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众志成城护花花!
    差不多一个月之前,当秦未央踏临清水街的时候,诸位老板的反应也差不多是这样的。

    但陈掌柜、侯老板,以及老朱,直到最后都没有冒头。

    除开胆小怕事的原因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在于,他们知道即便自己不出手,也不会生出什么大乱子。

    因为有陆先生在。

    有阿龙在。

    但今天不一样了。

    杨天笑如果认真想要踏平这条街,恐怕就连陆先生也拦不住。

    更关键的是,现如今在花花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莫小川不在。

    阿龙也不在。

    还是那句话,你想要踏平清水街,可以,但如果你想要抢花花……

    管你特么的是谁,就算今天女娲和伏羲来了,也不行!

    或许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个问题。

    莫小川在清水街上生活了十八年,但在老家伙离开之前,他是从来没有管理过酒吧的生意的。

    与清水街上的各位老板更是交集甚少。

    老朱是唯一一个与莫小川关系不错的,因为莫小川经常去他的店里面吃饭。

    除此之外,莫小川其实连其他老板的全名都叫不出来。

    若非如此,在老家伙走之前,也不会带着他挨家挨户地去托孤。

    但花花不一样。

    小丫头在山海酒吧已经干了五年了,从初中开始便来了清水街,或许是因为她那副柔柔弱弱的模样颇能激起大伙儿的保护欲,也或许是因为她的心地善良,总之,很快就得到了清水街一众老板的宠爱。

    蒲老板在黑二哥那件事之前,甚至都不认识莫小川,毕竟他不是山海一脉的人,所以哪怕老家伙事先带着莫小川去打过招呼,蒲老板转头也就给忘了。

    但他认识花花。

    所以在抓捕蛊雕的那天晚上,蒲老板才会自告奋勇去花花家楼下保护她。

    莫小川与他的歌友关系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蒲老板本身就担心花花会有危险。

    同样的情况,放在其他任何一位老板的身上,都是如此。

    花花不仅知道酒吧的灯泡坏了该找谁来修,酒瓶空了找谁来收,下水道堵了找谁来通。

    她还知道余逆的零食店里什么最好吃,知道齐老板的宾馆今天生意好不好,知道陈掌柜最爱喝什么茶,知道蒲老板最擅长唱什么歌,知道李老板店里面的哪款衣服买的最好……

    豆豆奶茶店研发新品的时候,花花负责做出第一个评价。

    老朱的饭馆儿生意不好的时候,花花会带着她的同学们来聚餐。

    花花去红雨竹网吧上网从来不要钱。

    大福金店的皮老板一直说等花花出嫁的时候,会给她准备好金项链、金镯子……

    因为他们都是花花的娘家人。

    所以当黑脸姑娘把目标转向花花,或者说当各位老板知道杨天笑真正要抓的是花花的这一刻,剩下的三位老板同时出手了。

    老朱的菜刀挡了黑脸姑娘一瞬,侯老板便突然从身后甩出了一条长尾,死死地缠在了黑脸姑娘的腰间。

    黑脸姑娘手起刀落,想要斩断这根尾巴,却被迫再一次回手护在了自己身前。

    因为老朱和侯老板所争取到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足够让一片郁金香的花瓣在黑脸姑娘眼前绽放。

    花瓣看似轻柔,却仿佛携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杀气,不过一瞬之间,就将黑脸姑娘的双臂染成了金色,一阵彻骨的凄寒透过她的双臂,直刺心间!

    黑脸姑娘不敢怠慢,眼中第一次闪过一丝凝重,身形向后爆退而去,却还是稍微晚了一些。

    待她重新落地之时,双臂已经彻底被雕刻成了金像,牢牢地锁在了身前,仿佛永恒。

    手还在,但已经不属于她了。

    同一时间,在清水街的街口处,还有一道形单影只的身影,站在了杨天笑的面前,嘴角噙着苦笑,却半步不退。

    陈掌柜!

    杨天笑没有去关心自己的侍从怎么样了,而是在看着陈掌柜,因为这是他今天看到的第一个熟人。

    “原来你这只老乌龟还活着啊!”

    杨天笑的脸上扬着微笑,但声音却听不出喜悲。

    陈掌柜脸上的褶皱仿佛都快被拧到一起了,闻言,只是摇摇头道:“今天裁决使大人不在,您又何必为难这些小辈呢?”

    杨天笑轻轻耸了耸肩膀,笑道:“他不在,我可以等着他来,或者,让他去见我。”

    说着,杨天笑漫不经心地把目色落在了山海酒吧之内,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落在了花花的身上。

    “这个丫头还挺有意思的。”

    闻言,陈掌柜暗暗挪了挪脚步,恰到好处地挡住了杨天笑的视线,苦笑着道:“我不能让您带走她。”

    “值得吗?”

    “可能值得,可能不值得,但总要试试才知道。”

    言罢,陈掌柜慢条斯理地从指间搓出了几粒沙尘,呼吸骤沉。

    杨天笑认出了那是什么东西,也不禁目露惊讶:“你竟然藏着此物!”

    但很快,他又笑了:“不过这东西拦水可以,拦我,还不够。”

    于是陈掌柜又拿出了第二件东西。

    看起来像是一支烧火棍。

    可这一次,杨天笑却直接摇了摇头:“东西是好东西,但你不会用,又何堪一战?”

    “我知道。”陈掌柜终于后退了半步,却悠悠一笑:“所以我说了,我想试试。”

    话音落下,场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无比肃杀起来,杨天笑这才移开了目光,看到黑脸姑娘正被貔貅困在了一颗金珠中,脱困不出,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看来你是要逼我出手了。”

    陈掌柜摇摇头:“不,是您逼我们出手的。”

    话音落下,杨天笑胸前的那朵曼珠沙华再次飘了起来,使得整条清水街的上空都变成了猩红色,仿佛有尸山血海在暗暗发酵。

    陈掌柜手中的一粒细沙坠落凡尘,在顷刻间就填平了那道宛如天渊般的沟壑,随后在杨天笑的身前垒出了一道看似儿戏一般的土墙,将这位僵尸之祖隔绝在了清水街之外。

    老污刚刚神色萎靡地从地上爬起来,就被肖豆一把拉到了后面,与余逆、齐老板等人一起,死守在山海酒吧的门口。

    陆先生、蒲老板、皮老板三人同时赶到了陈掌柜的身边,目光灼灼地盯着那座土墙,随时准备拼死一搏。

    大战一触即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震天铄地的龙吟声在九天之上轰然而起。

    阿龙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