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闹着玩儿呢!(补更)
    不得不说,像王一条这样,敢跑到警察局来推销算命的,恐怕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单就这份胆魄而言,就不是寻常人所能具备的。

    所以莫小川决定赌一把。

    王一条这人倒也耿直,见莫小川同意了,也没要订金什么的,便直接开口道:“我需要一幅山城市的地图,越详细越好。”

    闻言,郝德马上就出门安排去了。

    地图这东西警局就有,平时抓捕罪犯,进行战前部署什么的都用得着,倒不用临时出去买,所以不多时,郝德就拿着地图回到了会议室。

    郝德将地图展开来铺在会议桌上,有一米多长,上面的标识的确算得上是非常详尽了。

    于是接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王一条的身上。

    只见这老头儿闭着眼睛念念有词,左手握着硬币在半空中挥舞了半天,随后猛地张开了手指,让掌心的三枚硬币洒落下来。

    “笃笃笃……”

    硬币落在桌面上,蹦蹦跳跳地朝地图上面滚,可能是用力过猛了,其中一枚硬币直接咕咕噜噜滚下了桌子,剩下两枚则分别落在了地图上两个不同的地方。

    一时间,会议室的空气彻底凝固了。

    莫小川看着这一幕,整张脸可谓是黑到了极致。

    这特么就是你说的能算出来人在哪儿?

    跟我闹着玩儿呢!

    这跟我小学三年级期末考试的时候扔橡皮有啥区别?

    只不过我是为了扔出abcd来,你特么是为了扔出个地方来啊!

    要是用这方法都能找到人,我还需要你?

    我自己扔一次不好吗!

    然而,这边莫小川还未发作,王一条便主动开口道:“对方可能有某种屏蔽天机的法器,所以我算不出来。”

    “呵呵呵呵……”莫小川顿时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还好你没说硬币落的那两个地方就是她的藏身之地。”

    大概是看着莫小川的面色不善,王一条赶紧补救道:“那什么,这一卦不收钱,要不,咱们再换个别人?你们还有谁要找的吗?”

    大概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汪科长赶紧又把李壮壮的照片挪到了王一条的面前。

    “试试这个。”

    莫小川倒也没阻止,想着就当再看一次天女散花了……

    嗯,应该是神棍散钱……

    他感觉在场的也就汪科长这种傻了吧唧的人会信了。

    闻言,王一条立刻撅着屁股把落在地上的那枚硬币给捡了起来,一脸谄媚地对汪科长笑道:“好的,好的。”

    于是下一刻,王一条还是老一套,不知道嘴里面念了些啥,又闭着眼睛挥舞了半天拳头,这才将掌心中的硬币朝地图上扔去。

    “笃笃笃……”

    硬币落桌的声音还是那么跳跃,然而这一次,莫小川却好像看到王一条身后的那杆破旗无风而动,一丝微薄的灵能从天地间洒落,以那王一条为媒介,注入到了那三枚硬币中。

    莫小川转过头去,正看到桌上的三枚硬币以不同的轨迹,同时滚到了地图上的某个角落,随后层层叠加到了一起!

    这可就有些玄幻了啊!

    郝德那边眼睛都瞪直了,他觉得今天所看到的一切,已经彻底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观!

    而一旁的汪科长则是激动不已地第一个凑到了地图前,仔细看了看硬币所落的地方,高声道:“在沙贝区徐家湾!”

    莫小川看了看地图上叠在一起的三枚硬币,又转头看了看王一条那满头的大汗,突然笑了。

    “有点儿本事。”

    王一条伸手擦了一把汗,笑道:“诶,这个……”

    莫小川懂,立刻问道:“大家身上有三千块的现金吗?”

    闻言,王一条赶紧摆摆手,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一个pos机,连连道:“没事儿,刷卡也行。”

    看这老神棍准备做得这么充分,莫小川也是十分的感动,豪气冲天地拿出自己的银行卡刷了钱,并长长地叹了口气。

    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刷卡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用出去的。

    原本他还期待着哪天逛商场的时候,学着电视剧里面那些有钱人的样子,用一掷千金的首刷来博得其他人羡艳的目光呢。

    现在看来,这事儿只能暂时推后了。

    郝德此时已经从初时的震惊回过神来,立刻问道:“现在是不是应该展开营救了?”

    他问的当然不是莫小川,而是汪科长。

    可汪科长也没有拍板,而是看向了莫小川。

    莫小川摆摆手道:“先不着急,把素素和吴进荣的照片给这位……老先生看看。”

    郝德点点头,这两人的照片都在福利院送来的资料中,所以很快就摆在了王一条的面前。

    可这一次,王一条却面露难色。

    “实不相瞒,我一天只能算三卦,再算就不准了,所以,现在我只能再算一个人的。”

    闻言,莫小川也是一愣,没想到这老神棍的规矩还真多,当机立断拿起了吴进荣的照片,递到王一条的手中。

    “先算她。”

    这个选择一点儿也不令人意外,就连郝德也无话可说。

    因为对于一桩绑架案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抓住绑匪,而是优先保证被绑架者的安全!

    王一条接过照片看了看,随后小心翼翼地补充道:“内个,我这边可没有第二个人半价的优惠……”

    莫小川不禁翻了个白眼:“知道了知道了,还是三千,算吧!”

    “好嘞。”王一条彻底放下心来,把硬币重新捡回到手里,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就连莫小川也不自觉地感觉有些紧张。

    因为他不知道素素那边的情况会怎么样,也不知道素素会不会像那个神秘女人一样,被什么鬼法器屏蔽了天机,导致此卦没有结果。

    但不管莫小川心中怀抱着怎样的期盼,他此刻能做的,只有屏息以待。

    硬币已经被抛出来了。

    与之前两次都不一样的是,其中一枚硬币在落到桌上后,便没有再移动,而是原地打起转来。

    见状,莫小川的一颗心都被揪了起来。

    好在很快,另外两枚硬币便在桌上划过一道道足以令牛顿从棺材里面跳起来的弧线,绕了一个大圈子,却最终汇集到了同一处,将打着转的那枚硬币撞落在地图上,并两相叠加了起来。

    结果是有了,却有些出人意料。

    因为素素所在的地方,跟李壮壮并不一样。

    素素不在沙贝区。

    而是在沙贝区以北五十多公里之外的,北钡区,南西大学。。

    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