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二章 站队
    刘思语是谁?

    这是当前偌大一个春城,人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不仅仅mss的人在调查这个名字。

    裁决事务所的人也在用他们的人脉努力挖掘这个名字背后的深意。

    但问题在于,全国上下叫刘思语这个名字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哪怕将范围缩小到山城之内,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甄别出谁才是今日代表山城裁决事务所的那一个。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找到这么一个人。

    毕竟这个名字的主人已经死了。

    她是被蛊雕所杀害的,倒数第二名受害者。

    同时,也是蛊雕的妻子。

    除此之外,她还有另外一个鲜为人所知的身份。

    她是衣亦在广告公司的同事。

    是的,今日代表山城裁决事务所,参加春城审判长换选大会的,当然是,也只能是,衣亦。

    不过她没有用自己的真名,而是借用了刘思语这个名字。

    当做自己的掩护。

    没有人会想到在这么一场严肃,且正式的换选大会中,竟然还会有受邀者使用假名,而且,还是一个死人的名字……

    毕竟从理论上来讲,有资格受邀进入会场的人,大家互相之间都认识。

    只有衣亦是一个例外。

    因为她来自多年不参加山海一脉政事的山城。

    而且衣亦的相貌在众人看来也实在太过眼生,哪怕将偷拍的照片发到山城地下,也无人能识。

    毕竟她只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小职员。

    这也就导致衣亦的到来令会场气氛变得无比的诡异。

    今天王一条没有来,因为莫小川承诺过他,不会让他在前方冲锋陷阵,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衣亦是单枪匹马杀进了春城最复杂,也最深不可测的修行者圈子。

    风险当然是有的,但衣亦仍旧心甘情愿地来了,因为她决定从这一刻开始站队。

    是的,就是站队。

    这件事情衣亦已经几千年没有做过了,因为她曾经失败过,而且付出了非常惨重的代价。

    她曾辅佐水神共工守卫不周山,却最终功败垂成,死于大禹之手,她的血液被铸成帝台,永世不得轮回,她的名字成为了邪恶的代表,被万民所唾弃。

    一将功成万骨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历史,毕竟是由胜利者所书写的。

    因此即便她侥幸得以重铸身魂,在山海一脉中也一直没有太高的地位,不入历来各任裁决使的法眼。

    可这次却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在与莫小川的多次接触中,衣亦能够明显感觉到,这位年轻的裁决使非常信任自己,也非常仰仗自己的力量,此番更是让自己作为山城裁决事务所的代表来参加换选大会,这几乎是以前衣亦所不敢想的事情。

    所以,衣亦准备站队了。

    当年共工至死也未能争得的正统,这一次,衣亦甚至都不用去争。

    因为她所效忠的对象是山海裁决使。

    何为正统?

    莫小川现在就是正统!

    衣亦知道,这次来春城,是自己的一个机会,更需要她全力以赴。

    拿下危?

    做到这件事情,对衣亦来说只能算合格。

    她还要帮莫小川拿回春城的裁决事务所!

    一个广告公司的小职员?

    那不是衣亦没有野心,也不是她想要大隐隐于世,只是奈何遗珠无人识。

    但现在,莫小川亲手将其拾了起来。

    那么,衣亦便立志于成为王冠上最璀璨的那颗明珠,亲手为莫小川加冕。

    所以今日衣亦来参加换选大会,没有如前几日打听消息那般小心翼翼,偷偷摸摸,而是选择高调出场。

    一袭艳红色的晚礼服,黑得耀眼的手镯与项链,精致大气的妆容,再加上一双超过十厘米的黑色高跟鞋,很快就吸引了场中众人的注意力。

    然后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让人们知道了她来自山城,她叫刘思语。

    这当然不是莫小川的安排,也不是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而是在离开之前,莫小川就交代过,等到了春城,一切事情均由她决断。

    可见莫小川对衣亦的信任。

    事实上,衣亦也做得很好。

    在今夜之前,她就已经知道本届春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的两位候选人是谁了,也摸清了各方势力对这场换选所动的小心思,她甚至拿到了这座宅子的建筑设计图。

    全国共有九座裁决事务所,但至少从外观上来看,每一座都不一样。

    比如在魔都的那一座,就是一座恢弘大气的办公大厦。

    再比如在洛城的那一座,是一座石窟。

    相比起来,莫小川所在的山城则是最为寒酸的,只是一间酒吧。

    而今夜举办审判长换选大会的春城裁决事务所,则是一座老宅。

    宅子从远处看有些像是京城的四合院,但面积要大了很多,结构也没有那么规整,此时在前坪的草地上,已经站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场中山海一脉的人与非山海一脉的人并没有站得泾渭分明,而是相谈甚欢。

    衣亦在拒绝了几位男士的搭讪之后,终于迎来了一位穿着燕尾服的老人,于是衣亦知道,自己所等的人终究还是按捺不住了。

    衣亦今日既然选择了高调出场,那么她就从未奢望自己能藏住真实身份。

    或许对于这些外场的人来说,以他们的境界还不足以看破衣亦的真身,但始终还是有一些老朋友是肯定瞒不住的。

    比如此番竞选审判长的那个小女孩儿。

    当真是多年未见的故人了啊……

    衣亦有些感慨。

    随后便接受了燕尾服老人的邀请,跟随着对方进入了内室,再在众多审视与好奇的目光中,穿堂而过,来到了一扇朱红色的木门之前。

    老人守在门边,束手而立。

    衣亦推开木门,正看到里面有一个小女孩儿在桌案前奋笔疾书。

    衣亦没有开口打扰,而是饶有兴趣地走上前去,想看看女孩儿在写些什么,最后发现,对方竟然是在练字,桌上所摆放的就是书店里随处可得的普通字帖。

    终于勾完了最后一笔,女孩儿抬起头来,一双眼睛亮得仿若天边的星辰,又似最璀璨的钻石。

    “没想到,竟然是你来了。听说这次你代表山城的那位,所以,你是打算提前站队了吗?”

    女孩儿的开场白很普通,声音却很好听,如莺声婉转。

    衣亦没有回答女孩儿的这个问题,而是笑着道:“说起来,我一直都没有谢过你,昔年东海一役,你牺牲很大。”

    女孩儿目色微沉:“可惜最后还是输了。”

    “是啊……”衣亦叹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