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章 谁家还没点儿势力
    子曰:少壮不努力,长大怪水逆。

    王晨就觉得自己今年一定是遇到百年难见的大水逆了。

    先是高考失利,不得已读了个邮大,后来又遇到了莫小川这么个克星,让自己好长一段时间都在兄弟们面前抬不起头来。

    现如今好不容易摆脱了莫小川的阴影,结果又接二连三在五班那帮孙子手里面吃了瘪。

    是的,争抢排练场地这件事情,其实并不是王晨与五班的人第一次发生冲突了。

    就在几天前,王晨组织了一帮同学去参加学校组织的“脆皮鸡杯足球赛-”,原本就只是抱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打算去的,结果却没想到竟然一路顺风顺水闯进了四强,与同学院、同专业的五班抽到了一起。

    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要知道,邮大毕竟是有体育学院的,在往年的各种什么足球比赛、篮球比赛,甚至于乒乓球比赛里面,几乎所有的奖项都是被体育学院摘得的。

    但今年偏偏邪了门儿了,四强里面竟然有两支队伍都是通信学院的!

    而且这两队还抽到了一起,这说明,不管半决赛的结果如何,最后都至少会有一支通信学院的队伍闯进决赛!

    即便最后输给了体育学院的学生,那也是个亚军啊!

    而在此之前,通信学院在体育竞技方面的奖项压根儿就是个空白!

    换句话来说,就是连个季军都没得过!

    所以当抽签结果出来之后,很快就引起了学院领导的重视,还专门找王晨和五班足球队的队长去谈了一次话。

    以王晨的性格,当然是不愿让决赛名额旁落的,所以还专程带着队员们好好训练了几天。

    结果没想到,在半决赛第一回合的时候,五班的人竟然使了阴招!

    最终让王晨这边直接拿了个1比5的耻辱性惨败!

    要说真的技不如人也就罢了,可五班靠的是裁判的偏袒!

    要不是当时有学院领导到场观战,王晨就差点儿没跟五班的人打起来!

    这是把邮大当斯坦福球场了?

    还是五班的人以为他们是举办世界杯的棒子国选手?

    事后王晨才知道,五班足球队的队长,人家老爹就是体育学院的领导,而当天的那位主裁判,包括两位边裁,都是人家老爹的学生!

    这还怎么玩儿?

    要不怎么说国足黑幕多呢,这都玩儿到学校里来了啊!

    对此,王晨当然是不服气的,谁家里还没点儿势力呢,你爹是体育学院的领导,我爹还特么是派出所所长呢!

    原本王晨打算等半决赛第二回合快开始的时候,再专门去找五班那足球队长的茬儿的,可没想到,双方竟然因为话剧大赛排练的事情,又来了个狭路相逢。

    王晨这一下子没沉住气,就跟对方杠上了。

    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把张明强给打伤了,据校医院的医生说,张明强左手手臂骨折,短时间内肯定是好不了的,话剧大赛基本上也就泡汤了!

    以王晨的性子,他能忍得下这口气?

    当然忍不下!

    所以刚从校医院出来,王晨就直接打电话找来了六七个南山上的小混混儿。

    这帮人都是派出所的常客了,王晨以前去找他爸的时候接触过一次,就这么认识了,其中一个叫做长条的家伙很对王晨的胃口,一来二去的也就熟悉了。

    有些时候长条犯了事儿,王晨也会想办法去跟他爸的手下说说情。

    其他几个人基本上也跟长条的情况差不多,在王晨还在高中的时候,就帮他出过几次头,也知道晨哥讲义气,从来不亏待兄弟们,所以一有什么事儿,王晨喊一嗓子,这些家伙来得比什么都快。

    之前莫小川跟王晨不太对付的时候,王晨就曾经想过叫长条他们去山海酒吧找茬儿的,不过这个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他就被莫小川的背景给吓着了。

    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

    说起来,也幸好王晨当时没有冲动,否则长条这几个人早就去见如来佛祖了。

    不过今天不一样,王晨是铁了心要给五班那些人一点儿教训,当着长条等人的面,直接就放了狠话。

    “下手也不用太重,但身上得留点儿记号,宿舍楼、寝室号,还有照片我都已经发到你手机里了,里面那个黑脸的叫王哲,废他一条腿!”

    王哲,也就是五班那个足球队的队长,同时也是邮大体育学院院领导的儿子。

    王晨倒想看看,等王哲腿折了,半决赛的第二回合他还能不能上,还会不会串通裁判吹黑哨。

    足球赛你别想踢了。

    话剧你也别想演了!

    长条几个人听着王晨的吩咐,连连点头,不过临到头,却有一个穿着白背心儿的瘦子突然道:“长条哥,咱们这属于接私活儿吧,要不要跟钉子哥知会一声?”

    闻言,王晨不禁眉头一挑:“钉子哥?谁啊?”

    长条暗暗搓了搓手,苦笑着道:“前些日子咱们这儿来了几个硬茬子,打伤了咱们好几个兄弟,其中有一个叫钉子的下手最狠,最后实在没办法,我们哥儿几个就服了软,现在暂时跟着他混了。”

    王晨轻轻眯了眯眼:“怎么不早跟我说?需要我这边帮忙吗?比如把那什么钉子抓进去常常苦头?”

    却不曾想,这长条还挺有志气,连连摇头道:“这事儿不用劳烦晨哥,那几个家伙长久不了的,等我这边缓过气来,直接把他们撵出南山去!”

    “好。”王晨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只是问道:“反正这事儿我交给你了,具体该怎么操作你自己看着办,不是说那钉子很能打吗?你要是能撺掇着他去打打头阵,岂不是一箭双雕?”

    话音落下,长条顿时眼前一亮:“还是晨哥脑子转得快。”

    王晨轻轻一笑,从怀里掏出了一沓钞票塞到长条手中,笑道:“光钓鱼没有饵可不行,拿着好好用。”

    长条咧着嘴接过钱,点点头:“晨哥放心。”

    说着,长条就招呼着手下的兄弟往邮大的方向去了,与此同时,白背心儿也拨通了钉子的电话。

    “喂?”

    “是钉子哥吗?咱们哥儿几个今天接了个大活儿,不过恐怕得请您出个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