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最后的谜底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莫小川大概是史上最倒霉的裁决使。

    因为当他成为裁决使的时候,对这个出现在他眼前的崭新的世界,一无所知。

    老家伙在这十八年里面只让他背了一部《山海经》,却没有告诉他为什么要背。

    也没有告诉过他裁决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以及,莫小川为什么会成为裁决使。

    他没有对莫小川交代任何事情,就这么不负责任地一走了之。

    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莫小川这个裁决使其实当得非常被动。

    所有一切东西都是靠他自己摸索着来的。

    就好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某一天,手里面突然有了一把枪。

    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所以汪科长在负责歼杀案专案组的时候,从一开始,就没有拒绝让这个才刚刚成年的小家伙参与案件。

    但很可惜的是,当莫小川决意发布山海裁决令的时候,汪科长还是没有能够成功劝阻他。

    这才有了山城乱夜。

    所以当汪科长得知红果树瀑布有洞天福地开启的时候,才会专程来找莫小川与他同行。

    为的,就是让莫小川见见世面。

    能拥有如同汪科长这样的朋友,是莫小川的幸运。

    哪怕对方的初衷,很可能是想要将他这么一位如同白纸一般的裁决使,拉到mss的阵营中。

    更加幸运的是,莫小川现在遇到了蒲松龄。

    对方给他解释了裁决使的由来、使命、诅咒,以及山海裁决令的意义等一大堆东西。

    耐心为他解答了很多无法通过无师自通来理解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蒲松龄的特殊身份,以及他现在所处的状态,可以帮助莫小川了却一桩一直压在他心底的祈愿。

    这个祈愿,叫做陈静薇。

    当莫小川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蒲松龄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意外之色。

    就好像他早已预见到了这一幕。

    但蒲松龄的回答,却令莫小川暗暗皱起了眉头。

    “陈静薇的确尚未入轮回,不过俺不确定她愿不愿意见你,这件事情,只能等俺问过之后,才能答复你。”

    莫小川轻轻低下了头:“她是在怪我……”

    “不。”蒲松龄知道自己的一番话让莫小川误会了,立刻摇摇头道:“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毕竟她早有心理准备,只是……”

    蒲松龄的这句话还没说完,莫小川就猛地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心理准备!”

    “啊?”蒲松龄被莫小川这一惊一乍的模样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您刚才说,陈静薇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自知失言的蒲松龄尴尬地挠了挠头:“怎么说呢,这件事情本来不应该由俺来告诉你,要不,还是等俺问过之后……”

    莫小川终于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他郑重其事地看着蒲松龄,沉声道:“请您现在就告诉我,否则我心难安。”

    闻言,蒲松龄不禁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在沉默良久之后,终于缓缓开口道:“陈静薇,她……她的情况比较特殊,她其实和你之前的状态一样。”

    “我的状态?什么状态?”

    “她跟你一样,都曾经是裁决使的候选人。”

    此言一出,莫小川的双瞳突然失去了焦距,整个人都有些发木。

    在此之前,他的确有所怀疑,危借蛊雕之手,杀害陈静薇的理由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激怒自己,让自己在方寸大乱之下发布裁决令,搞得山城大乱吗?

    说实在的,这个解释勉强能够说得通,但莫小川总觉得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

    可当答案真正出现的时候,还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原来,陈静薇是山海裁决使的候选人。

    所以,她故意来接近自己,是抱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吗?

    危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对陈静薇下手,其真正的目的,是因为她的这一特殊身份吗?

    莫小川的心彻底乱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释然,还是愤怒,还是悲伤,亦或者,应该感到茫然。

    看到莫小川这个样子,蒲松龄也有些慌,当即开口道:“那什么,俺今天说的已经够多了,要不改天再聊吧,俺会帮你去问问陈静薇的,你这边,也保重,计蒙的事情,俺觉得你还是可以多相信他一些……”

    说着,蒲松龄就打算撤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莫小川的脸上突然扬起了一抹和煦的微笑。

    “蒲先生,今天谢谢您。”

    蒲松龄一愣,仿佛从莫小川的身上,看到了某位故友的影子,他愣了愣道:“啊,应该的,都是自己人嘛,那俺这就走了。”

    莫小川站起身来,开口道:“蒲先生,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想请教您。”

    “呃,你说说看。”

    莫小川笑着道:“我想知道,老家伙还活着吗?”

    莫小川没有问老家伙在哪里,因为如果老家伙想要让自己知道的话,他就不会藏到今天,所以莫小川只问了生死。

    听到是这个问题,蒲松龄倒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只是有些意外,莫小川竟然这么快就从陈静薇的情绪中抽离了出来。

    不得不承认,莫景山教给莫小川的东西很少。

    但同时,也很多。

    蒲松龄不知道这对于山海一脉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但至少从现在看来,他对于莫小川这位新晋裁决使还是比较满意的。

    所以下一刻,蒲松龄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

    “还活着。”

    “那就好。”莫小川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些,也更真诚了些。

    蒲松龄微微颔首,身影突然消失不见,就像他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一夜,他跟莫小川说了很多东西,有些需要莫小川用时间去消化,有些,则希望莫小川能加以利用。

    当蒲松龄离开的时候,时间刚过十二点,阿龙也正好回到了酒吧中。

    “少主,刚才……”

    莫小川摇摇头,止住了阿龙的话头,转而道:“有一件事,我想让你马上去办,我要知道,陈静薇父母是否还在山城。”

    阿龙连片刻的犹豫都没有,直接开口道:“是。”

    随后,莫小川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汪科长的电话。

    “喂?老汪吗?关于吴进荣的行踪,咱们的王半仙算出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