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山海往事
    莫小川没有问麻袋里面的人是谁,甚至没有向其投去多余的目光。

    因为没那个必要。

    计蒙既然把这个人抓来,最后就一定会给莫小川看他的真面目的。

    此时的莫小川盯着计蒙脸上那一如既往处变不惊的微笑,突然开口问道:“你怎么就敢肯定,我不会带一处的人来?”

    计蒙笑着摇摇头:“如果您真的想要抓我的话,我根本走不出京城。”

    莫小川乐了:“有道理。”

    他伸出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笑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十五年前的那起灭门案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计蒙摇摇头:“您应该从洛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的争选开始问起。”

    莫小川轻轻耸了耸肩膀:“我只好奇一件事情,吴进荣,当时是英招一派的吗?”

    “不错。”

    “所以是你们赢了。”

    “只能说是暂时赢了。”计蒙纠正道:“后来在千禧年的时候,趁着我离开洛城,英招使了一个毒计,让凤皇发了疯,直接将整个新都商城一把火给烧了。”

    莫小川眉头一挑:“英招是怎么做到的?”

    “他杀了鸾鸟。”

    闻言,莫小川不禁目色微怔。

    《山海经·西山经》。

    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采文。

    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

    在《山海经》的记载中,鸾鸟是一种在女床山的密林深处生活的神鸟,长得有些像山鸡,身上有五彩的羽毛,声音如铜铃般清脆,而且叫声能够契合五音。

    鸾鸟被看做是神灵之精,与凤凰一样,都是难得的祥瑞。

    见则天下安宁。

    传闻当初周公平定三监之乱,东征得胜归朝,制礼作乐完成,正要把国家大政归还于成王之时,便有鸾鸟从西方飞至镐京。

    “刑措四十余年而不用”的太平盛世:成康之治,由此开始。

    在单田芳老师的评书,《隋唐演义》中,有这么一句话,叫做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其实大概的意思就是说近朱者赤。

    话本身是没有错的,但后来在很多人的理解中,就把鸾凤当做了是一种神鸟。

    事实上,鸾与凤虽然在外貌上非常相近,但它们却是两种不同的祥瑞。

    现在,莫小川才更进一步的知道了,鸾鸟,是凤皇的妻子。

    英招杀了鸾鸟,于凤皇而言,此仇,不共戴天。

    所以当日面对藏身于洛城新都商城的英招,凤皇直接用一把大火,让无数鲜活的生命为其妻陪葬。

    但这只是英招使的计。

    为了将凤皇变成国家公敌。

    于是在那之后,英招派系的诸位大妖,配合mss的人将凤皇抓捕,英招也正式叛离了山海一脉,加入了mss的阵营。

    至此,凤皇一派的山海族人彻底失势,很快便迎来了英招对他们的清算。

    计蒙当然也是被清算的目标之一。

    成王败寇,原本只是这个世界上最正常不过的一件事。

    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却出现了一个搅局的人。

    吴进荣。

    因为吴进荣与计蒙有旧。

    两人曾在抵挡百鬼一脉侵略的那一场战役中并肩作战,生死与共,甚至当年吴进荣还救了计蒙一命。

    现在,他救了计蒙第二命。

    他提前给计蒙泄漏了英招的计划,让计蒙逃过了一场必杀之局。

    阵营之别,只是理念不同,无关生死。

    吴进荣认为他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但却担心这件事情会被英招发现,所以以隐退之名离开了洛城,带着女儿吴霜到了山城。

    可也正是因为吴进荣的这番异常举动,引起了英招的注意,很快就发现了他告密者的身份。

    于是英招抛下了一个诱饵。

    就是他打给吴进荣的那笔钱。

    通过追查钱的线索,英招成功找到了吴进荣。

    但英招没有杀他。

    而是找人绑架了他的女儿,吴霜。

    以此来逼迫计蒙认下一桩莫须有的罪名。

    但英招并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

    计蒙入了暗狱。

    吴霜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吴进荣查了整整十五年,仍旧没能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直到他听说,在山城出了一位山海裁决使。

    于是他制订了一份足够详尽的计划,把与当年鹿蜀灭门案的相关人员全都牵扯了进来,他无法对英招下手,但他可以对一处的人下手。

    为此,他还特地找了一位来自岛国的帮手,残忍杀害了向阳的女儿,并绑架了无辜的素素,只为了引起mss的注意,确保莫小川会出手。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吴进荣的这番举动,与当年的英招,如出一辙。

    只是他算错了莫小川。

    也低估了莫小川。

    莫小川没有按照吴进荣的计划去找吴霜,而是直接营救了李壮壮和素素。

    吴霜已经失踪了整整十五年,吴进荣也找了她整整十五年,直至今日仍旧毫无结果,要让莫小川在24小时之内找到吴霜,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即便他是山海裁决使,也做不到。

    莫小川不是神。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计蒙才是神。

    莫小川的主动出击打乱了吴进荣的全盘计划,让他这十五年的一切努力付诸东流,但莫小川却丝毫不觉得愧疚。

    “既然你俩是在那次战争中结识的,那么吴进荣去找来一个岛国的妖怪当帮手,你不觉得很讽刺吗?”

    计蒙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我之前并不知情。”

    莫小川摇摇头:“当年英招绑架了他的女儿,逼迫你向警方自首,现在他通过绑架了李壮壮和素素他们,来逼我帮他找女儿,你不觉得,这所谓的复仇,本身就很可笑吗?”

    计蒙沉默了。

    “当然,现在看来,他做的这一切还是有收获的,至少,把你给救出来了。”莫小川面带戏谑。

    计蒙点点头:“我之前说过,这件事情,我会给您一个交代。”

    说着,计蒙蹲下身子,不急不缓地解开了麻袋上的绳子,终于将里面那人露在了莫小川眼前。

    对方很明显是被计蒙狠狠地揍了一顿,一张脸都肿成了猪头,身上血痕累累。

    但这个人却并不是吴进荣。

    而是,王一条。

    王半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