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七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中国当然不能算一个足球大国,但这并不代表着足球这项运动在国民心中的地位很低。

    恰恰相反。

    人们对于国字号球队永远都是寄予厚望的。

    不管赛后再怎么失望,再怎么骂,但等到下一场比赛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情不自禁地去关注,并为那些在场上拼搏的球员加油打气。

    即便之后有很大概率再将这种鼓励重新转化为谩骂和愤懑。

    爱之深,责之切,不过如此。

    而不管国内足球的职业程度到底有多高,体制是否成了阻碍国足发展的最大原因,至少在校园足球这一块儿,环境还算健康。

    邮大的“脆皮鸡杯足球赛”虽然没什么影响力,但好歹也是连续举办了十几届的老牌比赛了,如果最后能拿到前三甲,也是属于校级荣誉。

    往年决赛的时候,学校领导也会前来观赛,说明学校还是比较重视这项赛事的。

    今年的四强破天荒出现了两支来自通信学院的队伍,而在往年最具竞争力的体育学院则只有一支球队打进半决赛,这本来就很让人惊讶了。

    原本一开始还有人寄望于两支通信学院的球队会师决赛,但很可惜,这一想法在四强抽签结束后就破灭了。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这对通信学院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因为这么一来,至少会有一支通信学院的队伍打进决赛!

    保底亚军!

    至于最后进军决赛的到底是哪一支队伍,这就不重要了。

    当然,这是对于通信学院领导而言的。

    但对于王哲来说,这件事当然很重要。

    那可是校级荣誉!

    而且自己很可能成为代表通信学院第一次打进决赛,甚至捧得冠军的人!

    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绝对不小。

    往大了说,这可是能载入通信学院历史的机会!

    所以在半决赛的第一回合,王哲才会通过一些并不光彩的手段去拿到一场大胜。

    为他和七班的矛盾埋下了伏笔。

    原本在王哲的计划中,第二回合的比赛就正常进行就可以了,在第一回合净胜四球的情况下,他是真不相信七班那群人能翻起什么浪来。

    可现在情况有些不一样了。

    因为一名体育学院的学长主动找到了他,说是他父亲的学生。

    “师兄这次来……”

    对方摆摆手道:“别这么见外,我托个大,你叫我周哥就行了,我这次来呢,就是想问问,你听说老余他们的事情了吗?”

    王晨一愣,老余?

    他当然知道。

    他太知道了!

    那个老余就是他拜托去校医院找张明强麻烦的人,本来两人商量好,等王哲这边儿腾出空来,就把张明强带走,但还不等双方进行交接,王哲就听说老余那边出事儿了!

    而且出事儿的还不止老余一个人!

    据说老余他们寝室的三人各自断了一条胳膊,而老余是最惨的,身上多处粉碎性骨折,现在已经送到山城第一人民医院去了!

    王哲并不知道老余他们是不是还招惹了其他人,但他的第一反应,这事儿肯定是之前在体育场来堵自己的那批小混混儿干的!

    事后王哲也从其他人的口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因为张明强已经不在老余他们寝室了。

    而王哲也在远远地在校医院门口看到了钉子的身影。

    所以他顺理成章地认为,打伤老余的肯定就是钉子那批人。

    当然,王哲并没有报警,甚至没有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其他人,因为他并不打算去蹚这趟浑水,否则若是牵出他叫人绑走张明强的事儿,还不得惹得一身骚?

    却没想到,现在他面前的周炜却主动问了起来。

    对此,王哲只能犹豫着说道:“听是听说了,不过具体的……”

    不等王哲说完,周炜就皱着眉头道:“有人告诉我,说这事儿是电信七班的那群新生做的?”

    闻言,王哲一愣,随后心头一亮,连声道:“我也听说是这样的,好像是他们对半决赛的判罚不服。”

    “哼!”周炜脸上顿时露出了怒色,沉声道:“对裁判的判罚不服,就可以在私下里伤人吗?这是杀鸡给猴看?我操他们大爷!”

    “就是说啊!”王哲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道:“说到底,这事儿也有我的责任,要不是我让老余他们……”

    话音未落,周炜就大手一挥:“跟你没关系!你是王老师的儿子,就是咱们自己人,对自家人照顾一下,我认为没什么问题!”

    王哲在心底笑开了花,表面上却愁眉苦脸地说道:“可我没想到七班那群孙子的反应会这么大。”

    “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周炜沉声道:“不就是想通过这件事,让我们在第二回合的判罚中迫于压力给他们方便吗?”

    “如果实在不行……”

    “没什么如果!”周炜咬牙切齿地抬手锤了一下桌子。

    “依我看,他们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阿哲,我希望你们能在第二回合的比赛里面,好好杀杀他们的锐气,场下丢掉的场子,咱们必须在赛场上找回来!”

    王哲故意苦笑着道:“我倒是这么想的,就怕七班那帮孙子到时候在比赛里面动作太大……”

    “他们敢!”顿了顿,周炜又冷笑一声:“不,我还巴不得他们这么做呢,到时候只要把他们罚下几个人,嘿……”

    闻言,王哲这才惊道:“周哥,第二回合的裁判……”

    “是我。”周炜对此直言不讳。

    于是王哲知道,他们进军决赛这件事儿绝对稳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好办了,要是周哥愿意到时候在比赛里面……我可以保证,至少再进他们五个球!”

    王哲相信,依靠自己球队的实力,再加上裁判的帮忙,把第一回合的比分再重演一遍,简直不要太轻松。

    到时候直接送七班一个两回合两位数的失球数,已经足以把他们钉在耻辱柱上了。

    在“脆皮鸡杯足球赛”历届的半决赛里面,还从来没出现过这么大的分差呢!

    然而,周炜想要的,还不止如此。

    “五个球?我觉得,干脆送他们一个十比零!”

    话音落下,王哲的脸上已经笑开了花儿,连连点头道:“周哥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