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六章 一个人情
    厨子活着是否比死了更有价值?

    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

    但对于莫小川来说,这个选择却绝对没有他人所想象的那么难。

    一处的人之所以要厨子活着,是因为他们想要揪出厨子背后的那个人。

    汪科长希望厨子活着,是基于他的职业素养。

    这两件事情,莫小川都不需要考虑。

    他只知道,当他再一次询问老汪,是不是真的想要厨子活着被押送到暗狱的时候,老汪犹豫了。

    哪怕只是一个瞬间。

    所以莫小川知道了老汪内心深处真正的答案。

    还是那句话。

    在这十八年的时间里面,如果非要说老家伙教会了莫小川什么东西的话,其中非常重要的那一个,就是辨人心。

    所以当厨子死后,在老汪的心中,嫌疑人其实并不止白歌一人。

    还有莫小川。

    而且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莫小川动手比白歌更加简单。

    如果老汪没记错的话,就在他和白歌闲聊期间,莫小川去上了一趟厕所,并且支开了阿龙。

    杂货间,就在酒吧厕所的对面。

    以莫小川的肉身力量,想要掐死厨子,也不过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老汪明明知道莫小川是一个心思敏锐的人。

    当他发现厨子断了气的时候,莫小川就在他的身后,竟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这件事本身就很不合理。

    当然,这是小节。

    真正让老汪对莫小川生疑的,还是莫小川之后的一系列表现。

    莫小川的怀疑对象中,没有白歌。

    就连老汪都能最先联想到的嫌疑人,竟然就这么被莫小川所忽略,实在太不应该。

    就像是在杀人游戏中,拥有杀手身份的玩家在下意识中往往不会试图去找凶手,而是以隐藏自己为第一要务。

    所以老汪才会说,今天莫小川的反应格外迟钝。

    可问题在于,如果杀厨子的人真的是莫小川,他会犯这样的错误吗?

    对此,老汪没有把握,而且,同样没有证据。

    所以他没有把话说得太白,也没有继续试探莫小川,而是打算将此事就此揭过。

    剩下的,一处的人自然会继续调查。

    老汪自己问心无愧,所以并不担心内务部的审查,即便对方是老韩那样的毒蛇。

    他同样不担心莫小川和白歌,因为这两个人的身份摆在这里,绝不是mss能够随便去动的。

    老汪只是有些遗憾,没能在厨子死前问出他背后那人的身份。

    所以当他回到酒吧里面之后,便显得有些沉默,自己去吧台拿了瓶儿啤酒坐在那儿自己喝着。

    而莫小川则回到了白歌身前,后者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看来我来得不巧,还是下次再来拜访贵使。”

    莫小川点点头,等白歌走了两步之后,突然笑道:“白大哥,是不是忘了什么?”

    “嗯?”

    “宋七七……”

    “啊。”白歌仿佛有些后知后觉地笑道:“看我这记性,被这么一打岔,险些把舍妹给忘了。”

    莫小川抬眼瞥了老汪一眼,笑道:“借步再聊两句?”

    白歌沉吟了片刻,随之点头道:“好。”

    话音落下,莫小川带着白歌走到了酒吧最深处的那张卡座前,在确保接下来的对话不会被老汪听到后,莫小川这才轻轻叹了一口气。

    “白大哥这算是白跑一趟了吧?”

    “嗯?”白歌看着莫小川藏在阴影中的脸,忽的笑道:“你是说,舍妹现在不在清水街?”

    莫小川对此不置可否,转而道:“你欠我一个人情,虽然我们两人的目的不是一回事。”

    白歌继续笑道:“舍妹生性顽劣,能得贵使教导,自然是天大的福分,这个人情,是应该的。”

    很明显,两个人说的不是一件事情,但却听起来没有任何问题。

    白歌听懂了莫小川的话里有话。

    莫小川得到了白歌最诚恳的承诺。

    哪怕这不是他的初衷。

    然后莫小川话锋一转:“今天这件事我不会跟老汪透底,我也不想深究背后的故事,但如若他日老汪要找你麻烦,我恐怕会站在他那边。”

    闻言,白歌顿时沉默了下来。

    如果说之前的那番话莫小川还算说得比较隐晦的话,那么这一刻,莫小川已经算是彻底摊牌了。

    于是白歌笑了:“看来贵使是认定白某此行所图他事了?”

    莫小川缓缓掏出自己的手机,抬头看向天花板,开口道:“白大哥或许不知,隔壁那间店现在也是我的,不过尚未装修完成,所以没有打通,近日因为一些杂事,我需要适时对店里面的情况进行监控,所以顺手,在这里也安装了几个摄像头,只是比较隐蔽罢了。”

    说着,莫小川将手机递到了白歌的眼前,上面正是不久前酒吧内的一段监控录像,画面上的场景看起来有些滑稽。

    莫小川与汪科长站在原地“深情对望”,而汪科长的指间还泛着淡淡的蓝光。

    是的。

    正是汪科长与莫小川初次尝试记忆共享的时候!

    而在画面的右上角,却一点儿也不滑稽。

    那是白歌。

    站在杂货间的大门口。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段监控录像证明了白歌的清白。

    因为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踏进杂货间半步。

    毕竟那个时候的厨子已经死了。

    可问题在于,白歌出现在杂货间的门口,这件事情本身就说明了他心怀不轨!

    白歌看着手机上自己的身影,脸上的笑容渐渐转为了无奈。

    “是我疏忽了,没想到贵使竟会突然在酒吧里安装了监控。”

    “我说过了……”莫小川轻轻耸了耸肩:“这只是一个巧合。”

    白歌沉吟了片刻,随后笑道:“如果贵使想要知道整件事情的全部前因后果的话,我愿如实相告。”

    然而,莫小川却摇了摇头:“我说了,我不感兴趣,但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就问一个问题。”

    白歌轻轻抬手:“但说无妨。”

    “老汪那个兔子精女朋友的事情,是你们刻意设计的吗?”

    白歌暗暗叹道:“那是一个意外。”

    莫小川看着白歌的双眼,仿佛看到了一潭深不可测,却又无比清澈的湖水。

    “我希望你没有骗我。”

    “白某愿以先祖之名起誓。”

    于是莫小川笑了:“好了,那么现在我们该来谈谈人情的事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