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第二个故事版本
    莫小川一个人离开了宝鱼公墓。

    因为此时夜已深,而且在宝鱼公墓方圆几千米之内没有人烟,所以莫小川直接展开了钦原的双翅,贴着地面低空飞行。

    十分钟之后,他来到了约定地点,一个不知名的小鱼塘。

    英招已经等在那里了。

    当然不是他的真身,而是如上次去山海酒吧一样的灵体。

    很显然,对于莫小川的主动联系,英招的脸上透着一些意外。

    “汪赐将说,你要见我?”

    这是英招的开场白,没有一个字的废话,干脆利落。

    相比之下,莫小川就好像显得小气了一些。

    “我记得,上次你在酒吧跟我说,两天后见,可后来在洞天福地,我怎么没看到你?”

    这不是寒暄,而是含沙射影。

    因为不管是汪科长,还是莫小川,都怀疑荒川之主等一众岛国间谍的潜入,与英招有脱不开的干系。

    但英招的回答,却令莫小川有些意外。

    “我受伤了。”

    顿了顿,英招又情不自禁地冷笑了一声:“像荒川那种杂鱼,只是小喽啰。”

    一句话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莫小川不知道英招说的是真是假,但他觉得像英招这样的人,没有必要做了不认。

    这与计蒙不一样。

    因为现在的计蒙急需莫小川的支持。

    而英招不用。

    甚至从一开始,英招就好像不太看得起莫小川。

    此时亦然。

    如果洞天福地的事情是他做的,荒川之主真的是他带进红果树的,而且被莫小川成功反杀,那么,英招或许会表示自己的赞赏吧。

    但他没有。

    而是对于莫小川在洞天福地中的表现表示不屑。

    换句话来说就是:如果是我想要对你动手的话,你早就死了。

    莫小川轻轻一笑,转而问道:“千禧年那场大火,真的是你陷害的凤皇?”

    “呵。”英招轻蔑地看了莫小川一眼:“是计蒙告诉你的吧,你这么晚约我见面,就是为了问这个?”

    莫小川笑道:“纯属好奇。”

    “没错,是我做的。”英招暗暗耸了耸肩膀,冷笑道:“怎么,只允许他杀我,不允许我阴他?”

    “那么,鸾鸟呢?”

    话音落下,英招稍微沉默了几秒钟,随后摇了摇头:“没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

    莫小川没有说话。

    “如果我说,那是一个意外呢?你信不信?”

    “我不信。”

    英招笑了:“我不在乎。”

    “好。”莫小川点点头:“那么,鹿蜀一家的灭门案,也是你做的……”

    这一次,不等莫小川说完,英招便猛地向前迈了一步,目色沉寂地盯着他,低声道:“别的我都可以认,但如果计蒙想要把此事栽赃到我头上的话,我不会让他有凤皇那样的好运气的。”

    闻言,莫小川不禁暗暗皱起了眉头。

    “你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计蒙当初自首到底是为了给谁顶罪,我也不在乎,但只是把他关在暗狱仅仅十五年的时间,我觉得不够他赎罪。”

    莫小川越听越迷糊了,只能干脆利落地说道:“我没听明白。”

    “呵。”英招再次冷哼了一声:“你现在知道吴进荣和计蒙的关系了吗?”

    莫小川点点头。

    英招沉声道:“像他们这种,虽然身处不同阵营,但是友非敌的关系,并不是特例。”

    顿了顿,英招又接着道:“鹿蜀,是我朋友。”

    此言一出,整个鱼塘变得落针可闻,就连水面被风吹开的褶皱都沉寂了下来,莫小川突然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发冷。

    一时间,莫小川的大脑突然变成了一团乱麻,他所有的揣测、推理、思考,在这一刻都被彻底推翻。

    所以他笑了:“有些意思。”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愿意跟你废这么多话吗?”英招突然问道。

    “王一条,也是你的朋友。”

    英招点了点头。

    莫小川笑道:“可他同样是你插在我身边的一颗钉子。”

    闻言,英招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那种鄙夷的目色,冷笑道:“如果真要在你身边插钉子的话,一条虽然脑子很好使,但他并不是最合适的人选,要我安排,我会选汪赐将。”

    “所以你想说这只是一个巧合?”

    “当然不是。”英招摇摇头:“我只是送你一个顺水人情,更重要的是……”

    “帮你找到吴进荣。”

    “算是吧。”英招的回答第一次有些模棱两可。

    莫小川暗自留了个心眼儿,再问道:“那么吴霜的事情,总是你做的了吧?”

    “是我。”

    英招非常痛快地承认了。

    “那现在她人呢?”

    英招摇摇头:“出于保密条例,我不能说。”

    保密条例?

    莫小川愣住了。

    也就是说,拐走吴霜,并非出自英招的个人行为,而是mss授意的?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在英招的这个故事版本中,他的确绑走了吴霜,但灭门案却不是他做下的,计蒙是主动为他人顶罪,而不是受英招胁迫,那么,吴进荣呢?

    莫小川试图重新理顺这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却发现不管再怎么理,都缺少重要的一环。

    或者说,如果事实真的如英招所说的话,很多关键信息就连不上了。

    比如计蒙和吴进荣联手的动机是什么?

    在这之前,他们有一个同样的敌人,那就是英招。

    但在英招的口中却否认了这一点。

    吴进荣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甚至可以说是不惜一切代价,将莫小川拉进这个局,为的就是让他帮助自己寻找到吴霜,替计蒙洗冤昭雪,但现在看来,这个理由却有些站不住脚了。

    因为如果不是英招陷害计蒙入狱,吴霜的失踪是mss授意的话,莫小川不管再怎么查,也不可能实现吴进荣的目标。

    而且这么一来,吴进荣也根本不用如此大费周章,他完全可以在一开始就去清水街找莫小川求助。

    何必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呢?

    与英招的这番交谈,不仅没有解开莫小川心底的疑惑,反而产生了更多的谜题。

    这是莫小川始料未及的。

    但他并不知道,真正的谜题才刚刚开始。

    下一刻,莫小川的电话响了。

    来电的是汪科长。

    “喂,莫老板,我们找到吴进荣了!”

    “什么?在哪儿?”

    即便是当着英招的面,莫小川也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急切。

    现在计蒙与英招各执一词,那么真相究竟如何,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位知情人。

    吴进荣。

    但汪科长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莫小川的一颗心彻底沉入了海底。

    “就在山城福利院,不过,他已经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