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小木屋
    缙云山的半山腰上,建着一座看起来非常简陋的小木屋,据说在平日里是给护林员住的,但往常南西大学的学生们来缙云山游玩时,却从来没见过里面有人。

    直到几天前,小木屋里面突然多了一个女人。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毕竟不是每一位登山客都会经过小木屋,都会关注小木屋中的情况的。

    但曾相不一样,因为他是一个健身狂人,而且不是那种喜欢待在健身房里面依靠器械运动,吃着蛋白粉增肌的健身狂人,毕竟曾相听说吃那玩意儿吃多了伤肾……

    相比起去健身房,曾相更崇尚自然健身,而缙云山,就是他平日最常来的健身场所。

    登登山,跑跑步,沿着青石长阶做做蛙跳,再攀着树枝来几百个引体向上,不亦乐乎。

    即便没有那些昂贵的健身器械,也同样可以达到强身健体的效果。

    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曾相并不是一只普通的香蕉精。

    而是一只浑身充满了肌肉的香蕉精……

    然而,在莫小川的面前,他那硕大的肱二头肌却起不到半点作用,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这还是莫小川没有动真格儿的情况下。

    单纯的肉身力量,只是莫小川诸多手段里面最普通的一种。

    而这曾相也是个外厉内荏的怂货,还没等莫小川怎么严刑拷打,在感觉自己很可能在下一秒就变成一支烤香蕉的恐惧下,曾相很快就把所有事情如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出来。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莫小川的蛊惑之力起了作用。

    原来,几天前,整个北钡区频发小孩儿走失事件,曾相一个同学的妹妹也被卷入其中,至今下落不明。

    大概是美国大片儿看多了,曾相觉得他自己也应该是一位保护普通人民安全的香蕉侠什么的,所以开始调查此事,立志要抓住诱拐犯,惩恶扬善。

    要不然练这一身肌肉不是白瞎了吗!

    而曾相的运气也不错,主要是因为他对整个缙云山的环境都极其熟悉,所以很快就怀疑上了那个木屋中的女人。

    初次交谈,曾相发现对方好像是个哑巴,带着个脑子傻乎乎的小女孩儿,只是请自己到木屋中坐了坐,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那个小女孩儿也不善言辞,大部分都是曾相问十句,对方才回答一句,而且还答得驴唇不对马嘴。

    在小木屋里,曾相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失踪小孩儿,于是只能悻悻作罢。

    但诡异的事情从此便开始了。

    曾相再也没有能够走出这片林子。

    就像是鬼打墙,不管他再怎么绕,也走不出去。

    还好曾相不是普通人,所以哪怕好几天不吃不喝,也仍旧活得好好的。

    但长此以往,他总有一天会被困死在这里。

    与此同时,曾相还开始频繁地做同一个噩梦,梦到一只长得像鸟一样的妖怪,抓来各种各样的小孩毒死,将他们的皮肤剥下来,编织成一身血色长裙。

    曾相记得,他在第一次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她的身上,就穿着一件这样的裙子。

    所以曾相明白,那个女人就是他所要找寻的犯人,但他已经回不去木屋,也离不开这片林子,仿佛只能在这里度过一生,直至死亡。

    莫小川和宋七七是他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遇到的陌生人。

    这件事情对于曾相来说很不合常理,所以他的心里也很矛盾。

    一方面,他不希望对方重蹈自己的覆辙,所以阻止二人上山。

    另一方面,他也怀疑他们是不是那个红衣女人的帮凶,所以才能在这片鬼林子中出入自如。

    后来莫小川身后展开的翅膀,似乎帮助曾相确定了他们帮凶的身份。

    所以自始至终,曾相也没有向二人求救。

    但事实上,曾相却是错怪了莫小川。

    在听说了曾相的遭遇之后,莫小川也解释了自己的来意,并让曾相带自己去小木屋。

    “可是……我已经在这里转了好几天了,再也没能找到回木屋的路……”

    莫小川微微一笑:“既然这片林子没能拦得住我闯进来,自然也迷惑不了我的眼睛。”

    曾相不知道莫小川的真实身份,不过从刚才的那一幕看来,对方肯定比自己强了不止一个档次就是了,于是只能点了点头道:“好吧,我试试。”

    接下来,莫小川与宋七七便在曾相的带领下,沿着路边小径,朝着缙云山的更深处行去。

    三人走了还不到五分钟,宋七七便突然激动无比地伸手指了一个方向:“在那里!”

    闻言,曾相顿时一愣,随之道:“木屋就在那个方向不错,可你是怎么知道的?”

    得到两人的同时确认之后,莫小川便没有了任何顾虑,沉声道:“你们两个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说着,莫小川的背后再次展开了一双羽翅,带着他仿若一支离弦的箭矢一般,向着木屋所在的方向决然而去。

    宋七七曾经告诉过莫小川,她的感知范围只有一百米。

    而一百米的距离对于莫小川来说,只需要三秒钟就到了。

    果不其然,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座简陋的小木屋。

    莫小川的身形没有半点停顿,直接一头撞了进去!

    “嘭!”

    尘烟飞溅,将莫小川的视线染得一片模糊。

    而屋中的人仿佛也被这次突袭给惊了个措手不及,甚至都没来得及在第一时间伸手去抓人质,而是下意识地撑开了手中的红纸伞。

    那一片如鲜血般殷红的伞面在漫天尘烟中显得极其鲜艳,但莫小川却没有即刻出手,而是先喊了一声:“素素!”

    于是有人答道:“小聪明!素素!小聪明!”

    莫小川照此分辨出了素素所在的位置,心中再无半点顾忌,手中的凤羽轻轻荡开,一道激昂的火线在尘烟中刺出了令人恐惧的灼意,在顷刻之间就轰在了那红纸伞上。

    “嘭!”

    纸伞并未被凤火所点燃,但山海意的余威却像是一把大锤,狠狠地砸在了伞面上,迫使撑伞人脚步连退数步,被逼到了角落里。

    此时尘烟才渐渐散落,让莫小川看清了站在木屋门口的素素,以及那个身穿妖异红衣的女子。

    “今天你要能跑得掉,我是你孙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