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梦
    计蒙已经越狱了。

    莫小川自然就没有继续在京城待下去的理由。

    至于抓捕计蒙的事情,虽然李浩田在话里话外暗示了很多,但莫小川却并没有接这个茬儿。

    无奈之下,李浩田只能放莫小川回山城。

    然后转头就去找上官兴商讨对策去了。

    在李浩田看来,关于计蒙越狱一事,他和上官兴是天然的盟友,毕竟对方也绑架了上官家的人。

    而且上官兴毕竟是京城裁决事务所的审判长,在追捕如计蒙这般神级大妖的手段上,并不比mss的人弱。

    而这,便正中了计蒙的下怀。

    或者说,这本来就是计蒙计划中的一部分。

    所以莫小川知道,mss的人想要抓住计蒙,必定是希望渺茫。

    至少在短时间内是这样的。

    李浩田甚至都不会想到,计蒙正是借助上官家的力量逃离暗狱,再离开京城的。

    当莫小川回到南山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

    他没有回宿舍,而是去了山海酒吧。

    花花已经被阿龙送回了家,她明天还要上学。

    宋七七和素素仍旧在警局。

    莫小川在一日之间于山城与京城之间来回奔波,精神上其实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但他仍旧撑着一口气,想要等一个答案。

    他在等蒲松龄。

    经过昨天一整晚的修葺工作,清水街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原貌。

    山海酒吧的窗户和桌子什么的也已经焕然一新。

    莫小川坐在卡座的沙发上,目色难得显得有些紧张,手指不断敲击着桌面。

    明晚的宝鱼公墓一行,他并不担心。

    因为他会带阿龙去。

    不管计蒙最后想要干什么,或者说告诉自己什么,他都可以将此事彻底了结。

    关于杨天笑,那个黑脸姑娘现在仍旧被禁锢在貔貅的金珠内,而金珠在阿龙手上,至于怎么让她开口,即便莫小川没有办法,他也相信清水街众妖会有办法。

    如果莫小川的蛊惑之力不行,那就请秦未央来。

    对此,莫小川同样不担心。

    据汪科长说,黔州那边谢大聪正干得热火朝天,黑水巷的力量虽然尚未彻底整顿完毕,但想来也快了。

    宸姑娘带着梁禀离开了,但陆知行却留了下来,帮着谢大聪解决了很多事端。

    原本莫小川是邀请了陆知行来清水街的,比如开个茶叶店什么的,毕竟这树妖姥爷救了汪科长好几次命,莫小川觉得想指望汪科长还上是不太现实了,还不如自己替他先还点儿利息。

    可陆知行拒绝了。

    理由是在大学门口卖茶,就跟在寺庙门口卖卫生巾一样。

    而红果树大瀑布毕竟是景区……

    利于哄抬发价,呃,茶价。

    对此莫小川无可辩驳,虽然他已经举出了貔貅和陈掌柜的例子,人家还在大学门口开金店和当铺呢!

    而陆知行对此的回应是,他俩有病……

    反正不管怎么说,黔州的裁决事务所应该也快能建起来了,莫小川算是为自己再添了一份保障。

    万一哪天山城混不下去了,他至少还有地方去。

    他没有考虑洛城,也没有考虑春城,因为这两个地方的裁决事务所虽然掌握在山海一脉的手中,但那毕竟不是莫小川亲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建的。

    他不放心。

    自莫小川成为山海裁决使至今,已经差不多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

    各地审判长却始终未曾来拜会过他,包括洛城和春城的,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人家杨天笑还来了呢!

    虽然是来踩场子的。

    上官兴虽然是在比较特殊的情况下见的面,但人家好歹给了莫小川一个亿,还有个什么影视公司的股份。

    哪怕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为了请莫小川出手救他儿子,可如果莫小川不是裁决使,他肯定讹不了这么大一笔巨款。

    讹了也走不出京城。

    除了杨天笑和上官兴,再抛开莫小川自己,九座裁决事务所里面,还剩六位审判长。

    到现在,莫小川也没见过。

    其中,就包括洛城和山城的!

    这也就是莫小川不在意权利这种东西,而且觉得守着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儿挺好,他完全有理由挥师竖旗,把这些个裁决事务所都讨伐个遍!

    就算到时候莫小川没工夫管,他也可以委派自己的亲信去当个审判长!

    比如清水街上的各位老板,比如咸鱼群里面的各位大妖,甚至是宸姑娘和梁禀她们!

    实非不能,只是不愿罢了。

    莫小川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晚上11点了,今天山海酒吧没有对外营业,连阿龙都被莫小川给支开了,就是为了等蒲松龄。

    或者说,是在等陈静薇。

    但却迟迟没有人影,或者说鬼影出现。

    莫小川从裁决令里面取出了一坛猴儿酒,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自己更放松一些。

    就这么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理论上已经是第二天了,蒲松龄还是没来。

    莫小川不禁苦笑着摇摇头,他觉得,今天恐怕是白等了。

    他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没消息算不算是好消息,但他却只能往好的地方去想。

    兴许,是蒲松龄没找到陈静薇呢?

    也或者,是蒲松龄今天突然有别的事儿去忙,就把莫小川这边给耽误了。

    猴儿酒的后劲儿比莫小川之前喝过的其他任何酒都要大,哪怕他的酒量再好,在喝完整整一坛子猴儿酒之后,还是不可避免地醉倒在了沙发上,轻轻打起了鼾。

    恍恍惚惚之中,莫小川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天。

    是一个周六。

    莫小川从宿舍楼走出来,纠结着应该去哪儿买泳裤,但看看手机,已经临近约定好的时间了,无奈之下,莫小川只能跑到校门口打了个车,决定到了水上乐园再买。

    被坑就被坑吧,反正小爷现在是不差钱的主儿了!

    坐在车上,莫小川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原来像他这样自诩久经情场的老司机,在这种时候也会感觉到紧张。

    毕竟,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约会。

    出租车很快就来到加勒比水上乐园的大门口停下,莫小川假装镇定地走下车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那道身影。

    今天的陈静薇打扮得很清凉,胸前一阵波涛汹涌,却给人一种落落大方的感觉。

    莫小川一时间看呆了。

    一切都是他最喜欢的那个样子。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情不自禁地感觉到了一丝伤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