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动植物大战僵尸
    土豆精作为肉盾拦在前排,后排豌豆射手尽情输出,多么经典的僵尸作战阵型!

    也就是树妖姥姥不在清水街,要不然点个火,那输出还不得爆炸!

    感觉再来个倭瓜精什么的就完美了啊!

    然而,这里毕竟是清水街,而不是在游戏里面,所以老污不可能永远挡在最前面,不然要是被一群僵尸啃没了,那可就是真的死了!

    好在拥有远程打击技能的并不止肖豆一个人,他的出手更像是一个发动反击的信号,紧接着,齐老板也动了。

    只见齐老板双手一挥,立刻有片片寒风至,吹拂到那些刚刚爬出地面的僵尸身上,立刻使其步伐变得无比蹒跚,近乎停滞!

    这可了不得了啊!

    冰冻西瓜是你吗冰冻西瓜!

    紧随其后,身为仙人掌兽的李老板也从手中激射出了一道道寒光,就像是那传说中的暴雨梨花针,例无虚发地扎在了僵尸的脑袋上,钻出一个个恐怖的血洞,看得人触目惊心。

    于是一个又一个被冻成了孙子的僵尸前赴后继地栽倒在地,化为一摊又一摊的尸水,腥臭难闻。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倒在老污面前的僵尸已经超过了三十只!

    但仍旧不断有新的僵尸从那地缝中钻出来,好似怎么杀也杀不绝!

    肖豆的一对腮帮子都给吐酸了,一张脸涨得通红,不得已停下来揉了揉下巴,恨恨地道:“妈的!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但事实上,直到此刻,杨天笑连一成的实力都没拿出来,纯粹是因为刚才老污骂了他一句,所以他才决定随便跟对方玩玩儿。

    却不曾想,都过了这么大半天了,这群僵尸除了在老污身上留下一排排牙印儿之外,竟然都没能让对方伤筋动骨!

    这下子老爷子可就真生气了,而且是很难被哄好的那种。

    于是下一刻,杨天笑再次将手中的骨杖在地上一顿,沉声道:“卟!”

    话音落下,那些原本看起来痴痴傻傻的僵尸群立刻变得疯狂了起来,就连齐老板的冰封效果也变得收效甚微,再冷的风,也挡不住一颗想要吃脑子的心呐!

    老污有脑子吗?

    这个不好说,打开他的天灵盖儿,也许只有一坨土豆泥。

    但即便如此,老污也不可能就这样献上自己的大脑门儿啊,他得反抗啊!

    所以老污直接放开了嗓门儿,嘶声力竭地大喊道:“老表!要死人了啊!”

    这句话刚一出口,就至少有五六只僵尸咬在了老污的身上,有的已经直接从他胳膊上撕下了一大块肉……呃,一大块土豆片,把老污咬得泪如泉涌。

    就在这关键时刻,余逆妹子终于出手了。

    只见她突然张开口,吐出了一串串看起来美轮美奂的泡泡,泡泡在齐老板的寒风下急速飘到了老污身边,然后非常有灵性地笼罩在了势头最猛的那几只僵尸的脑袋上。

    紧接着,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

    那些被泡泡罩住的僵尸就此停下了对老污的撕咬,竟忽的调转獠牙,朝旁边的其他僵尸扑了上去!

    一时间,僵尸群彻底变得混乱了起来,而余逆妹子的泡泡还在继续飘荡,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面,便将绝大部分僵尸完全策反,场中形势顷刻逆转!

    再十分钟之后,那些被泡泡笼罩的僵尸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势,不但把其他僵尸撕成了粉碎,而且还严守在了地缝前,根本不让新的僵尸爬出来!

    看到这一幕的杨天笑不怒反喜,就像是找到了新玩具的小孩儿,眼中泛着灼灼精光。

    “把她给我抓来,我要炼成尸傀。”

    杨天笑的身边只有一个黑脸姑娘,所以他的这番话当然是对着她说的。

    黑脸姑娘没有回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身形一跃,跨过身前那道沟壑,脚尖在其中一只僵尸的头顶一点,便向着余逆急掠而去!

    “小妞儿哪儿走!”老污此时没有了僵尸群的纠缠,立刻腾出手来,手臂一伸,就朝黑脸姑娘的脚踝抓去。

    而对方却看也没看他一眼,只是轻轻抬手一挥,于是老污的手臂从中被劈成了两截,轰然坠地。

    “啊!”

    老污惨叫一声,被余劲直接砸趴在地。

    见状,李老板的飞针与肖豆的子弹豌豆立刻铺天盖地向黑脸姑娘而去,但后者却如穿花蝴蝶一般,竟单凭身法,就完美避开了所有的攻击,随后再次手刀一扬,直接把李老板和肖豆轰到了道路两侧!

    齐老板反应极快,一看这阵势,干脆一把拉住余逆,脚下结成片片冰石,飞快地向后滑去。

    与此同时,蒲老板终于站了出来。

    原本他与陆先生、貔貅两人是打算留到最后对付杨天笑的,但现在看来,如果他再不出手,余逆便有生死之危!

    “吼!”

    蒲老板没有唱歌,也没有什么废话,直接干脆利落地发出了震天一吼,两边店铺的玻璃顷刻被震碎,就连空气也荡开了层层肉眼可见的恐怖波纹,以横扫玉宇之势,瞬间来到了黑脸姑娘的身前!

    见状,黑脸姑娘面色不变,但却仍旧不得已采取了守势,不是去堵耳朵,而是将双臂交叉于胸前,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却同样激起了一层银色的清光!

    银光与蒲老板的音波攻击叠加在一起,并没有产生恐怖的轰鸣,反而两相堙灭,就像是从未诞生过一般。

    但黑脸姑娘受此一阻,却被迫顿住了身形,她没有继续向前去追,而是冷漠地转过头,看向旁边那块饱经风霜的招牌。

    山海酒吧。

    在里面,正有一个小丫头满目慌张地看着她。

    黑脸姑娘的举动立刻让蒲老板等人心下一沉,于是下一刻,齐老板突然放声大喝道:“有人要抢花花了!老不死的你还不出来吗!”

    话音未落,黑脸姑娘已经转身向山海酒吧而去。

    但她终究还是没能碰到花花一根手指头。

    因为永发当铺的门开了。

    吉利小卖部的卷帘门升了上去。

    有一把菜刀从火锅店内飞了出去,在空中打了个旋儿,正好拦在了黑脸姑娘的身前。

    对极个别的几位老板来说。

    动清水街可以。

    动花花,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