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斩龙
    血色漫天。

    有龙吟声起。

    杨天笑站在清水街的街口,轻抬眼帘,看着半空中那道冷峻的人影,目色微沉。

    犼以龙为食,然,龙亦有等阶之分!

    如应龙这般强神,哪怕是杨天笑也不敢轻言必胜!

    反过来说,犼却是应龙的死敌!

    食我族人,便是不共戴天!

    若二者放手一战,必是天崩地裂之象,别说清水街,恐怕连山城也保不住!

    哪怕现如今的杨天笑只是一缕残魂。

    哪怕此刻的阿龙被封印了九成的力量。

    所以阿龙没有立刻出手。

    而杨天笑也似乎有些忌惮于今日之局面,毕竟除了空中那条应龙之外,他还有别的敌人。

    什么土豆精、豌豆精、企鹅精之类的他可以不在乎。

    但他必须在乎开明兽!

    另外还有那只蒲牢和貔貅,若是一着不慎,恐怕这两人便是压倒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

    在来之前,阿龙对莫小川说,只要他回了清水街,哪怕不敌,也不会输。

    便是此理。

    不过一念之间,杨天笑已心生退意,但他却不打算就这么退去。

    他没有把握能战胜应龙、开明兽,再加蒲牢与貔貅的组合。

    但同理,对方想要留下他,也不可能。

    所以在离开之前,杨天笑决定要给这座裁决事务所留下点儿印记。

    他今日前来,为的就是给新晋裁决使一个震慑,再顺便收点儿莫景山触怒自己的利息,但可惜的是,对方并不在清水街。

    不过没关系,从刚才双方的这番交手来看,不管是清水街的众妖,还是那个什么莫小川,都很在乎一个人。

    如果她死了,这位山海裁决使会不会发疯呢?

    会不会疯到来魔都找自己寻仇呢?

    应龙出不了山城,这一点杨天笑早就知道,所以只要莫小川敢孤身前往魔都,他就再也回不来了。

    念及于此,杨天笑不禁面若春风,甚至连身上的死气都好似被吹散了一些。

    然后他轻轻招了招手,立刻从那棺材形状的马车中飞出了一个匣子。

    匣长三尺,宽七寸,通体漆黑,透不出半点光亮。

    这件东西,原本是杨天笑为应龙准备的,但现在看来,却是暂时用不上了。

    有些遗憾。

    不过说到底,杨天笑想要杀的也并不是应龙,只要能够物尽其用,便是好的。

    所以在下一刻,杨天笑打开了木匣。

    “去!”

    顷刻间,便有一道寒光从匣中激射而出,轰然刺入了杨天笑面前的土墙中!

    这土墙看似并不结实,厚度也不足三寸,却是陈掌柜用息壤所铸!

    是的,就是当年大禹的父亲从天帝那里偷来,试图用以治水的息壤!

    此神土一旦落地,便可生生不息,永不断绝!

    陈掌柜想用此神土挡住杨天笑,却不曾想,率先袭来的,却是一把剑。

    没错,杨天笑从匣中取出的,是一把剑。

    剑入息壤,断一沙,便再续三尘,虽一往无前,却永远有一段不足三寸的土墙隔在其身前!

    看到这一幕,陈掌柜心下稍安,在他看来,天下间能够击破息壤的东西屈指可数,杨天笑此举必然无功而返。

    但他却忘了,之前杨天笑跟他说过的一句话。

    杨天笑说,这息壤,拦得住滔天洪水,却拦不住他。

    剑是好剑,想要刺破息壤也的确有些困难。

    但杨天笑还说,东西的好坏,取决于使用它的人,陈掌柜手中的神器不止这一粒息壤,但他不会用,所以无法发挥其百分之百的威能。

    可这把剑,杨天笑会用。

    所以下一刻,杨天笑轻轻伸手将胸前的曼珠沙华摘下一丝花蕊,将其飘散在空中。

    冥冥之中,仿佛有万千低语吟诵,有无数信徒暗自祈祷。

    于是有一只以白骨所化的手掌,握住了息壤中的剑。

    “嗤。”

    好似一粒星火点燃了草垛,又像是一把快刀划开了宣纸。

    剑锋之所及,前方的息壤尽皆被斩灭,了无生机。

    一颗金珠来到近前,被从中劈断。

    一道音浪拍打在剑身上,被反震开来。

    最后,一片郁金香的花瓣缓缓飘落,试图将剑尖染成金黄,却被握剑的手掌抢先一步拍碎。

    骨掌也随之烟消云散,但长剑却义无反顾来到了山海酒吧的大门前。

    齐老板奋力地挥舞着寒风,试图阻挡剑势,却被轻而易举刺破了霜雪,再进一步,就能穿过齐老板的心脏。

    便在此时,阿龙掠空而至,一把将齐老板撞开,伸手握住了剑锋。

    然,剑势仍旧不减,竟狠厉地在阿龙的掌心中划出了一道恐怖的血痕,使得阿龙瞳孔微缩,面色顷刻颓然。

    这把剑本来就是为他所准备的。

    因为剑名:斩龙。

    阿龙挡不住这一剑,却奋力拖延了瞬息之机,于是在最后的最后,有一片厚重的龟甲护在了花花的身前。

    陈掌柜最强的,不是息壤,也不是他手中的那根烧火棍,而是他自己!

    “铛!”

    金石之音在山海酒吧中激荡而起,恐怖的音浪直接将四周的桌椅震为粉尘,一丝裂纹自陈掌柜的龟甲上蔓延看来,带着猩红的血丝。

    陈掌柜一脸慈爱地着看着花花,却还是没有能够忍得住胸口的震荡,猛地张开嘴吐出了一口鲜红。

    剑势受阻,却并未停滞,而在继续向前!

    阿龙伸手抓住剑柄,手臂剧烈颤抖,烈焰灼浪将他的手掌烫得鲜血淋漓,但他却不敢松手。

    因为一松手,陈掌柜就要死。

    花花也要死。

    便在此时,陈掌柜手边的烧火棍被一个人接了过去,他身形一跃,将吧台后面的那张长弓取下,一步跨到了酒吧门口。

    弓如满月,箭泛黑芒。

    这把箭仍旧不是后羿所用的素矰。

    但威力肯定比他在洞天福地中所用的那把枪要强。

    因为这是大禹治水时所留下的定海针!

    落日弓,定海针,出箭便要饮神血!

    杨天笑看到了酒吧门口的那个少年,自然也看到了对方手中的神弓与神箭,于是他的眼中第一次浮出了惊骇之色。

    下一刻,对方根本连半句废话都没有,直接松开了手中的弓弦。

    “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