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九章 蕉蕉健身房
    莫小川一直对于曾相当初来清水街找自己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因为他不知道这事儿跟曾相的死到底有没有关系。

    但现在郝德说,曾相在死前向银行贷了一笔钱,那么这件事情就有了另外的解释。

    当日曾相去清水街,会不会是去找莫小川借钱的?

    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么这件事就很可能跟曾相的死没有关系了!

    于莫小川而言,这样的解释当然能让他心里面的负担减轻一些。

    但随之而带来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曾相为什么突然想要借钱?

    另外就是,现如今的曾相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银行怎么会愿意把钱贷给他?

    第二个疑问很快就解开了。

    通过郝德从银行那边得到的反馈,说曾相实际上是参加了一个由国家牵头展开的大学生扶持项目,大概意思就是为这些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提供创业基金的贷款。

    不过金额算不上很高。

    像曾相就只申请到了十万块而已。

    十万块不算少,但也算不上太多,尤其在得知了曾相打算要创业的项目之后,莫小川更是觉得有些奇怪。

    曾相打算用这十万块钱开一家健身房……

    这就有点儿扯了。

    就算莫小川从来没去健身房健过身,也至少知道那些健身器械可都不是什么便宜货,再加上房租和人工,十万块钱能干个啥?

    曾相确实是一个健身狂魔不假,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想要开一家健身房也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想法,放在任何人那里都说得过去。

    更何况郝德之后还从南西大学的校方那里听说,曾相的确找过学校领导,询问能不能租下体育馆旁边的一个器材室作为健身房。

    学校这边当然是支持学生自主创业的,更何况还是健身房这种比较积极健康正能量的产业,所以实际上在房租方面还给了曾相很大的优惠的,只是当时的曾相仍旧觉得价格有些高,所以双方暂时还没有签合同。

    不止如此。

    郝德还找到了曾相的一个同学,对方也表示曾相的确有过这样的想法,还跟他一起做过筹划,甚至连健身房的名字都已经起好了。

    就叫蕉蕉健身房。

    一切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有理有据,如此看来,郝德所查到的这条关于钱的线索,算是彻底断了。

    可唯独在莫小川这里,有些说不通。

    钱本身是一个问题。

    除此之外,如果莫小川没有记错的话,当初在击杀了姑获鸟之后,曾相曾经非常明确地对自己说过,他突然觉得练了这么多的肌肉好像也没什么用,有些灰心丧气。

    那么,一个明明已经对健身失去兴趣的曾相,为什么还打算贷款开健身房呢?

    这件事情没有逻辑。

    “时间不对。”

    莫小川在会议室中突然开口道。

    已经从南西大学回到警局的郝德沉声道:“哪里的时间不对?”

    莫小川摇摇头道:“也许之前的曾相的确想要开一间健身房,所以才会和他的同学做好了筹划,也与学校的领导咨询过相关事宜,但这件事情并没有能够顺利地开展下去,两个理由。”

    会议室的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莫小川。

    “第一。”莫小川拿起桌上的一份档案资料,开口道:“曾相的这个同学,也是他的好朋友,同时还是打算跟他一起开健身房的合伙人,家里面突然发生了一个变故。”

    汪科长看着档案资料中的介绍,暗暗皱眉道:“你是说,他妹妹?”

    “不错!”

    是的,郝德在南西大学找到的那个曾相的同学,正是当初曾相被困在缙云山无法离去的理由!

    当时曾相就跟莫小川说过,他之所以会到缙云山的那间木屋中进行调查,就是因为他朋友的妹妹失踪了!

    被姑获鸟所杀害!

    家逢如此变故,曾相的那个同学哪里还有一起开健身房的打算?

    所以在莫小川看来,曾相的蕉蕉健身房计划之所以流产,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合伙人的离开!

    “第二,就是钱的问题,我想曾相在找银行贷款之前就知道,仅仅十万块是开不起一家健身房来的,所以他才会连南西大学给出的如此优渥的租金条件都无法接受!”

    “所以你想说……”朱玲偏着头道:“曾相去贷钱的这件事情,跟健身房没有关系?”

    莫小川点了点头道:“是的,我认为,当时的曾相确实是急需一笔钱,所以才会以自主创业这个由头,或者说,以健身房这个项目,去找银行贷了钱,但这笔钱究竟用在了什么地方,才是我们应该调查的主要方向!”

    郝德暗暗皱眉,然后看向汪科长。

    汪科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道:“我同意。”

    闻言,郝德立刻开口道:“好,那这条线我继续跟。”

    汪科长转头看向朱玲:“小朱同志,说说你这边的发现。”

    “好。”朱玲拿起一张调查结果表,开口道:“我这边查证了三年前在津城范围内工作的所有法医资料,里面虽然有在厨子犯案时间前后离职的人员,但都跟绿城、江城等地挂不上钩,不仅仅是女性法医,男性法医里面也找不到这样的人。”

    莫小川颇有些遗憾地叹道:“看来这个方向是条死胡同。”

    话音落下,苏婉突然开口道:“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惑。”

    汪科长点点头:“说说看。”

    苏婉随之道:“在绿城系列杀人案中,警方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找到了厨子的作案现场的。”

    莫小川轻轻挑了挑眉,这事儿之前在火锅店的时候,汪科长就已经为他解释过了,说那次绿城警方之所以能发现厨子的犯案地点,纯粹是一桩意外。

    因为厨子所选择的分尸现场,正好就在绿城刑侦队一位警员家的隔壁!

    那位警员也正是通过房间内所散发出来的尸臭味,这才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故事初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但仔细想想,却又好像没那么合情合理。

    因此苏婉接着道:“以汪科长你追捕厨子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他是一个会犯如此低级错误的人吗?”

    莫小川一下子就听懂了苏婉的言外之意,立刻对汪科长问道:“当时发现尸臭味的那个绿城刑侦队队员,是男是女?”

    汪科长顿时愣了,片刻之后皱起了眉头:“是位女探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