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左眼见到鬼?
    等莫小川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阿龙和陆先生守在他身边,目色都有些冷峻。

    “我这是……怎么了?”

    莫小川伸手按着脑袋,觉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闻言,阿龙赶紧走了过来,沉声道:“少主,您醒了。”

    一旁的陆先生则解释道:“大人您应该是吸收了犼的心血,还好您体质特殊,否则此时恐怕已经尸化了。”

    莫小川被吓了一跳,连声道:“尸化?”

    陆先生点点头:“您听说过将臣吗?便是被犼的心血浊了魂魄,异变成了僵尸王。”

    此言一出,莫小川顿时感到了一阵后怕,随后又赶紧问道:“有办法把那什么心血给弄出来吗?那玩意儿不会就这么一直潜伏在我身体里面,找机会夺舍什么的吧!”

    陆先生暗叹道:“暂时没有办法,除非犼亲自出手……”

    “那不是完蛋了吗!”莫小川急了,他可不想哪天突然变成僵尸啊!

    要不然岂不白瞎了这么一张英俊潇洒的脸了吗!

    好在阿龙立刻安慰道:“少主不必担心,您是山海裁决使,体质特殊,理论上是不会受邪祟所侵的,哪怕是犼的心血,也不会对您造成太大的伤害。”

    闻言,莫小川心中稍安,虽然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一事实,但现在看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他心中沉了一口气,瞟了一眼酒吧角落处的阴影,问道:“花花现在怎么样了?”

    “受了些惊吓,精神状态不太好,刚才喝了安神茶,已经又睡过去了,现在蒲牢在照顾她。”

    莫小川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其他人呢?”

    陆先生摇摇头道:“李老板和新来的那个老污伤得有些重,另外陈掌柜这次是真的伤筋动骨了,估计短时间内好不了,得养很长一段时间的伤,剩下的人这次算是全身而退了,现在正在忙着打扫战场。”

    闻言,莫小川不禁怒火中起,沉声道:“那犼为什么会突然来找麻烦?”

    阿龙寒声道:“具体的不清楚,但肯定跟莫老板有关,我怀疑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不排除是危的可能性!”

    阿龙口中的莫老板,当然不是指的莫小川。

    而是莫小川的师父,老家伙,莫景山。

    对此,莫小川表示赞同,因为他成为山海裁决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偏偏在今天,杨天笑来清水街找茬?

    会不会太巧了?

    因为如果按照原定的计划,此时的莫小川其实应该在京城。

    他和计蒙的对局还没有分出胜负。

    只是因为莫小川突然决定反客为主,把主战场放到山城,所以才让一处的人安排专机把他给送了回来。

    如果今天莫小川不在,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

    花花会怎么样?

    莫小川简直不敢去想象。

    所以,如果有人知道莫小川不在山城,故意撺掇杨天笑来清水街踩场,那么这场遭遇战就很能理解了。

    莫小川一箭伤了杨天笑,再一箭逼退了这位强神,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战功显赫了,但莫小川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他突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多了很多敌人。

    危就不说了。

    计蒙跟他的事儿还没完。

    怎么现在又惹来了一只犼?

    更重要的是,这场战斗来得实在太过莫名其妙,到现在莫小川都还不知道对方来踩场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而整条清水街已经可谓是损失惨重!

    唯一值得欣慰的,恐怕就是没有一位老板因此而丧生了。

    花花也安然无恙。

    不过换一个角度来说,此番莫小川也并非全无收获。

    比如杨天笑祭出的那把剑,连带着剑匣,现在都已经落在了莫小川的手中。

    至于定海针,人家陈掌柜为了救花花差点儿把命都给搭进去了,莫小川也不好意思把这东西给黑下来,打算之后去看望陈掌柜的时候再还给他。

    除此之外,还有犼的一滴心血,虽然到现在莫小川也不觉得这玩意儿对自己是无害的,但不管再怎么说,那也毕竟是一滴神血啊!

    当然,收获还是其次的,关键还是得搞清楚杨天笑与老家伙的恩怨到底是什么,此番突袭清水街的理由又是什么。

    不然莫名其妙被人家给按在地上揍了一顿,最后连个原因都不知道,这特么也太憋屈了。

    好在虽然杨天笑退走了,但有一个人,却没能走得了。

    就是那个黑脸姑娘。

    现在对方还在貔貅的手上,据说老污伤还没好完,已经自告奋勇想去审问对方了。

    不过貔貅没松口,说是这事儿得经过莫小川的同意。

    说到这个,莫小川倒是经过这一战,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老污的清白。

    虽然老污是刚来清水街不久的新人,而且来自莫小川抱有疑虑的金陵,但此番作战,这大土豆还是很拼命的,甚至被断了一只胳膊,虽然对于他这种精怪来说,断掉的胳膊慢慢养一养,还是有可能长出来的,但你不能否认人家的付出吧?

    所以现在莫小川对老污也算是暂时放心了。

    见莫小川这边没什么大碍,陆先生便直接告辞了,现在整条清水街都被毁了个七七八八,他还得忙着去搞重建工作。

    而阿龙则告诉莫小川,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面,苟大和苟二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

    不过是个坏消息。

    吴进荣跑了。

    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因为追踪吴进荣的可不止是苟大和苟二,后面莫小川把衣亦和秦未央也调过去了,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是怎么摆脱这四位大妖的追捕的?

    个中细节阿龙没有问,而现在的莫小川也暂时没工夫去管这件事。

    “老汪那边有找过我吗?”

    “有,现在李壮壮和素素都在警局,人质算是全部救出了,所以明天警方打算正式发布对吴进荣的通缉令,另外说是合川那边的调查结果也已经出来了。”

    莫小川点点头,伸手揉了揉眉心,好像还是有些头疼。

    “阿龙,你先去帮我去慰问一下陈掌柜,另外还有皮老板那边,让他移交一下俘虏。”

    “好。”

    说完,阿龙便走出了酒吧,于是场中就只剩下莫小川一个人了。

    他一脸蛋疼地转过头,又一次把目光落在了酒吧角落处的阴影中,举起了手中的凤羽。

    “好了,现在就剩咱俩,连阿龙和陆先生都无法发现你的存在,所以,你别告诉我,你他妈真的是只鬼!”

    话音落下,在莫小川的左眼中,一道人影缓缓从阴影中飘了出来,是的,就是飘。

    对方身上穿着一套古色古香的长衫,头发有些蓬乱,却并不像莫小川想象中鬼应有的骇人模样。

    相反,那只鬼的脸上还带着一些羞涩的笑容,对着莫小川连连作揖。

    “你好,你好,俺是蒲松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