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唯一的受益人
    吴进荣死了。

    在一个出乎莫小川的时间点,以一种出乎莫小川的方式。

    据汪科长所言,吴进荣是自杀的。

    而且是最老套的,上吊。

    好在尸体是福利院的老师发现的,而且事发地点在小朋友们不常去的杂物间,所以没有给孩子们造成什么心理阴影。

    不过……

    自杀?

    莫小川在挂断电话之后,暗自摇了摇头。

    他甚至都不用去现场就知道,吴进荣肯定不是自杀的。

    因为他还没有等到自己苦苦追寻了十五年的真相。

    他甚至都还不知道女儿到底是生是死。

    他怎么肯去死。

    怎么舍得去死。

    可有意思的是,根据现场法医的初步判断,吴进荣的死亡时间,在零点过十分。

    也就是说。

    至少,计蒙有非常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那么,真的如计蒙所言,王一条其实早就算出了吴进荣的位置,并且告诉了英招,这才导致了吴进荣被灭口吗?

    吴进荣该不该死?

    在莫小川看来,当然该死。

    因为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其他人先不说,至少,吴进荣杀害向阳女儿这件事情,他是逃不掉的。

    可他不该在这个时候死。

    因为死无对证。

    现在,在失去了吴进荣这一关键人证的情况下,莫小川已经很难判断计蒙和英招这两个人到底谁说的才是真话了。

    计蒙的故事很完整,虽然他说不清楚为什么英招让吴进荣多活了十五年,但大体上逻辑清晰,因果关系也很完美。

    相反,英招的故事却不太讲得通,里面有太多的漏洞。

    可不知道为什么,从莫小川个人的判断来讲,他却更加愿意相信英招。

    哪怕这两个人对待自己的态度有天渊之别。

    计蒙谦恭。

    而英招桀骜。

    但毕竟,十五年前的事情,甚至于是洛城的审判长之争,千禧年的那场大火,莫小川都并未亲身经历过。

    而这一次的绑架案,莫小川却是全程参与。

    那么,基于一个非常简单的逻辑,在这次的绑架案中,不论英招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王一条又是否是他安插在莫小川身边的一颗钉子,至少有一点不可否认。

    英招帮助莫小川救下了李壮壮和素素。

    而计蒙那边呢?

    就算所有的计划都是吴进荣制订的,他勾结岛国间谍是自作主张,他杀害向阳的女儿计蒙也不知情,但有一件事情,绝对与计蒙脱不开干系。

    就是这起绑架案的最开始。

    别忘了,这一切的起点,并不是向阳的女儿被绑架。

    而是一场连环纵火案。

    姑获鸟将一根凤羽交到了赵明的手中,助他复仇,再让他送一个消息入暗狱。

    那根凤羽是怎么来的?

    很简单。

    在千禧年之前,最被凤皇所信任的左膀右臂是谁?

    凤皇手下第一智囊是谁?

    是计蒙!

    所以计蒙的手中留有一根凤羽,简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先不论赵明最后对王磊的复仇是对是错。

    也不论那个率先发现火灾的ktv服务员是否该死。

    至少谢天豪是无辜的吧?

    沈云是无辜的吧!

    这些人的命,当然需要赵明去赔。

    但谁能说,在背后推波助澜的计蒙和吴进荣就不需要负责了呢?

    如果把整件事情再想得更简单一些。

    当绑架案发生至今,谁才是唯一的受益人?

    当然不是吴进荣。

    因为他什么都没有得到,最后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姑获鸟亦然。

    英招算是既没有损失,也没有得到什么利益。

    唯一有所改变的,还是计蒙。

    他成功从暗狱逃脱,恢复了自由身。

    之前在英招的故事中,有一个非常说不通的地方,就在于吴进荣的动机。

    因为如果他知道了莫小川是山海裁决使,而他作为山海一脉的族人,完全是可以直接去清水街向莫小川求助的。

    但他没有这么做。

    而是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最后还以失败而告终。

    换一句话来说,其实吴进荣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

    谁需要通过绑架上官野,绑架李壮壮,绑架素素,来完成自己的计划?

    是计蒙。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莫小川会来暗狱见自己,才能保证mss一处处长李浩田会放行,才能保证上官家的御灵师帮助自己逃狱。

    所以……

    如果这一切计划的幕后制订者,其实,是计蒙呢?

    那么,就所有事情都能说得通了。

    吴进荣,只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计蒙根本不是被英招陷害入狱的。

    英招绑走吴进荣的女儿,是出于mss的命令,而非私怨,自然也就没有必要杀死吴进荣。

    计蒙利用了吴霜的失踪,让吴进荣配合自己演了这么一出大戏,并且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目的,成为了暗狱自建成以来的第一位越狱者。

    而就在片刻之前,他还试图拉拢莫小川,实现自己的第二个目标。

    那就是英招。

    动机,是为了复仇。

    也许是为了鸾鸟,也许是为了凤皇。

    要是再进一步想一想,十五年前鹿蜀一家惨遭灭门,是否,真的是计蒙做的?

    毕竟,鹿蜀,是英招的朋友。

    一时间,莫小川突然感到有些不寒而栗。

    他猛地转过头,回望宝鱼公墓的方向,正好看到有一道道霞光冲入云霄,就像是节庆时的烟花一般绚丽。

    墓地里当然不会有人放烟花。

    所以,那是战斗的余波。

    能让人在这么远的距离都能看到的霞光,自然不是普通级别的战斗,至少……

    得是计蒙那种层级的。

    “来不及了。”英招笑着摇了摇头。

    莫小川顺势拿出了落日弓与定海针,却无奈距离太远,他根本无法锁定计蒙的气息。

    英招随后道:“现在你应该知道,真正想要杀人灭口的,到底是谁了。”

    莫小川没有急着往回赶。

    因为他知道,正如英招所言,来不及了。

    像计蒙和应龙这种层次的神战,往往只需要一两招就能分出胜负。

    更何况,计蒙这个时候发起战斗,当然不是为了杀死应龙。

    而是为了脱身。

    如果计蒙执意要走,阿龙能不能留下他,真的不好说。

    毕竟现在的阿龙处于被封印的状态,而计蒙却几近全盛之威!

    原本莫小川是有信心留下计蒙的。

    因为他手中有落日弓和定海针。

    计蒙不如杨天笑那般强大。

    自然会被莫小川所威慑。

    可偏偏,莫小川在最关键的时刻离开了。

    现在的他得到了真相。

    却或许,永远也无法再抓住计蒙了。

    “哎。”

    一声幽叹自莫小川的耳边响起,这一次却不是英招,因为莫小川左眼的血红被自动激活了。

    蒲松龄出现在场中,满脸愧疚地对莫小川作了个揖。

    “抱歉,我之前骗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