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半个小时前
    今天对于清水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们来说,并不是什么特殊的一天。

    甚至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街上有两家店铺关了门。

    山海酒吧。

    以及福利彩票店。

    伯鑫宾馆今天生意一般,齐老板还是像往常一样,趴在柜台前打瞌睡,或许是因为气候原因,每年一到了夏天,齐老板就忍不住的犯困,连大门儿都不愿意踏出半步。

    唱乐迪ktv还是老样子,一大早蒲老板就起来飙歌了,先是连着唱了十遍“向天再借五百年”,又唱了十遍“爱情买卖”,随后好像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猛地丢下了话筒,一溜烟儿地跑出了ktv的大门。

    途径吉利小卖部的时候,还顺了一瓶可乐润了润喉咙。

    侯老板铁青着一张脸,暗自在心中骂道:“死泥鳅!咱可也是裁决使请过饭的人!”

    对面零食店的余逆小姐姐看着这一幕,不禁捂着嘴偷笑了一声,把进店的几个肥宅看得一愣一愣的,整齐划一地咽了口唾沫。

    蒲老板的行色匆匆当然也被陆先生看在了眼中,不过陆先生却是知道其中缘由的,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便重新打理起自己的花儿来。

    倒是刚到清水街上来卖炸土豆的老污,突然一脸兴奋转过头来,对肖豆问道:“喂,老表,那就是你跟我说过的龙?”

    肖豆看着老污那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顿时目露鄙夷。

    “算是龙子吧,唱歌贼难听。”

    闻言,老污也是不禁遗憾地摇了摇头:“我还想着是个龙妹儿呢,没想到是个男的,可惜了可惜了,我这辈子还没上过龙呢!”

    肖豆翻了个大白眼:“就你那小身板儿,还不够人家塞牙缝儿的。”

    “嘿,话可不能这么说。”老污猥亵地一笑:“想当年在金陵的时候,我可是跟一头人熊……嘿嘿嘿,人熊你知道吧,那个头儿,快有两米高了吧,还不是被哥征服了?我跟你说,那滋味,啧啧……”

    肖豆顺口吐了一颗豌豆在地上,忿忿道:“也就是人家不吃素!”

    正说着呢,蒲老板那边已经来到了街口,陈掌柜缩着脑袋在里面张望着,小心翼翼地把手中刚刚收上来的好玩意儿藏进了保险柜中。

    但下一刻,陈掌柜脸上的褶皱就像是一朵秋时的野菊,缓缓盛开。

    因为他看到了一道瘦瘦小小的身影从店门口走过。

    “花花?你怎么来了?”蒲老板显得有些高兴,或许是因为一个人唱歌实在太孤单寂寞冷了。

    而花花则显得有些拘谨,柔柔笑道:“蒲大叔,你今天怎么没在ktv唱歌啊?”

    蒲老板一愣,随后打了个哈哈道:“噢,这不是看天儿挺好的么,出来散散步……”

    花花眨了眨眼睛,问道:“今天……小川儿在吗?”

    蒲老板挠了挠头道:“没呢,他和那个谁,就是你们酒吧调酒那个出门儿去了。”

    闻言,花花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失落:“那现在酒吧里面没人吗?”

    “我过来的时候看着是关着门儿的呢。”蒲老板实话实说。

    花花捏着衣角站在街口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迈着小心翼翼的步子,向清水街里面走去。

    蒲老板就跟在花花身边,却又好像一时间不知道该跟小姑娘说些什么。

    “蒲大叔你不是说要出去散散步吗?”小丫头扬着脸,满眼的疑惑。

    “啊……那个,这不是看着你来了么,在哪儿散不是散呐,我先送你回酒吧,这路上坏人多。”蒲老板一脸窘态,两只小爪子纠结地在身前缠啊缠的。

    花花开心地笑道:“谢谢蒲大叔。”

    一小一大两道身影,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着,仿佛成为了这街上唯一的景色。

    “花花来啦?喝奶茶不?”肖豆招呼道。

    花花赶紧摆摆手:“不啦,我,我就去酒吧看看。”

    “好嘞!”

    待花花走过,老污立刻满脸兴奋地对肖豆道:“诶,老表,这妞儿可以啊!你们认识?有联系方式没?介绍介绍啊……”

    然而,这一次,肖豆的目色却很冷。

    “我警告你,不要打她的主意,否则,咱们兄弟都没得做。”

    老污一愣,讪笑道:“嗨,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劲呢,我也就是问问……”

    肖豆沉声道:“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如果敢对花花伸手,别说是回金陵了,我保你走不出这条街。”

    闻言,老污不禁缩了缩脖子,连连道:“好好,我知道了。”

    花花继续向前走着,很快就听得阿迪耐邦威的全老板在店里面热情招呼道:“花花回来啦?哎呀,这么一段时间没见又长高了不少呢,什么时候来店里面挑件新衣服呗!”

    花花腼腆地笑了笑,点头道:“好,过两天一定来。”

    全老板点点头,这才乐呵呵地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花花?哎哟,可是有时间没看到你啦,是不是最近学习比较紧张啊?来侯叔叔这儿拿瓶儿水,今天天儿挺热的……”

    “花花妹妹!你怎么来了!我这店里最近又进了不少新的零食呢,待会儿给你拿两包尝尝!”

    花花笑着与余逆和侯老板一一打过招呼,终于来到了山海酒吧的大门前。

    小丫头迟疑着从口袋里拿出了钥匙,打开门进去,果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蒲老板在后面笑着道:“估计小川儿很快就回来了,要不咱们就在酒吧里面等一会儿?”

    花花顿时开心地点了点头:“好啊!”

    然后便打开了灯,轻车熟路地拿着抹布开始擦桌子。

    就像曾经无数个夜晚她所做过的那样。

    蒲老板站在花花身后,看着她忙前忙后的样子,有心想要帮忙,却不知道从哪里帮起,毕竟这些事情他也没干过啊,想了半天,这才去杂货间拿来扫帚,装模作样地扫起地来。

    “蒲大叔……”

    “嗨,没事儿,反正都是运动嘛,散步和扫地都差不多。”

    花花被逗乐了:“蒲大叔,你老实说,是不是想我了!”

    “嘿嘿……”蒲老板也是个直肠子:“那可不是咋的,这么久没见还真是怪想的,我跟你说啊,这整条街上面,我老蒲最喜欢的就是你了哈哈哈……”

    蒲老板所谓的喜欢,当然不是爱情的喜欢,而更像是一个长辈对小孙女儿的溺爱,所以花花欣然接受地笑了笑。

    “我就知道,还是蒲大叔最稀罕我了。”

    蒲老板顿时露出了一副骄傲的模样,正准备再说点儿什么,却突然瞪大了眼睛,手中的扫帚被他一不小心折成了两段。

    “花花,你就待在这里不要乱走,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好不好?”

    花花一愣:“蒲大叔……”

    “你先答应蒲大叔。”

    “好。”花花终究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但蒲老板并没有进一步解释,而是转身就走出了酒吧的大门,反手将门关牢,看着同时从千里香花店踱步而出的陆先生,目色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