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请开始你的表演
    莫小川觉得自己遇到了骗子。

    而且是那种看起来道貌岸然的江湖老骗子。

    跟王半仙不是一个级别的。

    傻谬刚才在那儿叨逼叨大半天,又是说这个驱邪仪式很危险,又说自己没什么把握的,结果临到头,你随便扎根儿针就完了?

    好吧,莫小川承认,就视觉特效来说,这所谓的驱魔仪式看起来还是有模有样的,但你这玩意儿也太过于简洁明快了吧!

    危险在哪儿?

    我咋没看见呢!

    不,更准确的说,我连这驱邪成没成功都没看明白啊!

    要说失败了吧,刚才傻谬好像的确从陈掌柜的脑中取出了一滴黑血。

    但要说成功了吧,为啥陈掌柜还是昏迷不醒?

    还多喝热水……

    喝你奶奶个腿儿啊!

    然而,此时的傻谬却好似完成了一个大工程一般,装模作样地伸手擦了擦根本没有汗水的脑门儿,又老神在在地点了点头,这才对老污道:“好了,事情办完了,这把我给累得啊,不过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也算是为咱们山海一脉积攒功德了,土老弟,走,找个地方泡澡去?”

    “泡荤的还是素的?”

    “你说呢?”

    两人挤眉弄眼地看着对方,同时发出了浪荡不已的笑声:“哈哈哈哈……”

    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洗浴中心多蛮腰,传说中四大最铁的关系里面,不就有一起嫖过那啥嘛,这大抵就应该是老污自来到清水街之后最温暖的一刻了。

    然而,如此美好温馨的一幕,却被莫小川给生生打断了。

    “那什么,老文呐……”

    “嗯?”傻谬回过头,挑了挑一对大粗眉道:“裁决使大人也想同往?好啊好啊!人嘛,总是要学会长大的!不是我吹啊,咱在这片儿可是久经沙场了,整个山城市,就没有我李文不知道的洗浴中心!我今天带你们去的,绝对是整个山城市服务最好的,妞儿最漂亮的,而且背景也是最强大的,根本不怕被人查!当然了,就算被查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在扫黄打非组有人儿……”

    莫小川一脸蛋疼地挥了挥手:“我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陈掌柜现在是没事儿了吗?”

    傻谬一愣:“是啊,您没瞧见刚才那滴黑血吗?那就是由入侵龟前辈体内的邪气所凝的,我已经将其全部逼出体内了,所以现在龟前辈的病情已经不会再恶化了,只需要再躺个几天,醒来后多喝点儿热水,很快就好了。”

    “那他之前心脉和大脑所受到的伤……”

    “啊……”傻谬恍然大悟道:“对对对,我都差点儿把这茬儿给忘了!唔……不过这个事儿会更麻烦一些,如果一个不好……”

    这会儿莫小川已经对于傻谬那些危言耸听的话彻底免疫了,他感觉这货之所以说这么多,完全就是为了水字数,呃,不是,完全是出于他的话痨体质啊!

    不长篇大论不舒服斯基啊!

    于是他干脆利落地一挥手:“治!”

    傻谬剩下的话被彻底憋死在了嘴里,感觉眼睛都被憋大了两圈儿,嘴唇上的两撇小胡子抖得更厉害了。

    半晌之后,傻谬好不容易平复了心中的压抑,这才点点头道:“那好,不过这回得请您各位离得稍微远一些,不然我施展不开,正所谓,舞台有多大,心就有多大,接下来我即将向您展示的,乃是我家传绝学……”

    话刚说到一半儿,只见莫小川已经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连带着肖豆和李老板也赶紧撤了。

    肖豆还不断在嘴里面嘟囔着:“磨磨唧唧、啰里吧嗦、婆婆妈妈……”

    感觉像是在参加成语大赛。

    眼看场中的观众只剩下了老污这么一个好兄弟,傻谬不禁老泪纵横,果然还是一起去洗浴中心的兄弟靠得住啊!

    鬼知道老污为了洗浴中心的梦想到底牺牲了多少……

    下一刻,傻谬也决定不再藏私,当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嘴里面念念有词地绕着陈掌柜的病床蹦了起来。

    “啊咿呀哟,小宝贝儿哟,你快点醒过来哟……醒来之后就有糖吃哟,太阳公公照屁股了哟……啊咿呀哟,小宝贝儿哟,睡得太久会被大灰狼吃掉哟……你快快醒来哟,月亮妹妹在对你笑哟……”

    门外的莫小川一众人等彻底傻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跳大神?

    傻谬那手舞足蹈的模样暂且先不说,关键是他唱的这歌词……

    这尼玛是小学生写的吧!

    什么鬼啊!

    就这玩意儿能帮陈掌柜治伤?

    能把陈掌柜从昏迷中唤醒?

    坑爹呢吧!

    肖豆铁青着一张脸,一副欲吐又止的模样,缓了好半天才说道:“我觉得这货肯定是个江湖骗子。”

    莫小川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肖豆又道:“为什么太阳是公公,而月亮是妹妹?这个辈分问题完全说不通,如果是月亮婆婆还差不多。”

    莫小川都傻了。

    这是辈分的问题吗!

    你这豌豆射手逻辑还挺严谨啊!

    但你吐槽的方向完全走偏了啊!

    你是豆儿走偏锋啊!

    一旁的李老板则点评道:“平心而论,他唱得还是比蒲牢好听的。”

    这是一句大实话。

    可莫小川为什么总觉得自己混入了一群神经病当中呢?

    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傻谬在病房里面跳了整整十分钟的大神儿之后,歌声终于渐渐隐去,莫小川走了进去,发现这次傻谬是真的大汗淋漓了。

    “成功……了吗?”

    傻谬点点头,气喘吁吁地说道:“真是累死我了,以后这样的活儿可不能随便乱接了,看来待会儿得多叫几个妞儿补补元气了。”

    很明显,跳累了的傻谬话也变少了,这当然对莫小川来说是一件好事。

    可问题在于,陈掌柜那边……

    莫小川转头看了看病床上的陈掌柜,发现对方的面色还是一如既往的惨白,根本看不出任何变化,不禁对于傻谬的这一通表演大感失望。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一声轻咳却突然传到了莫小川的耳中。

    再次回头看去,陈掌柜已经虚弱地睁开了双眼,他醒了。

    ps:容我吃口饭去写第四章,看现在这情况肯定是在12点之后了,但必定会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