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跟我扯鬼呢!
    莫小川觉得电视上都是骗人的。

    如果身前这个看起来腼腆羞涩的男人真的是蒲松龄的话,那么,自己这就算是正儿八经的见鬼了……

    但莫小川却并没有感到什么阴森恐怖,也没有觉得毛骨悚然,他甚至都没有感到有一丁点儿的阴寒。

    相反,此时的莫小川看着蒲松龄,竟觉得有种莫名的亲切。

    是的,就是亲切。

    好似对方其实是他一位许久未见的老友,又仿若是一位走街串门儿的亲戚。

    莫小川没有看过《聊斋志异》,至少小说和电视剧都没看过,嗯,这么说好像也不太精确,因为好像在上初中的时候,有一篇名为《狼三则》的课文,讲述了一个屠夫杀狼的故事,就是节选自《聊斋志异》,莫小川倒是对此印象深刻。

    毕竟在《狼三则》的最后,写着所有学生都深恶痛绝的四个大字:必背课文。

    但不管怎么说,在华夏大地上,哪怕是再怎么没念过书的人,都一定听说过《聊斋志异》的大名。

    且不说这本小说集的教育意义有多深,艺术成就有多高,历史上又有多少伟人给予其高度评价,单从流传的广度和时间跨度来看,就绝对是名著级别的!

    要搁在现在,蒲松龄就是妥妥的殿堂级作家好吗!

    当然,这只是针对于普通人而言的。

    如果莫小川没有记错的话,曾几何时,阿龙就非常明确地告诉过他,蒲松龄,其实是一位山海裁决使!

    而且是最后一位,同时手握山令与海令的裁决使!

    《聊斋志异》其实就是蒲松龄的一本工作笔记!

    谁能想到,今时今日,莫小川竟然真的见到了蒲松龄本尊!

    这说出去恐怕连鬼都不会信吧!

    所以莫小川问了一个非常严格的问题:“您……怎么证明?”

    话音落下,蒲松龄的目色也变得有些纠结了起来,犹豫着道:“或许,小倩可以证明?”

    莫小川当时就震惊了啊。

    小倩?

    聂小倩?

    这可是《聊斋志异》中最著名的女鬼了啊!

    您还真能把她给召唤出来?

    只不过,这里面似乎又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

    莫小川又没见过聂小倩,他怎么知道,聂小倩就是聂小倩呢?

    嗯,好像陷入一个死循环了啊……

    当然,对于莫小川来说,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见到聂小倩了啊!

    所以下一刻,莫小川便连连道:“可以啊可以啊,您把她叫出来我见见?”

    闻言,蒲松龄顿时尴尬地挠了挠头:“可是俺也不知道小倩她现在在哪儿啊……”

    话音落下,莫小川差点儿就摔杯子了好吗!

    哪怕他手里面并没有杯子。

    可这是一个态度!

    意思就是,您玩儿我呢吧!

    “我就知道你是假的!别以为我没看过倩女幽魂,聂小倩最后明明死了!你这就叫死无对证!”

    蒲松龄又挠了挠头,犹豫着道:“首先,对于一只女鬼来说,死这个字是不太恰当的,其次,你肯定是没看过俺写的原著,小倩最后可是跟采臣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俩人还没羞没臊地生了一个儿子。”

    呃,这就有些尴尬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无知,莫小川又赶紧说道:“就算她当时还活着,现在都过去多少年了,早就尘归尘,土归土了,你叫我去哪儿见她去!”

    闻言,蒲松龄只能无奈地摊了摊手:“小倩她……是鬼啊……”

    世上最怕什么?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莫小川第一次觉得原来跟鬼聊天儿是一件如此困难的事情。

    毕竟他之前也没有跟鬼聊过。

    所以接下来,莫小川决定不再跟对方扯犊子了,而是直接拿出了山海裁决令。

    “这是什么?”

    “山令啊。”

    “海令呢?”

    “不是被你们给弄丢了么?”

    这话莫小川可就不爱听了,啥叫被我们给弄丢了啊,这跟我有个蛋关系啊!

    您这属于碰瓷儿啊!

    “我知道丢了,我的意思是,您知道在哪儿不?”

    “呃,反正不在俺这儿。”

    莫小川认真地觉得,这天儿聊不下去了。

    不过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一番对答下来,倒是让莫小川有些相信了蒲松龄的身份。

    所以他转而问了一个比较私密的问题。

    “好吧,那冒昧地问一句,您现在,呃,那个,我的意思是,您的状态是……?”

    对此,蒲松龄倒是大度地摆了摆手:“按照你的理解,就是鬼。”

    莫小川眨巴了眨巴眼睛,再道:“那您今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是为了……?”

    然而,接下来蒲松龄的这个回答却是有些出人意料了。

    “不是俺今天突然来的,只是你以前看不见俺而已,事实上,俺都来了好几天了,主要是老李让俺来给你送个药方,说你可能用得上,俺这儿正想办法给你托梦呢,结果没想到你的潜意识戒备太强,俺一直没找到机会,倒是没想到,犼给你送了这份大礼。”

    莫小川愣住了。

    因为蒲松龄这番话的信息量有点儿大啊。

    意思是犼的神血还给自己开了天眼,呃,不,是鬼眼了呗?

    原来托梦都是真的啊!

    另外……

    “药方?老李?那是……”

    蒲松龄腼腆地笑了笑:“那也是咱们山海一脉的大前辈了,李时珍,你应该听说过吧?”

    莫小川觉得今天自己的三观已经被刷新够了。

    几乎不亚于自己刚开始发现阿龙是条应龙的时候啊!

    蒲松龄居然也显灵了啊!

    李时珍都成裁决使了啊!

    你跟我扯鬼呢吧!

    但看着蒲松龄那一脸郑重其事的样子,莫小川真是什么吐槽的心都碎得稀巴烂了。

    “所以,《本草纲目》是……”

    蒲松龄第三次挠了挠头,疑道:“那是老李对草本类精怪的一次人口大普查啊,你不知道吗?”

    闻言,莫小川当即一抱拳:“是在下输了。”

    他决定就此打住这个问题,否则总感觉很多历史名人的棺材板儿就都压不住了啊!

    搞什么啊!

    所以说想要成为裁决使,首先得成为一名合格的作家是吗?

    蒲松龄的工作笔记是《聊斋志异》。

    李时珍的精怪人口普查报告是《本草纲目》。

    那我特么是不是得写本叫做《清水街那些事》的小说啊!

    但莫小川这边还没说话呢,就听到蒲松龄接着道:“说到这个,你赶紧拿过纸笔来记一记,老李说了,这张方子对素素的病应该有奇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