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七章 讨价还价
    厨子是莫小川杀的。

    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天下苍生,也不是为了给其他被害人讨一个公道。

    而是因为厨子该死。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为了老汪。

    虽然莫小川知道,即便厨子进了暗狱,恐怕也活不长,毕竟他罪孽深重,而且为了押送他进京,一处好几名探员为之牺牲。

    但莫小川不想冒任何的风险。

    对他而言,厨子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一处的人能通过他追查其背后的黑手。

    但这个问题的答案现如今已经昭然若揭。

    厨子背后的人,是白歌。

    这个答案着实令人意外,因为白歌的真身是白泽,乃天下间一等一的祥瑞之兽。

    他怎么会跟厨子这样的变态吃人魔同流合污?

    莫小川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因为他把自己的立场摆得很鲜明。

    他不是为了白歌才杀的厨子。

    他也不想跟厨子背后的这潭深水搅在一起。

    但他需要一个回报。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如何能从既定的结果中某得更多的好处,这才是莫小川的处世之道。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现在白歌欠了莫小川两个人情。

    其一,当然是因为宋七七。

    其二,是因为厨子。

    虽然白歌今日前来山海酒吧,就没有抱着万事都能做得天衣无缝的打算,毕竟事发突然,他也属于不得已而为之,仓促之间,必然多有疏漏,比如莫小川安装在酒吧中的摄像头。

    但要说白歌真的有多么忌惮一处,也不见得。

    只是若能避免与一处的正面冲突,于白歌而言,当然是一件益事。

    因此这个人情,他承了。

    唯一让白歌有些措手不及的,是莫小川就这么把整件事情摆到了台面上来谈。

    果然……和莫景山是一个路数的……

    实话实说,莫小川并不是白歌所见过的第一任裁决使,或许也不会是最后一任,但却绝对是最不要脸的一个。

    这当然是老家伙的功劳。

    人情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是一种两个人私下的默契与情谊,哪里是能张口就要得来的东西?

    但偏偏莫小川就要了,要得理直气壮,要得光明正大。

    白歌的脸上写着无奈,苦笑着道:“贵使要什么?”

    而莫小川的回答则极其无耻。

    “你能给得起什么?”

    白歌沉默了,片刻之后才道:“我知道贵使手中有一把落日弓……”

    话还没说完,莫小川的眼睛就兹儿地一下亮了起来,抢声道:“你有箭?”

    白歌摇摇头:“没有。”

    闻言,莫小川脸上的失望溢于言表,暗自嘀咕道:“那你说个屁。”

    “不过我可以帮贵使做一支,威力肯定没有真正的素矰威力大,但也绝对不是市面上常见的那些俗物所能比拟的。”

    这下子莫小川倒是来了些兴趣。

    正如汪科长所说,一处的很多高科技装备都是人家白歌做的,远的不说,就刚才白歌送给汪科长的那个记忆共享仪,就让莫小川大开了眼界,所以现在白歌说要帮他做一支箭,倒也算是诚意十足。

    不过莫小川却撇了撇嘴道:“一支箭不够吧……”

    白歌苦笑连连道:“我要帮贵使做的这一支箭必然不是凡品,造价也是不菲的……”

    “五支!”

    白歌被噎了一把,犹豫片刻后道:“最多两支。”

    “三支,不能更少了!”

    白歌正欲回绝,莫小川又加了一句:“如果东西真的好用的话,我可以贴点钱。”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白歌也只能无奈地点头道:“好吧。”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莫小川脸皮的厚度。

    “除了箭呢?”

    白歌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接话,仿佛莫小川的出现为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见白歌不搭茬儿,于是莫小川又接着道:“说实话,箭这个东西,我其实不是很缺,你可能不知道,我虽然手里面没有素矰,但我有定海针,金箍棒听说过吧?不比你做的箭高大上几万光年?前几天杨天笑来找茬儿,还不是被我一箭给射跑了……”

    此言一出,白歌也是一愣。

    在来之前,他的确是听说了这件事,却不知道个中的细节,此时听到定海针,也不禁眉心一跳。

    不过,人家莫小川说得好像有道理啊……

    于是白歌只能抬手揉了揉眉心,犹豫着道:“那,贵使还想要什么?”

    这是白歌第二次问出这个问题。

    但这一次莫小川却没有再问白歌能给什么,而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我想要让白大哥帮我一个忙……”

    片刻之后,当白歌离开山海酒吧的时候,已是满脸愁容。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答应了莫小川的要求,会不会引起什么祸乱。

    他擅长占卜,但事涉如此大局,就连他也很难算得准确。

    白歌没有接走宋七七,甚至没有问宋七七去了哪儿,因为这本来就只是他来清水街的一个借口。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白歌早就知道宋七七现在不在清水街。

    厨子的死在他的计划之内,即便莫小川没有动手,他也不会让厨子活着离开山海酒吧。

    老汪的判断有误。

    白歌一早安排人在他去往机场的路途中伏击,不是为了救厨子。

    而是为了要厨子的命。

    杀人灭口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更重要的是,厨子动了他不该动的人。

    宋七七。

    只是因为事发突然,当白歌得知此事的时候,厨子已经落在了一处的手中。

    但做错了事,就必定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一条不听话的狗,杀了也就杀了。

    同样的狗,多的是。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那种致幻剂似乎以后不能再用了……

    至于宋七七,白歌早就算出她不会有任何危险,所以在离开山海酒吧之后,他没有赶往医院,而是直接离开了山城,再次失去了踪迹。

    另外一边,莫小川将已经喝得酩酊大醉的老汪抬到了齐老板的宾馆住了下来,然后孤身一人来到了陆先生的花店中。

    这会儿已经时近正午,清水街上来往行人络绎不绝,原本按照莫小川的计划,在一处的人带走厨子之后,他是打算回学校看看张明强那边的情况的。

    但现在临时计划有变。

    他有几个人需要去见。

    他们都在陆先生花店的内堂中。

    见到莫小川到来,陆先生微微颔首,却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在给一个邮大的学生包花。

    而莫小川则熟门熟路地走进了内堂。

    里面有三个人。

    王半仙躺在床上,睡得正香。

    另外两个。

    其中一位是个长相不错的小帅哥,手中捧着一件长物,用布包着,看起来像根棍子,在见到莫小川进门之后,小帅哥明显表现得有些拘谨,赶紧起身道:“莫大哥……”

    莫小川笑着摆摆手:“刚才劳烦你了,先坐先坐,大葱那边都还好吧?”

    是的,此人正是当初在洞天福地中花了两百万聘请莫小川当保镖的那只土拨鼠精,李艾!

    先前一处在山海酒吧杂货间所发现的那个豁口,就是他临时挖出来的!

    “挺好,挺好,谢大聪还是有些本事的,再加上陆知行的谋略,估计再过个十天半个月,整个桉顺的异妖力量就能被整合完毕了。”

    莫小川点点头道:“好,你先到旁边坐一会儿,咱们的事儿过会儿再谈。”

    李艾连连应下,随即非常自觉地移步到了角落处,给莫小川和另外一个哥们儿留下了私谈的空间。

    那哥们儿一脸的忠厚老实,但刚才却给了李艾非常大的心理压力,或者说,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来自血脉上的压迫。

    毕竟对方可不是什么普通异妖,而是山海一脉最擅寻人的犬封!

    是的,莫小川此番来见的第二个人,就是苟大!

    之前老污被厨子绑走的时候,莫小川之所以处处显得被动,就是因为他事前将苟大和苟二调离了山城,派给了他们一个更重要的任务。

    现如今,苟大回来了,为莫小川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先前你在手机上给我发消息,说危不日即将抵达春城,此事可确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