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暗狱第一耻(月票四百加更!)
    莫小川没有想到,自己此番暗狱之行,竟然会引出这么大的乱子来。

    不过这一切也算得上是合情合理。

    因为这或许是计蒙最好的机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为此,他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

    或许在此之前,就连计蒙也没能料到,莫小川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把李壮壮和素素给救出来。

    所以他没有把握,让莫小川再来见自己。

    更重要的是,计蒙不知道吴进荣那边在失去了最后的筹码后,会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事情来,所以他必须出手了。

    亲自埋葬这朵罪恶之花。

    计蒙之所以能够离开暗狱,当然不是依靠他自己的力量。

    暗狱自建成以来,从未发生过有人越狱的事件。

    包括当年凤皇入狱,也未能逃脱。

    同样的一件事,凤皇没能做到的,计蒙做到的。

    可问题在于,他是怎么做到的?

    答案非常简单。

    也很俗套。

    再坚固的堡垒,也能被人很轻易从内部攻破。

    计蒙在暗狱中的内应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来自上官家的御灵师!

    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够得知吴进荣找了姑获鸟来协助完成绑架案的原因。

    当然是,也只能是那名御灵师告诉他的。

    黑袍御灵师名叫上官鸿,是mss的人,同时,也是京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上官兴的人。

    计蒙与莫小川的谈话,之所以会有上官鸿在场,是为了保护莫小川的安全。

    但实际上,mss的人并不知道,裁决使对于山海一脉大妖的攻击有着近乎免疫之能。

    计蒙是神,但他也是山海一脉的人。

    所以他根本伤不了莫小川。

    刚才他突然掀起山海意,只是一个障眼法。

    为了给上官鸿一个出手的理由。

    上官鸿的出手当然也不是为了阻止计蒙,而是利用身上所携带的空间类灵器,送计蒙离开暗狱。

    上官鸿为什么愿意这么做?

    因为上官野一直没有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并且生命体征正在逐渐减弱。

    警方救出了上官野,但却并不知道,上官野身中奇毒。

    唯计蒙可解。

    此事就连一处的人都不知道,因为当时莫小川并不在现场,当他回到山城的时候,上官野已经被上官家的人给接回了京城。

    计蒙的这步棋下得很险,也很妙。

    他若想要借助上官鸿的力量离开暗狱,便需要莫小川在场,否则上官鸿很难在私下接触到计蒙。

    可莫小川的存在,却无疑为计蒙的越狱计划增添了很多变数。

    因为直到最后计蒙也无法百分之百地确定,莫小川到底会不会阻拦自己。

    但正如之前所说的,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所以他必须冒险赌一赌。

    好在他赌对了。

    莫小川没有动手。

    甚至在他察觉到最后的真相之后,依然没有揭发上官鸿。

    这一切,都源自于他与蒲松龄的那一席长谈。

    他相信蒲松龄。

    自然,也就选择了相信计蒙。

    至此,计蒙的整个计划已经彻底完成。

    这和吴进荣的计划有所差别。

    而且这个差别很致命。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吴进荣从头到尾绑架了四个人。

    他绑架向阳的女儿,是为了给一处昭示自己的决心。

    他绑架李壮壮,是为了让李浩田妥协。

    他绑架素素,是为了把莫小川卷到这个案子中来。

    但绑架上官野,却是计蒙的主意。

    计蒙给吴进荣的理由是,十五年前的那起灭门案,除了向阳、李浩田牵涉其中之外,上官家也脱不开干系。

    但实际上,计蒙这一手的真正目标,在上官鸿。

    吴进荣的原定计划,是希望莫小川出手寻找自己的女儿,并由此牵出十五年前那起灭门惨案的真相,由此为计蒙脱罪。

    可计蒙没有按照吴进荣的计划来走。

    他跳过了洗脱罪名的那一步,直接从暗狱越狱了!

    因为吴进荣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碰到了计蒙的底线。

    更重要的是,计蒙心知肚明,想要为自己翻案,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先不说因为时间久远,所以很多证据都已消失的客观原因。

    关键在于,十五年前的那起灭门案是英招一手炮制的!

    且不说英招在《山海经》,乃至于在山海一脉中的地位如何,单凭他当初能与凤皇争夺洛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一职的魄力,就能看出此人绝非泛泛之辈!

    计蒙很了解英招,因为早在十多年前,他们就是老对手了。

    计蒙辅佐凤皇登上了洛城的审判长,却在英招的连番反击下被连扳两城。

    凤皇因为千禧年的那场大火被抓。

    就连计蒙自己也被逼向警方自首了一桩莫须有的罪名。

    计蒙很清楚,在时隔整整十五年之后,英招不可能还给自己留有脱罪的余地。

    所以他兵行险着,直接从暗狱逃了!

    莫小川不知道计蒙做出这样的决定,需要冒怎样的风险,又将承担何种罪责,更重要的是,最后又会得到什么样的后果。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计蒙此举,实在太有魄力!

    至此,在莫小川的袖手旁观下,上官鸿的突然反水下,以及计蒙的机关算尽下,暗狱第一次发生了越狱事件。

    毫无疑问的是,计蒙的逃脱,将成为暗狱的第一耻辱,恐怕从今天开始,整个mss的人都会为追捕计蒙而奋斗终生!

    莫小川知道,暂时mss的人是不可能找到计蒙的。

    因为在暗狱之外,必然有上官家的人接应计蒙。

    至于之后计蒙会去哪里,答案其实也早就揭晓。

    他会去山城。

    去处理吴进荣的事情。

    可莫小川没有将这番话对李浩田说,哪怕他知道,经过此事,李浩田的职业生涯将会遭受前所未有的严重打击。

    可他帮李浩田救出了李壮壮。

    大家算是扯平了。

    这便是计蒙所说的,立场。

    这也是蒲松龄一直试图告诉莫小川的,裁决使的职责所在。

    守护山海一脉的族人,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更加重要。

    所以在过了又整整四个小时之后,当莫小川走进山城机场的洗手间的那一刻,他才终于从裤兜儿里面拿出了那张,他从审讯室所得到的纸条。

    上面没有任何暗号或者密码。

    而是简单明了地写了一个时间,一个地点。

    “明日正午,宝鱼公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