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时间线
    吴霜,也就是计蒙让莫小川寻找的那个小女孩儿。

    同时也是吴进荣的女儿。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如果吴霜还活着的话,时至今日,她已经不能被称作小女孩儿了。

    而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女。

    吴霜失踪了十五年,至今生死未卜,所以吴进荣给她买下的那块墓地,其实是一座空坟。

    这很矛盾。

    如果吴进荣认为自己的女儿已经遇害,那么,他就不会自导自演出这么一场绑架案来,希望借莫小川之手寻找吴霜的下落。

    相反,如果吴进荣仍旧坚定地认为,自己的女儿还活着,那么他就不可能为她在宝鱼公墓买下一块墓地。

    当然,这块墓地还有另外一个作用。

    便是在关键时刻帮助吴进荣从各方监视之下脱身。

    恰如昨日。

    在自家女儿的墓地下打通一个地道,以备不时之需,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逃生手段。

    但吴进荣逃不出山城。

    莫小川对此抱有绝对的信心。

    因为吴进荣不是杨天笑。

    在没有经过陆先生的允许下,他无法穿过灵界守域。

    在素素和李壮壮全部获救的情况下,不管是莫小川,还是山城警方,都已经彻底放开了手脚,开始全力追捕吴进荣。

    通缉令已经正式发布了。

    只等天一亮,在山城日报的头版头条,就将会刊登吴进荣所犯下的累累罪行。

    秦未央将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通过一场新闻发布会,鼓励人们举报吴进荣的行踪,帮助警方抓住这个冷血且值得万民唾弃的幼童诱拐犯。

    苟大和苟二已经再次潜入了茫茫夜色,吴进荣能够逃过他们一次追踪,却不可能再逃得过下一次。

    莫小川相信,在多方的努力之下,吴进荣的落网,只是时间问题。

    而现在,朱玲也已经从合川赶了回来,给莫小川带来了关于吴进荣最新的情报。

    “吴进荣和他女儿吴霜是在01年的3月份,从洛城搬来合川的,一开始是租房住的,根据当年的房东所说,那个时候的吴进荣很落魄,连500块钱的房租都出不起,最后还是房东老太太可怜小姑娘,给他们减了100块,所以印象很深刻。”

    “但不知道为什么,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之后,吴进荣突然有了一大笔钱,直接就在合川买了房,吴霜也上了当地最好的小学。”

    “我去学校调查过,虽然过了十五年,但当年吴霜的班主任对这个小姑娘还是记得很清楚的,据她所说,吴霜学习很好,也很乖巧,平日里跟同学们相处得不错,虽然是插班生,却还当选了学习委员。”

    “不过好景不长,半年多后,也就是同年的11月份,吴霜突然就没有来上学了,为此班主任还特地去她们家问过,发现吴进荣去外地出差了,最后还是吴霜的班主任报的警,可惜孩子最后并没有能找到。”

    莫小川听完朱玲的汇报,疑道:“关于吴进荣突然获得一大笔钱的事情,查了吗?”

    朱玲点点头:“查了,钱是一个姓郭的人汇给吴进荣的,汇款地在洛城,不过因为当时的银行管理不如现在这么规范,所以我们在联系洛城警方后,并没有能够查出对方更多的信息。”

    话音落下,莫小川的目色中忽然闪过了一抹精光。

    他转头看向汪科长,沉声道:“我记得,老汪你称呼英招,就是叫的郭老板吧?”

    汪科长一怔:“是,不过,郭老板跟这件事情……”

    莫小川皱了皱眉:“我暂时还没想通,不过我总觉得,吴进荣逃离洛城,又从洛城收到了一笔钱,随后计蒙因为洛城灭门案自首,现在两人又联手犯案,这其中一定有很多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英招跟洛城之间……”

    说着,莫小川走到会议室的白板前,拿起笔,在上面依次写下了几个关键词。

    洛城审判长争选。

    洛城大火。

    洛城灭门案。

    吴霜失踪。

    计蒙自首。

    吴进荣绑架案。

    然后莫小川用短横线,将这几个关键词按照先后顺序全部连接了起来。

    前面的洛城审判长之争,以及凤皇纵火案,表面上看起来与这次的绑架案好像没什么关系,但这里面却牵涉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

    英招。

    当然,把英招加进吴进荣绑架案的时间线,是基于莫小川认为,在十五年前给了吴进荣一笔钱的那位郭老板,就是英招。

    如果说素素和李壮壮的这起绑架案的源头,是吴霜的失踪的话。

    那么,吴霜失踪的源头,跟吴进荣当年收到的那笔钱有没有关系?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整件事情跟计蒙有什么联系?

    汪科长看着莫小川在白板上所梳理下来的线索,沉声道:“你认为,吴进荣参与进了当年的洛城审判长之争?而且与凤皇有关系?”

    莫小川点点头道:“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而且我觉得,计蒙的自首,或许与吴霜的失踪也有关系。”

    汪科长犹豫着道:“好,那如果我们假设吴进荣当年收到的那笔钱,的确是郭老板给的,那么在洛城的审判长之争中,吴进荣肯定与郭老板站在同一战线。”

    莫小川接着道:“然而英招在审判长之争中输给了凤皇,是否存在怀恨在心,设计陷害凤皇,让其身涉十六年前的那起纵火案的可能性?”

    汪科长顺着莫小川的思路继续往下:“凤皇被捕,英招加入mss,吴进荣担心会在洛城遭到凤皇派系的人的清算,所以逃离洛城,来到山城。”

    莫小川点点头:“事后英招为表感谢,给了吴进荣一笔钱,但或许也正是因为这笔钱,让吴进荣被其他仇家找到了。”

    汪科长沉声道:“与此同时,对方在洛城制造了一起灭门案,杀害了当年凤皇阵营的鹿蜀,并将其栽赃到计蒙的头上,通过绑架吴霜,逼迫计蒙自首认罪。”

    闻言,莫小川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说不通。”

    汪科长也无奈地笑了笑:“的确说不通,因为鹿蜀、计蒙与凤皇是同一阵营的人,而吴进荣和郭老板是一条战线上的人,如果吴霜的失踪是凤皇的人针对吴进荣的一场报复的话,不可能拿鹿蜀和计蒙开刀。”

    莫小川补充道:“而且现如今计蒙也不会与吴进荣联手。”

    “所以,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汪科长眉头紧锁。

    莫小川目色幽沉:“是啊,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