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四章 不丢人
    在中华文明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除非改朝换代,立开国之功,否则,任你再如何拥兵自重,受万民爱戴,也有两个字是无论如何绕之不开的。

    正统。

    刘备凭什么能够成为三国时期一代雄主,难道他所有的家业都真的是他哭来的吗?

    不,因为他姓刘。

    曹操为什么非要挟天子以令诸侯,而不自立为王?

    因为他不是正统。

    出师若无名,便是谋逆之臣。

    而对于现如今的山海一脉而言,只有莫小川才是正统。

    其余甭管是凤皇也好,应龙也罢,哪怕他们的名头再响,也必须在名义上对莫小川效忠。

    除非他们脱离山海一脉,自立门户。

    如果衣亦把莫小川的名字抬出来,要求蓉城与江城这两座裁决事务所支持精卫,对方其实很难拒绝。

    因为不管怎么说,即便现如今蓉城与江城这两座裁决事务所本质上已经脱离了山海一脉的掌控,但在名义上,他们还是必须听从裁决使之命的。

    毕竟,他们还叫裁决事务所。

    当然,这件事情不会这么容易达成,但至少是有希望的。

    前提是,衣亦愿意站在精卫这边。

    如果单纯出于衣亦的个人意愿,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不管再怎么说,精卫也是炎帝的女儿,与相柳皆出同源,亦有同病相怜之感。

    但既然衣亦已经决定从此以后跟着莫小川混了,那么有些条件,就必须摆到桌子上面来谈。

    “我可以帮你说服蓉城和江城的人,但……”

    精卫是何等聪明之人,不等衣亦把话说完,她就已经明白了对方的要求。

    “你想让我投靠裁决使?”

    衣亦笑道:“自立为王当然是谁都想要追求的事情,可问题在于,如果没有我们的帮助,此番换选你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更何况……”

    衣亦摇了摇头:“效忠一位正统裁决使,哪怕你贵为帝君之女,此事,也并不丢人。”

    精卫明白衣亦的意思。

    从理论上来说,现如今九座裁决使,已经被彻底分化成了两个阵营,一方乃山海一脉的延续,而另外一方则被外人所掌控。

    精卫虽然不是正统,但她毕竟是山海一脉的人,所以包括上官兴、杨天笑那方的阵营,不会接纳她。

    这么一来,其实精卫就只剩下了一个选择。

    而且她今日站出来竞选春城审判长的位置,原本就是为了让山海一脉的血统能够继续绵延千年。

    所以正如衣亦所言,投靠裁决使,真的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毕竟从几千年前开始,裁决使便是山海一脉的领袖。

    可精卫仍旧没有点头答应,反而笑着反问道:“谁说,我就一定会输呢?”

    闻言,衣亦不禁目色微怔,随后明白了对方的言外之意,她沉默了片刻,随后道:“我知道你为了此番换选必然做了一些特殊的安排,可那个瞎子号称算无遗策,你觉得,你的计划能逃得过对方的算计?”

    精卫笑道:“行不行,总要试过才知道。”

    衣亦有些意外于对方的淡然,但很快便明白过来,这即便不是有恃无恐,至少也是坐地起价。

    精卫吃死了,莫小川没有别的选择。

    此番春城审判长换选,只有两位候选人。

    练北不是山海一脉的人。

    只有精卫是。

    所以莫小川没有别的选择,他只能支持精卫。

    念及于此,衣亦不禁暗暗皱紧了眉头,不得已而道:“既然如此,那么我的这番诚意始终会在,若是力所不及,可以来找我。”

    “好。”精卫点点头,伸手拿过又一本字帖,这便是送客的意思。

    衣亦缓步走出了房门,那个身穿燕尾服的老人仍旧留守在门外,却是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任何表示。

    于是衣亦知道,此番春城之行,恐怕比她所设想的还要艰难一些。

    精卫没有接受她的建议,这无疑让接下来的行动会变得更麻烦一些,好在衣亦从来都不是一个怕麻烦的人。

    今日来参加换选大会,衣亦身上没有携带任何的电子设备,包括手机,所以此时的她无法与任何人商议,只能自己做主。

    下一刻,衣亦转头对那位身穿燕尾服的老人开口道:“请带我去见审判长大人。”

    对于衣亦的要求,老人似乎显得有些意外,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低声说了两句之后便将其挂断了。

    紧接着,老人微微抬手:“请。”

    本届春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换选仪式,即将开始,但在这之前,人们或许都忽略了一件事情。

    此时的这座宅子,还是有主人的。

    直到新任审判长获选的那一刻之前,那个人还是这里的审判长。

    当衣亦在一间光线阴暗的茶房中见到这个老人的时候,确实在对方的身上嗅到了一丝残败的气息。

    不,更准确地来说,那是死亡的气息。

    这位老人已经大限将至了。

    老人穿着一身被洗得发白的中山装,手中拿着一串佛珠,在不急不缓地捻着,在看到衣亦出现后,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了一起,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

    “你来了。”

    这个开场白就像是两个老朋友在闲聊家常,没有任何的意外,也没有任何不欢迎的意思。

    衣亦知道,老人之所以会从审判长的位置上下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寿元不多了。

    这是一件很伤感的事情。

    因为老人守护了数百年的裁决事务所,即将落到外人之手。

    但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件很值得愤怒的事情。

    因为历来裁决事务所审判长换选,都有两种方式。

    要么,是进行内部选举。

    要么,是由其他几座裁决事务所投票。

    老人选择了后者。

    所以关于这场换选的结果,他其实早有预见。

    现在,衣亦想要问一声为什么。

    可她还没有开口,老人便率先说道:“近二十几年,我病得很厉害,所以事情都交给女娃和练北做了,不管再怎么说,他也是我一手带大的。”

    老人的这句话给了衣亦一个交代。

    女娃是精卫的名字。

    而练北是老人的弟子。

    二十余年不涉政务,整个裁决事务所被外人所渗透,自己的爱徒被外人所策反,这对于老人来说,当然是一件很值得悲伤的事情,但现在看来,他似乎已经释怀了。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呢?是否山海一脉的传承会更重要一些。”

    闻言,老人的眼中突然迸发出了一种类似于回光返照般的精芒,然后他苦笑着摇摇头,看向佛龛中的那座泥像。

    “还有,机会吗?”

    衣亦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家大人需要你的一个承诺,如此,接下来的局面才能有所转机。”

    老人笑着点点头:“是那位年轻的裁决使吗?我听说过他,据说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可是,如果他真的想要帮我这个老头子一把的话,为什么今天没有来呢?”

    是的,这是继衣亦的身份之后,偌大一个春城第二想要知道的事情。

    莫小川,也就是传说中的那位裁决使大人,今日为何没有来春城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