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八章 残缺的尸体
    莫小川怎么也没想到,曾相竟然死了。

    而且是被人给谋害的。

    曾相的死,与他当日来清水街找莫小川求助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吗?

    莫小川不知道,但心情却有些沉重。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莫小川和曾相其实并不熟悉,莫小川除了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的本体是一只香蕉精之外,其余对他一无所知。

    但在解救素素,击杀姑获鸟的过程中,曾相的确给莫小川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所以此时的莫小川有些后悔,如果当日他回清水街见了曾相一面,或者哪怕只是通了一个电话,是否就可以改变曾相的命运呢?

    说到底,曾相的死究竟跟自己有没有关系?

    莫小川摇摇头,心中没有答案。

    那么会不会跟姑获鸟的死有关呢?

    会不会是岛国的间谍动为了给姑获鸟报仇,所以下的手?

    这个不好说……

    但确实是一个可供调查的方向。

    怀抱着一丝愧疚,莫小川又一次来到了市刑侦队,轻车熟路地来到了郝德的办公室,正看到汪科长坐在沙发上啃着一只烤鸡。

    “老汪,你这胃口还真是什么时候都这么好啊。”

    听到声音,汪科长抬起头来,连连对莫小川招呼道:“莫老板来啦?要不要尝尝?这家烤鸡的味道真不是盖的……”

    莫小川摆摆手,走到郝德身边,问道:“郝队,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郝德苦笑道:“小川儿你可不厚道啊,之前吴进荣的案子,是你逼着我们警方对外公布消息的,结果直接把吴进荣给逼死了,让我们承受了社会各界的指责,你倒好,直接脚底抹油,跑回南山当你的山大王去了。”

    莫小川一撇嘴:“吴进荣肯定不是自杀的……应该说,即便他是自杀的,肯定也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算了,这事儿先不提了,我之后不是让宁天王替你们扛子弹去了么……”

    郝德一愣,还没来得及细想莫小川这番话的意思,那边汪科长咬着一根儿鸡腿就问道:“宁涛的绯闻是你策划的?”

    莫小川摆摆手:“朋友帮忙而已。”

    闻言,汪科长顿时向莫小川竖起了大拇指:“还是莫老板路子野啊!”

    莫小川得意地抬了抬下巴,这才说道:“还是说说曾相的事儿吧,人是怎么死的?”

    郝德拿出几张现场的照片摆在莫小川面前,说道:“尸检结果现在还没有出来,不过这起案子很恶劣,应该不是普通人做的。”

    莫小川一开始没听懂郝德这句话的意思,但在看了照片之后懂了。

    照片上的曾相死状非常惨烈,尸体只剩下了一个脑袋和躯干部分,四肢都被切去了,而且胸前还有一个巨大的豁口,似乎连脏器都被掏空了!

    莫小川真是不知道,在看过如此恐怖血腥的现场之后,汪科长是怎么还能吃得那么津津有味的。

    要不怎么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呢。

    莫小川自认心理素质已经够强了,但跟汪科长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啊。

    “看这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了,要么是仇杀,要么……”

    “是变态杀人狂做的。”郝德下了定论。

    汪科长这会儿已经啃完了一根儿鸡腿,擦了擦油渍渍的嘴角,开口道:“我觉得是变态杀人狂的可能性更高一些,因为在曾相的身上并没有出现被拷打折磨的迹象,而且你仔细看看照片,不觉得曾相的表情很……安详吗?”

    莫小川皱着眉头拿起照片,发现果然如汪科长所说,在曾相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痛苦或者恐惧,甚至还带着一丝,满足的笑容?

    诡异。

    实在是太诡异了。

    “我想看看尸体。”

    “走吧,我陪你去。”说着,汪科长舔了舔手指,心满意足地站了起来。

    两人走出郝德的办公室,莫小川却突然放慢了脚步,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老汪,实话实说,你为什么会对这起案子感兴趣?”

    汪科长没有正面回答莫小川的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既然你跟曾相见过面,那么,你应该知道他不是普通人吧?”

    莫小川点了点头,却没有直说曾相是一只香蕉精。

    汪科长慢条斯理地说道:“原本我留下来是为了清查关于岛国间谍的事儿的,所以今早才会跟警方去了缙云山,处里面的人已经将大部分留在木屋里的证据都带走了,而且封锁了现场,如果不是我突发奇想,曾相的尸体短时间内恐怕不会被人发现。”

    莫小川没有接话,等着汪科长继续说下去。

    “我们是在木屋的废墟里发现的尸体,当时跟我一起去的几个小同志都被吓坏了,还有人以为曾相是被什么猛兽给袭击了,所以尸体才会残缺不全,可你觉得,在缙云山,有这种猛兽吗?”

    莫小川摇摇头:“曾相不是普通人,而且身体素质极好,就算真的有猛兽,也不是他的对手。”

    “不错。”汪科长点头道:“事实上,对于我来说,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像曾相那样的尸体了。”

    闻言,莫小川顿时目色一怔:“你的意思是……”

    汪科长一脸严肃地说道:“在一处,我们近些年一直在追捕一位手段极其凶残的吃人狂魔,代号,厨子。”

    莫小川从汪科长的这句话中听出了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吃人狂魔。

    代号,厨子。

    “你是说,曾相尸体残缺的部分……”

    汪科长点点头:“以往被厨子所杀掉的人,也是会缺少四肢和脏器,因为都被他吃了。”

    闻言,莫小川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惊声道:“所以当初你带我去红果树瀑布,其实是为了……”

    汪科长面露歉意道:“不错,我当时听说饕餮会出现在黔州,就想着带你去碰碰运气,因为我知道饕餮是你们山海一脉的人,她伤不了你,带上你的话,把握会大上很多,可惜……”

    “饕餮并不是厨子。”

    莫小川倒是没有为此而生气,毕竟洞天福地一行,他收获颇丰,如果这也算是被利用了的话,那这种利用多来几次也是极好的。

    不过让莫小川有些意外的是,汪科长也并未因为没能在黔州抓到厨子而显得失落,相反,在他的身上突然迸发出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饕餮确实不是,但这次曾相的死,倒是让我觉得,或许……厨子来了山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