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赴约
    “《山海经·南次二经》。

    柜山,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

    见则其县多土功。”

    这段话非常容易理解。

    狸力,是《山海经》中为数不多的,擅长挖土打洞的奇兽,它的样子看起来像猪,脚上长着鸡距,叫声如同狗吠。

    李艾会认识吴进荣,这本身应该算是意外之喜。

    可吴进荣怎么可能是狸力?

    这件事情说不通。

    因为莫小川是山海裁决使。

    所有山海一脉的异妖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哪怕是应龙,哪怕是计蒙这种神级大妖,在莫小川眼中都会原形毕露。

    更何况是一只小小的狸力?

    如果吴进荣真的是狸力,莫小川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认出来了!

    “你确定没有认错?”

    面对莫小川的质疑,李艾在电话那头却显得异常的坚定:“绝对错不了,我们家是做房地产的,以前在洛城的时候跟他见过一面,还有过一些合作,不过后来听说他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离开了洛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闻言,莫小川不禁陷入了沉默。

    不可否认的是,李艾的这番话意义非凡,因为如果吴进荣真的是狸力的话,那么有一些疑问就可以得到解答了。

    比如他是如何与计蒙,与英招产生联系的。

    如果吴进荣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些山海一脉的大妖又哪里会拿正眼看他?

    想要参与进洛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争夺战,也是需要资格和门槛的!

    而如果吴进荣是山海一脉的人,那么这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但与此同时,又会产生一个新的问题。

    他是怎么在莫小川的眼皮子底下隐藏住自己的本相的?

    这个问题莫小川无法去问汪科长,更无法去问宋七七,他只能期待今天夜幕降临之时,蒲松龄能显灵。

    不过今晚,莫小川有约。

    他得去一趟宝鱼公墓。

    若是到时候莫小川在公墓中开启“鬼眼”,不知道能看到多少孤魂野鬼。

    真是想一想就觉得刺激……

    当然,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挂断电话之后,莫小川不禁对宋七七问道:“你能感应到他在这儿待了多久吗?”

    宋七七有些不确定地回答道:“应该离开的时间不长。”

    闻言,汪科长顿时眼前一亮,连连道:“既然如此,说明他很有可能再回来!”

    莫小川点点头:“叫郝队他们悄悄过来布置吧。”

    汪科长一愣:“你要走?”

    莫小川沉声道:“先是宝鱼公墓,然后是市政府大楼,看来这个吴进荣很喜欢玩儿灯下黑的游戏,所以我决定回福利院看看有没有线索。”

    汪科长连连点头:“有道理!那我在这儿守着,你去查福利院!”

    “好。”

    说完,莫小川就带着宋七七离开了。

    不过两人却是先回了一趟警局,把素素带去了清水街。

    莫小川说是要去福利院调查当然只是一个借口,事实上,他需要为今天晚上的会面做一些准备。

    这里不是京城。

    而是山城。

    是莫小川的主场。

    若是再给计蒙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机会,那么他这个裁决使就当得太不称职了。

    计蒙进入山城的消息瞒得住一处的人,却瞒不住陆先生。

    为了防止吴进荣离开山城,陆先生早就开启了灵界守域,杨天笑有本事偷偷潜入,但计蒙却没有强大到那种地步。

    所以莫小川早就知道计蒙来了山城。

    如果要更准确一点,是在今天下午两点二十七分。

    计蒙来了山城之后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莫小川暂时不得而知,但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在今夜子时,宝鱼公墓。

    回到清水街之后,宋七七就带着素素回宾馆看电视去了,而莫小川则到了山海酒吧。

    虽然计蒙作为山海一脉的族人,无法用他的能力伤害到莫小川,但莫小川却不得不防备他使用其他的手段。

    所以这一次,莫小川带上了落日弓,还带上了暂时没还给陈掌柜的定海针,当然也没有忘记杨天笑留下的那把飞剑。

    真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

    当然,最重要的,是莫小川带上了阿龙和陆先生。

    这一次莫小川选择把春姐留在了清水街,毕竟陆先生说他与计蒙有旧,而自从杨天笑大闹清水街一役之后,莫小川已经明白了不论什么时候,都要留人守家的重要道理。

    春姐的实力在整条清水街可以排到前三,除非杨天笑去而复返,否则外人很难再给清水街造成这么大的损失。

    杨天笑还会来吗?

    至少在莫小川看来,这位大名鼎鼎的僵尸之祖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来了。

    面子的问题是一方面。

    更重要的一方面在于,他知道自己很难在清水街撼动莫小川的地位。

    而莫小川有落日弓和定海针在手,是真的可以对他造成致命威胁的!

    那一日如果不是杨天笑发动突袭,而是莫小川早有准备的话,他很难全身而退。

    所以换一个角度来说,今天是莫小川亲自带人去蹲计蒙,对方只要真的敢现身,那么届时要走要留,就只能全凭莫小川一念之间!

    计蒙约的时间是子时,也就是晚上11点到第二天凌晨1点之间。

    但莫小川却提早了三个小时抵达宝鱼公墓。

    为的,当然是封锁住计蒙所有能够离开的方位。

    虽然最后莫小川不一定会把计蒙抓住送给一处,但他必须保证,抓还是不抓,自己说了算。

    而不是计蒙。

    他才是山海裁决使。

    计蒙不是。

    蒲松龄告诉莫小川,他身为裁决使的职责,是守护山海一脉的族人。

    这一点,当初莫小川在暗狱中的时候已经做到了。

    但还有一点,即便蒲松龄不说,莫小川也理应知道,他身为裁决使,如果山海一脉的族人真的犯下了滔天之罪,他也决不能姑息!

    毕竟,裁决使的裁决二字,便是此意。

    天下大事,无不可裁决!

    汪科长那边的蹲守暂时还没有结果。

    夜幕已经缓缓降临。

    莫小川就站在吴霜的墓前。

    看着计蒙缓缓从地道中走了出来。

    对方一如莫小川初见之时那般温文尔雅,但掌心却渗着一丝殷红。

    计蒙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的手中拎着一个麻袋,里面装着一个人。

    计蒙来到莫小川身前,将麻袋扔到一边,执手躬身行礼,声如洪钟。

    “末臣计蒙,拜见裁决使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