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驱邪
    傻谬终于想起陈掌柜来了。

    真是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阳光普照了大地……

    只见他一脸严肃地慢步来到陈掌柜的病床前,然后,看到了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站在床边的阿龙。

    “哎呀呀,难道您就是……龙先生?真是久仰久仰啊!之前听裁决使大人在群里面提过您很多次,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了,实在让我受宠若惊啊。您可能不知道,我对您这数万年来的英勇事迹可谓如雷贯耳啊,远一些的来说,从四万多年前您在澳洲帮助人类祖先征服那里的原住民,再到一万多年前横扫阿拉斯加,最后帮助黄帝一统中华,问鼎中原,无不令人拍案叫绝!”

    “近一点来说,您在推翻清政府,建立民主共和的那场战役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又在七十多年前对百鬼一脉的阻击战中取得了最重要的一场胜利,后来听说您在多次自卫反击战中立下赫赫功勋,甚至在二十多年前还活跃在各大边境,拦截了多次境外不法分子的突袭,不知道这些都是真的吗?”

    阿龙似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傻谬,点头道:“是的。”

    “哈哈,我就知道!”傻谬手舞足蹈地说道:“您可别看我只是一个报社的主编,但事实上,咱们现代的新闻人其实就肩负着记载历史的重大使命!虽然您所做的很多光辉伟业暂时不得人所知,但我坚信,终有一天,您的名字将会被记录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永恒伫立!如果说马赛人是非洲的守望者,那么您,便是我华夏大陆的守护神!”

    阿龙有些百无聊赖地点点头道:“嗯。”

    说着,傻谬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支录音笔,连连道:“那么,您可以给我仔细讲讲,三十年前的那起‘群星计划’到底是怎么回事吗?虽然那场行动从未出现在官方的记录中,也从未被人所承认过,但……”

    话说到这里,莫小川知道,如果自己再不阻止的话,接下来就会变成一次对阿龙的采访了,于是他走上前,伸手搭在了傻谬的录音笔上,无奈道:“老李啊,能不能先办正事儿……”

    傻谬一愣:“正事儿?今日能一见我华夏大陆的守护神,并且做一个专题报道,这难道不是正……”说着,傻谬的余光终于瞟到了病床上的陈掌柜,顿时一拍脑门儿:“啊,对对,龟前辈还躺着呢,你看我这记性,差点儿又把这事儿给忘了!”

    莫小川已经无言以对了。

    大哥,你是传说中的孟槐啊!

    驱邪御凶之大能啊!

    怎么不但是个话痨,而且还这么猥琐,当然,最重要的是,你这记性咋还跟金鱼杠上了呢!

    从老污那边走过来还不到七秒吧!

    这就把陈掌柜又给忘了啊!

    我可怜的陈掌柜啊,只能愿圣光与你……呃,还是愿女娲与你同在吧。

    好在经过莫小川这一提醒,傻谬终于为陈掌柜检查起身体状况来,当他看到陈掌柜背部那道狰狞可怖的伤疤时,顿时神色一凛。

    “这是……”

    “斩龙剑。”

    闻言,傻谬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良久之后才道:“我这儿有两种说法,一种是科学的,一种是不科学的,您想先听哪种?”

    莫小川都听懵了,这怎么还跟科学扯到一起了?

    你们几个的存在本身就不科学好吧!

    <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r />

    但他还是配合地点了点头:“那就先听听科学的说法……”

    “科学地来说,现在入侵咱们这位龟前辈体内的,其实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病毒,您也可以理解为他的心脉受到了某种重金属的污染,现在这种污染已经开始破坏他的大脑,就算之后醒了,恐怕也会患上失语症,四肢失去协调,最大的表现症状就是浑身颤抖不止,发烧发热的情况会越来越常见……”

    莫小川听着这话是越说越骇人听闻了,赶紧将傻谬打住道:“那不科学的说法呢?”

    “就是中邪了。”

    这是自莫小川见到傻谬之后,对方说的最言简意赅的一句话。

    却简直就是一句天大的废话。

    要不是知道陈掌柜中邪了,我专程把你请来干啥?

    你这是在逗我玩儿呢!

    或许是看到莫小川面色不善,傻谬又赶紧补充道:“我的意思是,驱邪这种事情,是有风险的,尤其现在这龟前辈已经被邪气重伤了心脉,并逐渐侵袭了他的大脑,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成功帮他驱散邪意,如果一个不好,龟前辈很可能就此变成一个,植物人。”

    话音落下,一旁的肖豆顿时不满地从嘴里吐了一颗豌豆,沉声道:“咋了,你是瞧不起植物人是怎么的?”

    老污也皱着眉头道:“老哥你这句话可有开地图炮的嫌疑啊,咱们关系好归好,但事涉咱们植物人的尊严,我可不能妥协!”

    莫小川翻了个白眼,摆摆手对傻谬道:“你别管他们在那儿胡说八道,我想知道,你有几成把握?”

    “大概……”傻谬犹豫了一下:“有九成?呃,或许只有八成。不不不,万一待会儿龟前辈的意志不肯配合的话,恐怕只有七成。嗯,如果……”

    “行了行了。”莫小川赶紧把傻谬打断,感觉要是再这么说下去,最后连一成的机会都没有了啊!

    这家伙到底靠不靠谱啊!

    一时间,莫小川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困境中。

    陈掌柜没有亲属,而他自己又陷入了昏迷,所以现在能够帮他做这个决定的人,只有莫小川。

    因为他是山海裁决使。

    而莫小川的这个决定,或许就将关系到陈掌柜的余生。

    不管傻谬到底是有九成把握,还是七成,总之不是百分之百,而剩下的风险,便需要莫小川来承担。

    良久之后,场中的气氛越来越凝重,仿佛连呼吸都变得压抑了起来,莫小川终于点了头。

    “动手吧。”

    说完,阿龙一个闪身来到了病房门外,严阵死守。

    老污、肖豆和李老板都屏息静气。

    便在万众期待之下,只见傻谬突然从指间搓出了一根红色的长针,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进了陈掌柜的眉心之中,再在电光火石之间取了出来。

    一滴腥臭难闻的黑血从陈掌柜的眉心滚落,被傻谬稳稳地接在了掌心中。

    紧接着,一道圣洁的白光从傻谬手中升起,将那滴黑血灼成了虚无。

    待做完这一切,傻谬不禁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转身看向莫小川。

    莫小川一愣,满头的女娲问号。

    “这就……完了?”

    “嗯,等龟前辈醒来之后,记得让他多喝热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