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五章 是谁!
    厨子的死固然令人意外,但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厨子是谁杀的?

    要知道,汪科长和莫小川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酒吧,谁有本事偷偷潜进来杀掉厨子?

    虽然汪科长不是专业的法医,但他也能很清楚地看到厨子脖子上那道暗青色的瘀痕。

    厨子是被人掐死的。

    还是那句话,厨子虽然有着一个成年男子的心智,甚至远超普通的成年男子,但他的身形毕竟只有一个四五岁孩童的模样。

    所以能够一只手掐死他的人并不少。

    远的不说,汪科长就能做到。

    所以这不难。

    难的是,在汪科长和莫小川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掐死厨子!

    这几乎是一起不可能犯罪。

    之所以说是几乎,因为还是有人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比如全盛时期的杨天笑,比如凤皇,再比如……

    白泽!

    汪科长的手掌还搭在厨子的脖颈上,脸色已经沉寂如水。

    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之前他之所以怀疑是杨少磊背叛了组织,出卖了自己,最直接的一个证据,是来自于厨子身上的“照妖镜”。

    但正如不久前汪科长对莫小川所解释过的那样。

    这个东西,是白歌发明的。

    一处的人有。

    白歌,当然也有。

    白歌帮助厨子杀人犯案的理由汪科长暂时还想不到,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当下的这个环境下,唯一有可能杀死厨子的人,只有白歌。

    因为汪科长和莫小川有一段时间的视觉盲点。

    正是汪科长对莫小川使用记忆共享仪的那段时间!

    时间虽短,大概只有一分钟左右,但对于堂堂白泽而言,想要在这段时间里面杀死手无寸铁的厨子,简直易如反掌!

    念及于此,汪科长不禁狠狠握紧了拳头。

    俗话说,再牢固的堡垒都是被人从内部所攻破的,今日所历,不过如此!

    汪科长日防夜防,再怎么小心谨慎,也绝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引狼入室!

    就在这时,一声轻唤从汪科长背后响起。

    “老汪?”

    回过头来,莫小川和白歌正并肩站在杂货间的门口,看着汪科长。

    “怎么样,有效果吗?”莫小川问道。

    闻言,汪科长的眼角忍不住轻轻一抖,然后他缓缓站起身来,沉声道:“出去再说吧。”

    白歌朝厨子的方向瞥了一眼,疑道:“这人是……”

    汪科长没有回答,在走出杂货间后反手关了门。

    三人重新来到酒吧的卡座坐下,汪科长突然问道:“白教授,我想知道,您此番来这里,是为了……?”

    白歌看了莫小川一眼,笑道:“之前我有急事离开山城,将舍妹托福给裁决使照顾,这次来,就是为了接回舍妹的。”

    汪科长转头看向莫小川,而莫小川则轻轻点了点头。

    “白大哥的妹妹老汪你也见过的,就是宋七七。”

    汪科长点点头,陷入了沉默,因为白歌的这番解释无懈可击。

    只是,有些太巧了吧?

    厨子背后的人如果想要救他,在李浩田派来的接应人员到来之前,这是最后的机会。

    但如果实在救不到呢?

    那杀掉厨子,便是最正确的选择。

    因为没有人知道厨子能不能扛得住一处的刑讯手段,也没有人知道厨子会不会将他背后的那个人给供出来。

    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而就在这个关键节点,白歌来了清水街。

    然后,厨子死了。

    不管怎么看,白歌的嫌疑都是最大的。

    至于说白歌为什么要在暗中帮助厨子杀人,也许是为了什么新的研究呢?

    可问题在于,汪科长没有证据。

    而且在他心中,白歌并不是唯一有嫌疑的那个。

    “莫老板,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那个被我们救出来的小姑娘,也不是个普通人?”

    莫小川点点头道:“我刚才收到消息,她已经从医院离开了,现在下落不明。”

    汪科长轻轻叹了一口气:“莫老板……”

    然而,汪科长的这句话才刚刚开了个头,便听得酒吧门口处传来了阵阵喧闹声,转头看去,只见十数名全副武装的壮汉踱步而入,当先一人眉清目秀,脸上像打了过多的粉底一样白得瘆人。

    汪科长见状,立刻止住了话头,缓缓起身道:“老韩?李处竟然把你给叫来了?”

    老韩秀气地一笑,看了看汪科长背后的莫小川和白歌,微微颔首道:“没想到白教授也在这里,这位应该就是莫先生了吧?”

    白歌点点头,没有说话,而莫小川则笑着与老韩握了握手。

    然后老韩才对汪科长问道:“厨子呢?还活着吧?”

    闻言,汪科长不禁苦笑道:“你们来晚了。”

    老韩一愣,一双秀眉轻轻一挑:“什么意思?”

    汪科长摇摇头,带着老韩来到杂货间,推开门来,指向厨子的尸体。

    见状,老韩当先一步冲了进去,探了探厨子的脉搏,然后沉声道:“死亡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小川也随之一愣:“死了?”

    汪科长则连连苦笑道:“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和莫老板一直守在门外,期间酒吧里根本就没有生人出入,不过……”

    汪科长欲言又止,而老韩则似乎发现了一些别的线索,突然身形一闪,来到了杂货间最里面的角落处,在其脚下,竟赫然出现了一个直径半米左右的豁口!

    见状,汪科长顿时愣住了,眉头猛地皱了起来,却在老韩转头过来后又舒缓了下来。

    “是我,失职了。”

    老韩面沉似水,摇了摇头,随后一抬手:“把尸体带回去。”

    话音落下,立刻有两名黑衣大汉进来抬走了厨子的尸体,而老韩则转身对汪科长说道:“这件事情,你自己去向李处解释,我这边,也会继续调查的。”

    汪科长点点头:“我明白。”

    “收队!”

    老韩一声令下,众人立刻素质有序地离开了酒吧,毫不拖泥带水。

    汪科长与莫小川送到酒吧门口,等老韩等人乘车离去,莫小川正欲转身回去,却被汪科长一把给拉住了。

    “你怎么看?”

    莫小川一愣:“应该是那只熊猫精的手笔。”

    “熊猫会打洞吗?”

    莫小川轻轻抬了抬眼帘:“厨子背后那人神通广大,自然还有他人帮忙。”

    汪科长点点头,随之道:“你没有怀疑过白教授吗?”

    “嗯?”莫小川暗暗皱了皱眉,然后点头道:“不错,他也很有嫌疑。”

    “小川儿……”汪科长的目色间显得有些犹豫。

    莫小川看着汪科长,等待着他后面那句话。

    但最后汪科长却把本来想说的那句话给咽回到了肚子里面,只是轻轻拍了拍莫小川的肩膀,笑叹一声:“你今天的反应,好像格外有些迟钝啊,还不如我呢,哈哈哈哈……”

    说完,汪科长便踱步走进了山海酒吧的大门。

    而莫小川则站在了原地,目色幽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