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神血
    莫小川是什么时候回到清水街的?

    没有人知道。

    他比阿龙晚出发了二十分钟,但他的速度却比阿龙快很多。

    因为他找李浩田要了山城市五分钟的领空。

    阿龙是山海一脉实力斐然的神级大妖,但他的力量被封印了近乎九成,在国家级的监控下,在不经报备,不经允许的情况下,他只能从南西大学开车回南山。

    否则防空导弹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也正因为如此,阿龙虽然早在杨天笑现身之前就感应到了这位魔都审判长的存在,但等阿龙赶回清水街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而莫小川则利用李浩田的关系,消弭了这二十分钟的时间差!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李浩田虽然在mss中的职务只是一位处长,但其手握的能量和影响力却绝不容小觑!

    那可是一座直辖市的领空!

    哪怕只有五分钟,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要来的!

    而莫小川一到清水街,就看到了两边店铺残垣断壁,各位老板狼狈不堪的场景。

    莫小川不知道敌人是谁,也不知道对方祭出的那把飞剑是什么来头,但他的做事方式却更加直接。

    连陈掌柜和阿龙联手都挡不住那把剑,莫小川不认为加上自己就能挡得住。

    所以他把直接目标锁定在了杨天笑的身上。

    并干脆利落地发动了自己最强大的一击。

    自莫小川成为山海裁决使以来,他最恐怖的杀敌手段是什么?

    不是凤火,也不是蛊惑之力,甚至不是钦原和土蝼的绝招。

    而是他当初在洞天福地中的那一箭!

    那一箭,直接宣告了荒川之主的死亡。

    而现在,莫小川将同样的一箭射向了杨天笑。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莫小川的这一箭因为没有像当初那般大半个洞天福地的山海意加持,所以威力稍弱。

    但这是对于莫小川而言的。

    对于杨天笑而言,这一箭给他所带来的威胁甚至不亚于当初女娲和伏羲联手封印他之时!

    因为箭不是普通的箭,而是定海针!

    这一箭,他挡不住。

    但杨天笑不是荒川之主那种咸鱼杂神,哪怕留给他的反应时间只有十分之一秒,他也仍旧做出了最正确的应对。

    下一刻,杨天笑手中的骨杖幻化为了一片尸山血海,拦在了他的身前。

    浓稠而腥臭的血浆汹涌澎湃,试图减缓定海针的速度。

    无数**的骷髅手臂从中伸出,希望能抓住箭身,并将其拖入无尽深渊。

    可杨天笑忘记了一件事情。

    这里是清水街。

    莫小川不是在一个人孤身战斗。

    因此就在血海汹涌的同一时间,漫天沙尘再起,不过顷刻间就将血海堙没,息壤本来就是治水之神土,血液,当然也是水的一种!

    紧接着,一片金光如旭日东升,洒在了那一具具狰狞恐怖的尸骸上,将其瞬息融化,化作一粒粒金色的细沙,腐落地面。

    这是貔貅的绝技,名曰:金玉满堂!

    一道音波狂浪后发先至,附着在定海针之上,使其速度更快了三分,在眨眼间就来到了杨天笑身前半尺!

    杀意,正浓。

    杨天笑身上的那件黑色长袍无风而动,他手中的剑匣颓然落地,一滴鲜血在空中轻轻飘荡,正好落在了匣中,猩红滚烫。

    定海针穿过重新凝聚成型的骨杖,将其从中击断,再穿过那座棺材模样的马车,使落日的余晖能够透入其中,最后,停在了身形爆退而去的杨天笑胸前。

    那里,正有一朵曼珠沙华开及盛时。

    莫小川的这一箭,没有能够射杀杨天笑,却让这位神级大妖受了伤,见了血!

    当然,更重要的是,便在这同一时刻,杨天笑所祭出的斩龙剑也轰然落地,发出了一声不甘的闷响,仿佛就此变成了无主之物。

    陈掌柜鲜血淋漓地倒在地上,面色铁青,呼吸紊乱,但他仍旧没有忘记默念法诀,在瞬息间将定海针收回!

    定海针一击之下未尽其功,但莫小川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下一刻,从空中倒飞而回的定海针再次落到了莫小川的手中,他没有半点犹豫,立刻将定海针搭在了落日弓的弓弦上,第二次,瞄准了杨天笑!

    不同的是,这一次,莫小川没有立刻开弓射击。

    “念在家师劝谏,我今日不杀你,滚吧!”

    这一句话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杨天笑单手捂着胸口,目色幽深,片刻之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好!不愧是山海裁决使!本座今日算是领教了!咱们,来日方长!”

    言罢,杨天笑身形一闪,抬手抓住了棺材的一角,紧接着,一直不曾有任何动作的马身人面神长嘶一声,脚面一踏,带着身后的棺材和杨天笑顷刻消失,再不见踪影。

    杨天笑这边一走,陆先生就一把搀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莫小川,沉声道:“大人怎么样了?”

    莫小川没有回答,转而问道:“那货真的走了吗?”

    阿龙抱着鲜血淋漓的陈掌柜走出来,点点头:“走了。”

    于是莫小川问了第二个问题:“花花呢?”

    他转头看向酒吧里面,发现花花已经昏睡在了沙发上。

    “没受伤,我让她先睡了。”依旧是阿龙在回答。

    莫小川这才彻底放下心来,随后脚下一软,单膝跪倒在地。

    老朱凑到近前,疑声道:“莫上师离开前,还跟小川儿你交代了他跟犼的恩怨?”

    莫小川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交代个屁,我特么但凡能射出第二箭,今天这事儿肯定没完!”

    顿了顿,莫小川这才后知后觉地惊声道:“等会儿!你说刚才那货是犼?”

    肖豆捂着胳膊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忿忿地吐了颗豌豆出来,沉声道:“你们回来之前,我们已经跟他手底下的小僵尸玩儿了好几个回合了……”

    莫小川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独自一人向清水街街口走去。

    陆先生皱着眉道:“大人这是做什么?”

    莫小川走到街口,一把捡起之前杨天笑落在地上的剑匣,打开来看了看,随即骂骂咧咧地说道:“妈的,我还以为那家伙掉了什么好东西呢,搞了半天是个空盒子!”

    说着,莫小川扬着手中的剑匣对阿龙问道:“这玩意儿跟那把剑是配套的不?”

    话音未落,匣中的血珠突然淌了下来,正好滴落在莫小川的左眼。

    于是莫小川的眼前变成了一片鲜红。

    随后一道凄厉无比的尖叫声在他的脑中轰然炸开。

    莫小川身子一歪,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