寿终正寝。

    所谓仁至义尽,也不过如此了。

    独知道,如果自己选择自己这座裁决事务所内投下一任审判长,精卫没有任何机会。

    一成都没有。

    所以他选择邀请其余八座裁决事务所的代表来公开选举。

    这的确是无奈之举,却也是精卫最后的希望。

    对此,练北没有表示反对,因为他知道,即便一切按照规则来,最后的获胜者也只能是他自己。

    练北不是裁决事务所的叛徒,但他毕竟不是山海一脉的人,他也没有推翻山海传承的意思,更说不上真的被谁给策反,只是大家理念不同罢了。

    恰如当年炎黄二帝之争,无关对错,亦无关正邪。

    但对于莫小川等山海一脉的人来说,却也同样如此。

    所以如果衣亦想要收复春城的裁决事务所,莫小川当然是举双手赞成的,并且会给予其最大的支持。

    前提是,必须先解决掉危这件事情。

    莫小川这边正听着王一条的“直播”,身边却忽的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舞台上还在进行最后的灯光、音响的调试,而前来观赛的邮大学生已经开始逐步入场了。

    今天莫小川故意选了个角落处的位置,不是为了低调,只是为了与王一条那边沟通方便。

    所以暂时还没有人来打扰他。

    直到前面的座位渐渐被填满了,中间的“最佳观影”位置也已经坐满了密密麻麻的邮大学生,这才终于有人来到了莫小川的身边,开口道:“请问,这旁边有人吗?”

    说起来也是,一般像这种热闹无比的活动,大家都是约着三五好友,或者带着自己的男女朋友一起来的,而不是像莫小川一样,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角落里,看起来无比的突兀。

    所以人家才会觉得莫小川旁边的座位是不是已经有人了,只不过是上厕所啥的去了。

    莫小川摇摇头,抬起头来,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姑娘有些眼熟。

    “是你?莫小川?”

    对方显然先一步认出了莫小川,于是气氛就有些尴尬了。

    但莫小川是什么样的选手?他会因为只是记不得对方的名字就感到不好意思吗?

    不存在的。

    所以下一刻,莫小川仅仅愣神了半秒钟,就顺手摘下了一只耳机,对姑娘招呼道:“哈哈哈哈,原来是你啊,一个人来看戏?进来坐进来坐。”

    小姑娘点点头,走到莫小川身边坐下,然后低声道:“我叫谢秋灵。”

    看起来人家也不傻。

    不过莫小川这边却是心头猛地一震,脸上透着强烈的厚颜无耻:“我记得我记得的,咱们在这外面见过面,你哥哥是谢天豪,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