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莫小川很惆怅。

    花花的妈妈希望花花成为一个普通人,这或许与她自己本身的经历有关。

    也或许比翼鸟一族,自古以来便有着不可逆转的,悲戚的宿命。

    但莫小川仍然坚持认为,花花即便不成为比翼鸟,也必须得有一些自保之力。

    哪怕像老污一样抗揍也行啊!

    然而,老污和李老板却委婉地告诉了莫小川,天赋技能不可授。

    这就比较麻烦了。

    莫小川自成为山海裁决使之后,的确认识了很多大妖,但除了山海一脉的族人之外,差不多就只剩下清水街的各位老板了。

    还有就是在洞天福地中结识的什么大葱精、橙子精、土拨鼠精之类的……

    好吧,香蕉君或许算一个特例,但那特么管什么啊!

    先不说脱了衣服往地上扔,等着敌人踩到之后摔倒这种技能多么坑爹,关键这玩意儿应该也算是香蕉精的天赋技能吧!

    花花学不会的好吗!

    嗯……

    同理,像谢大聪的辣眼睛技能,李艾的打洞技能,以及温橙的……

    等会儿。

    温橙有啥技能?

    难道是能够无限榨橙汁儿?

    管他呢!

    反正这些都属于人家的天赋技能,花花通通学不了。

    莫小川觉得自己走进了一条死胡同里面。

    思来想去,果然还是让花花去学个什么女子防狼术、断子绝孙腿之类的靠谱啊!

    莫小川这边儿正头疼着呢,就看到一个穿得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西装男梳着一个大背头,大大的鼻子,嘴唇上两撮小胡子理得整整齐齐,手里面还拎着一个破破旧旧的公文包。

    怎么说呢,看得出来,对方试图展现出一个精英阶层的气质。

    但不论怎么看,都更像是一个卖保险的。

    而且是那种业绩不太好的卖保险的。

    大抵上就是一个满脸猥琐的中年大叔……

    这人在场的诸位都没见过,包括莫小川。

    但莫小川却知道他是谁。

    于是下一刻,莫小川主动站起身来,伸出手道:“您好,您应该就是傻……呃,不是,s……”

    对方笑着握了握莫小川的手,主动自我介绍道:“我叫李文,您叫我老李就行。”

    莫小川一愣:“所以,你会唱‘想你的365天’吗?我可喜欢听那歌儿了。”

    傻谬,呃,姑且算是老李吧,当下被莫小川的脑回路给震惊了,缓了好一会儿才笑道:“呵呵呵呵,裁决使大人还真是,幽默啊……”

    “过奖过奖。”莫小川谦虚地摆了摆手,对众人介绍道:“这位李主编是山城日报的,也是咱们山海一脉的人,本相是,孟槐。”

    《山海经·北山经》。

    有兽焉,其状如貆而赤豪,其音如榴榴。

    名曰孟槐,可以御凶。

    根据《山海经》中的记载,孟槐生活在谯明山上,长得像豪猪,身上长着赤红色的软毛,叫声如同用轱轳抽水的响声,又像是依偎在身边的猫在叫。

    而孟槐最重要的能力,便是可以御邪必凶!

    传说中哪怕是没有见过孟槐的人,只是把它的画像挂在家中,也可以抵挡邪祟的侵袭!

    这是啥?

    这就是山海一脉的钟馗啊!

    然而,在场的老污、李老板和肖豆听完后都有些发懵。

    因为他们没研究过《山海经》,像孟槐这样的非著名妖怪,压根儿也没听说过啊!

    肖豆习惯性地从口里吐了一颗豌豆出来,问道:“孟槐?所以,是只槐树精吗?孟子在他身上靠过?”

    此言一出,傻谬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连连解释道:“什么槐树精,槐树就算成精了也是邪精好不好,再说了,我可比孟子年纪要大多了,我化形的时候,孟子他太爷爷还没出生呢!我需要蹭孟子的热度?而且孟子的很多观点我本身也不太认同,什么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为啥不能兼得?我跟你们说,熊掌炖鱼可好吃了!你们没吃过吧?我吃过啊!首先,我们得先去打一头熊,而且最好是成年的公熊……”

    听到这里,老污忍不住开口道:“公熊可不好对付!我之前因为约了一头母人熊去开房,后来被她老公发现后就把我给打了一顿,那一巴掌呼过来,啧啧……”

    傻谬眼中顿时露出了兴奋的光芒:“这位小兄弟可以啊!没想到年纪轻轻阅历就如此丰富,不过作为过来人,我不得不跟你提点一下,其实人熊真没什么意思,你知道河马吗?”

    老污当即竖起了大拇指:“还是老哥你重口味啊!”

    “嗨!”傻谬摆摆手:“谁还没有点儿冲动的时候呢!听你这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吧,看咱们俩这么投缘,待会儿办完事儿我带你去山城的各大洗浴中心体验体验?我跟你说,咱们这儿的服务虽然比不上大名鼎鼎的东关,但质量也绝对不差!”

    不过三言两语,傻谬已经将他的本性暴露无疑,莫小川一脸无奈地看着他和老污两个人讨论得热火朝天,不禁在心里面一万次感慨,自己还是个宝宝啊!

    而且《山海经》中的孟槐不应该是一种正气凛然的祥瑞之兽吗?

    怎么到了傻谬这儿,又猥琐又话痨的,简直是丢尽了山海一脉的脸面啊!

    鬼知道他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咳咳,那个……”

    莫小川试图打断两人的谈话,把话题引回正道上来,却不曾想,这一咳,却是让傻谬误会了。

    他看了看莫小川,脸上露出了无比荡漾的微笑,两撮小胡子一抖一抖的。

    “哎呀,看看我,看看我,这一不小心聊嗨了,都忘了大人还在这儿呢,大人您还小,自然是不懂我们大人的世界的,不过您可千万别以为这是一件很龌龊的事情,人类社会的每一次进步和发展,性永远是最强大的主题,亚里士多德有句话说得好,everything in the world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您听听,简直就是说到我的心窝子里面了啊,所以等您什么时候有兴趣,我完全可以带您去体验一下咱们山城的成年文化啊……”

    莫小川觉得自己的脑仁儿已经开始疼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啊!

    一言不合就飚英语啊!

    亚里士多德都出来了啊!

    你以为我是汪科长那种不学无术的货啊?

    蒙谁呢你!

    但莫小川却不好在这里当场揭穿傻谬,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的意思是,先不管什么文化不文化的,那什么,要不,你还是先帮陈掌柜看看病?”

    闻言,傻谬顿时一拍脑门儿:“对对对,人在哪儿呢?还活着吗?我来看看……”

    昏睡当中的陈掌柜好似无意识地动了动手指。

    大概是心里面有一万句mmp不知该从何讲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