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滋溜儿(月票两百加更!)
    当初在洞天福地中的时候,面对两名用忍术近身的岛国间谍,莫小川抓了其中一人一把,撞了另外一人一头,随后这两人即便用忍术遁去,也仍旧很快就死了。

    这神乎其神的一幕甚至把荒川之主和宸姑娘都看得一愣,却没有深究其中的缘由。

    事实上,当时莫小川所使用的,便是土蝼和钦原的能力!

    现如今莫小川如法炮制,也给了姑获鸟这么一下,他的本意,当然是为了给予对方必杀一击。

    但莫小川失算了。

    只见姑获鸟的身影在空中摇晃了一下,便停在了一棵大树的枝头上,伸手扶着树干,面色虽然比起之前更白了一些,却并没有死!

    “原来你是山海裁决使。”

    闻言,莫小川不禁笑了:“原来你会说中国话,那刚才装什么逼?”

    姑获鸟没有回答莫小川的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钦原?”

    “有点儿见识。”莫小川没有急着发动第二次进攻,而是耐心地等待着,等着姑获鸟毒发身亡。

    但对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令莫小川心头一惊。

    “有些意思,但,对我无用。”

    言罢,在姑获鸟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道道人影,看起来都是还不到十岁的孩子,面色暗沉,表情呆滞,而且更重要的是,从他们飘在空中的样子来看,分明已经不再是活人,而是类似于怨灵之类的东西!

    如果曾相在这里的话,一定会一眼认出,这些都是前几天北钡区失踪的孩子!

    姑获鸟就这么站在原地,单手好似结了个法印还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随后她手臂上的血痕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取而代之的,却是好几名鬼童的身上开始浮现出道道伤痕,看起来凄厉可怖。

    如此诡异的一幕,让莫小川这等见多识广的妖怪头子看了都忍不住觉得头皮发麻,场中甚至因为这些孩子们的出现,仿佛连气温也骤降了十几度,空气中泛着凄冷的寒意。

    这才是真正的见鬼了啊!

    莫小川心里头瘆得慌,但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太明显的害怕。

    尼玛连蒲松龄都是我的前辈。

    我怕个毛!

    信不信小爷我一本《聊斋志异》拍死你们!

    这会儿莫小川的手边没有《聊斋志异》,但他有凤羽,熊熊凤火,自然可以摒弃世间所有邪祟。

    所以下一刻,莫小川的双手轰然燃起了一片无比璀璨的火光,仿佛旭日东升,直接就朝姑获鸟所在的方向汹涌而去!

    轰!

    “啊!啊啊啊……”

    姑获鸟躲在伞后,身形爆退,但她身边的那些小鬼却有几个来不及闪躲,在凤火的灼烧下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随后化作一缕缕青烟飘散到空中。

    “请安息。”

    莫小川心中暗道了一声,随后背后的钦原翅重新展开,立刻向姑获鸟追击而去。

    姑获鸟边退边战,手中伞剑急急挥动,立刻掀起了好几棵断木向莫小川砸去。

    而莫小川也根本不怕会引起山林大火,手中凤羽随之而动,让那些断木甚至都没有燃烧的过程,便顷刻成灰。

    眼看姑获鸟手臂上的伤势即将彻底复原,莫小川也是急了,立刻从裁决令中取出了一大堆什么警棍、头盔、防爆盾牌之类的东西,一股脑儿朝姑获鸟扔了过去!

    这些东西,是莫小川在红果树洞天福地刚刚开启的时候,从存放军用物资的仓库里面拿的,不过之前一直都没机会用,直到现在。

    而他这看似天女散花般的一顿胡扔,却每一样东西都精准地砸向了姑获鸟。

    因为这是嚣的技能!

    无一虚发!

    姑获鸟也是被莫小川这突如其来的手段给搞得有些懵,虽然手中的伞剑劈碎了百分之八十的“暗器”,却仍旧一不小心被一个军用头盔给砸到了头上,身后的羽翅也被防爆盾牌击中,身形一歪,从空而降。

    然后,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

    姑获鸟的脚还没有落地,突然就有一件衣服被丢到了她的身下,再然后,只听得“滋溜儿”一声,姑获鸟的双脚猛地一个打滑,直接被摔了个屁股落地,平沙落雁式……

    莫小川这边看得也是一愣,随后大笑道:“香蕉兄,给力!”

    是的,关键时刻,曾相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使出了他的看家绝学,香蕉皮之奥义——屁股疼!

    姑获鸟被这一摔之下,整个人都有些迷糊,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一颗流星自天边向自己砸来。

    不,更准确的说,那是一个人。

    或许从此之后,在江湖上将会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那是一招从天而降的……不是掌法,而是头锤。

    莫小川浑身燃烧着熊熊凤火,将自己的脑袋作为武器,轰然落在了姑获鸟的胸口!

    这是,土蝼的技能!

    顷刻之间,姑获鸟的身体便宛如一只被煮熟的虾米一般,恐怖地向后弓起,她身边最后的几道阴灵被凤火瞬息净化,而她手中的伞剑则从手中掉落,随后被眼明手快的宋七七直接捡起。

    “去找素素,然后在原地等我。”

    宋七七这次没有与莫小川争辩,而是跟曾相一起,立刻拔腿朝木屋的方向跑去。

    姑获鸟还没有死,但也快了。

    “私の子供……”

    莫小川毫不留情地给了她一耳光:“说人话!”

    顺便再用钦原的能力在姑获鸟的脸上留下了道道血痕。

    然而,这就是姑获鸟最后的遗言了。

    她甚至没来得及交代自己为什么会帮助吴进荣绑架李壮壮,为什么要冒险卷入到山海一脉的争斗中来,也没有告诉莫小川李壮壮和吴进荣的位置,就这么,目色悲凉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莫小川暗暗皱了皱眉头,没想到对方这次竟然死得这么快,但他依旧没有掉以轻心,而是尝试着将姑获鸟的尸体收入裁决令。

    只有死物,才能进入裁决令。

    莫小川可不会给敌人任何发动任何濒死一击的机会。

    然而,事实证明,姑获鸟的确是死了,而至少从她刚才与莫小川的一番对话来看,她并不知道自己招惹上了一位山海裁决使。

    就在莫小川还在疑惑吴进荣是如何请到一只姑获鸟帮他行事之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

    来电的是汪科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