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飒!伞剑!
    素素还活着,这令莫小川很是欣慰。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放过绑架她的人。

    尤其他眼前的这个女人,很可能又是一名来自岛国的间谍。

    所以莫小川并不打算让对方活着离开。

    “你丫抓了素素不就是为了引我来吗?现在我来了,意不意外,惊不惊喜?”莫小川一边说着,一边看似闲庭信步地向前走着,实际上却是在朝素素靠近。

    便在此时,那女人突然笑了:“私の名前はうぶめ。”

    莫小川愣了愣,心想这是什么鸟语,嗯,虽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对方不管说什么话都可以称得上是正儿八经的鸟语,但在莫小川看来,这间谍也当得太不专业了。

    人家荒川之主怎么说也学了一些中国话呢,虽然说得不好。

    你还挺拽啊,跟我面前还飙起你的家乡话了?

    然而,也就在莫小川暗自腹诽的这一瞬间,那女人却突然动了。

    她猛地收拢起手中的红纸伞,整个人的气质顿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仿佛从这一刻开始,她不在是一位柔柔弱弱的女子,而变成了一名强大的……剑客?

    莫小川也不知道自己的脑中为什么会浮现出“剑客”这个词,但紧接着,就看到那女人挥动了手中的红纸伞,一道道明媚的气痕在空中四溢而起,带着致命的寒意。

    莫小川不敢怠慢,猛地向前一蹿,背后的旋龟甲顷刻成型,他一手将素素搂到怀中,一手扒着木屋的大门,向外匆匆一掠。

    “飒!”

    一道气痕准确地落在莫小川的后背,深及数寸,让莫小川立刻感受到了一种宛如钻心的痛楚,更使他身形一个趔趄,直接摔到在地。

    莫小川顾不得伤痛,就地一滚,抱着素素滚到了一棵大树下,这才停下了身影。

    “素素乖,素素最聪明了,就待在这里不要动,好不好?”莫小川龇牙咧嘴地揉了揉素素的小脑袋,后者则一脸懵懂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的莫小川知道自己不能跑,否则在速度上将会很吃亏,一次被动,次次被动。

    所以下一刻,莫小川直接转过身,背后双翅长扬而起,向着木屋废墟中的那只姑获鸟冲了上去!

    是的,现在的莫小川,已经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了。

    姑获鸟!

    在岛国传说中,因为难产而死,所以喜欢找小孩索命的女妖!

    莫小川虽然之前对岛国的妖怪文化一窍不通,但自从遭遇了荒川之主后,在回程的列车上,他便特地在网上找了很多相关的资料来看。

    其中姑获鸟之所以会给莫小川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这货的起源其实是山海经!

    姑获鸟是岛国本土的妖怪吗?

    不是!

    而是从我大中华流传过去的!

    在岛国平安时代的时候,还没有姑获鸟的说法,只有一种叫做“产女”的妖怪,指的就是因为难产而死的女性,因为积怨幻化成妖,这个时候的“产女”,跟鸟类的形象其实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直到江户时期,姑获鸟的传说才从我国传到了岛国,那群不要脸的所谓“专家”,便直接将姑获鸟的属性列到了“产女”的名目下,这才让两者有了关系。

    而在我国,姑获鸟的真正起源是什么?

    是《山海经》中的九凤!

    “《山海经·大荒北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柜,海水北注焉。

    有神,九首人面鸟身,名曰九凤。”

    九凤乃是当时楚人所信奉的神鸟,人们相信只要得到了九凤神鸟的指引,就能羽化成仙。

    屈原曾在《离骚》中写道:“鸾皇为余先戒兮,雷师告余以未具。吾令凤鸟飞腾兮,继之以日夜。”

    便是此意。

    但在《山海经》之后,历代的典籍中便极少见到关于九凤的记载了,反倒是在一些小说和杂记中,反复提及一种叫做“鬼车”的不祥鸟。

    同样是有九个头,飞行之时九头十八翼所发出的轰隆声就如同车鸣,由此得名。

    《西游记》中的九头虫,便是以此为原形的。

    值得注意的是,九头虫的“虫”这个字,并不是虫子的意思,而是《西游记》中借用佛家用语所指的羽虫。

    《西游记》中的如来佛祖曾说:周天之中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虫,乃蠃鳞毛羽昆,九头虫便由此而来。

    在《西游记》的描述中,九头虫在与大圣爷和二郎神的缠斗中,被哮天犬一口咬掉了一个脑袋,所以后来在民间传说中,姑获鸟怕狗,或许便是自这里得来的典故。

    由此可见,姑获鸟这个妖怪的演变和异化非常的源远流长,从一开始的神鸟,变成了恶鸟,后来又变成了岛国非常著名的妖怪,甚至连形象也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

    莫小川不知道在这期间九凤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但至少从现在看来,他眼前的这只姑获鸟,已经完全背弃了先祖的特征,完完全全变成了一只岛国的妖怪。

    对方失去了山海一脉的血脉,并且还说着一口流利的岛国话,这要是放在抗战时期,就是汉奸!

    莫小川不想去管对方为何背叛山海一脉,背叛自己的祖国,反正她今日在此,活不了!

    说话间,莫小川已经来到了姑获鸟近前不到五米的距离,他手中的凤火已经在半空中交织成了一张巨网,向着姑获鸟铺天盖地而去。

    但对方手中的那把伞剑却也不是凡物,不但可以隔绝凤火,而且剑之所至,每每能给莫小川带来极大的威胁!

    不过瞬息之间,两人已在半空中交手了十几个回合,莫小川身无长物,落日弓还放在山海酒吧,所以面对姑获鸟的伞剑渐显颓势。

    莫小川知道长此下去不是办法,干脆心下一狠,将旋龟甲尽数覆于身体表面,然后如一颗出膛的炮弹一般,笔直地朝姑获鸟冲了上去!

    “飒!”

    姑获鸟剑势突变,不过一眨眼的工夫,已经在莫小川的旋龟甲上留下了道道利痕,而莫小川则拼着以伤换伤的危险,成功一把抓到了姑获鸟的持剑手!

    危急时刻,姑获鸟也并不慌张,手腕一翻,伞剑的末端便朝着莫小川的脖颈之处扫去。

    莫小川不敢怠慢,顷刻松手后退,但他的指甲却在姑获鸟的手臂上划下了三道血痕。

    重新落回到地面,莫小川的身上已经是鲜血淋漓,拼着重伤,甚至是生死之危,只为了近到姑获鸟身前抓她一把,这个买卖,划算吗?

    至少从莫小川脸上的微笑来看,是划算的。

    因为正如他当初在洞天福地中,对几个岛国间谍说的那样。

    其实他是近战法师。

    这里指的并不是纯粹的肉身力量。

    而是,西山经。

    是的,早在莫小川还在洞天福地中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开启了西山经!

    因为当时的他,不多不少,正好见到了四位来自西山经的大妖。

    英招!

    钦原!

    土蝼!

    以及最后韩导游的本相,嚣!

    所以此时莫小川对姑获鸟所用的,便是钦原的致命一击!

    “《山海经·西山经》。

    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蠚鸟兽则死,蠚木则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