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如果能重来
    c303的房门被瞬间撞开,一众警员鱼贯而入,看得荧屏前的莫小川也是一阵提心吊胆。

    好在里面并没有绑匪抵抗。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一眼看去,里面根本没有半个人影。

    百顺青年创业园是一栋专门用来出租的公寓,每个房间的大小都差不多,也就三四十平的样子,算是一个大通间,就跟很多连锁酒店的房间差不多,只隔了一间厕所出来,所以进到里面之后,一切陈设、家具,全都一览无余。

    郝德直接走到厕所门前,一手举枪,一手拉住厕所的门把手。

    朱玲与汪科长则神色肃然地掩护在郝德两侧。

    三人对了个眼神,随后郝德猛地将厕所门拉开,朱玲与汪科长同时举枪进行瞄准。

    然而,厕所里面仍旧空无一人。

    看到这一幕,屏幕前的李浩田不禁暗暗皱眉,转头看了莫小川一眼。

    莫小川也是有些意外,但他本能地觉得计蒙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说谎。

    因为没有意义。

    就在这时,荧幕那头有一位警员突然喊道:“郝队!这里!”

    众人立刻回头看去,发现几名警员正围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大铁柜,目光惊疑不定。

    怎么说呢,这个大家伙与其说是像一个冰箱,不如说更像是一个超大号的保险柜,上面刷着惨白色的油漆,如果不注意的话,晃眼一看,就跟公寓里其他房间所放置的衣柜一样。

    但上面却镶嵌了一个密码表盘。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现场的人,还是一处指挥中心的人,全都愣住了。

    郝德走上前去,试着敲了敲柜门,声音有些发沉,说明这个柜体表面很厚,但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

    这次营救行动,山城警方做了非常充足的准备,甚至带上了拆弹专家。

    因为莫小川从计蒙的一句话中猜到,关押上官野的地方,很可能有定时装置,或者更准确的来说,就是炸弹。

    “您最好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告诉我答案,否则,我担心他撑不了更久。”

    但莫小川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定时装置不是炸弹,却比炸弹更加直接。

    空气。

    莫小川下意识地想到,柜子中的空气,恐怕只能让上官野存活二十四小时的时间!

    不,更准确的来说,真正留给莫小川他们的恐怕还不到二十四小时。

    因为大脑在缺氧状态下,将会给人体造成不可逆的永久性伤害,甚至有可能留下非常严重的后遗症,诸如痴呆、肢体失灵,或者语言记忆严重退化等等。

    脑死亡只是最严重的一种。

    但在计蒙交给莫小川的信纸上,却没有解锁密码。

    这件事情,只能靠山城局的解锁专家。

    好在之前莫小川为众人赢得了很多的时间,所以虽然现场情况有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但还有挽回的空间。

    一个小时后,山城局的解锁专家抵达现场,然后在经过一系列的摸索与讨论后,给出了他们的建议。

    首先可以明确的是,这个密码表盘并不是电子的,而是机械式的,这无疑加大了开锁的难度。

    要知道,伴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虽然越来越便捷,但安全性实际上是在不断下降。

    最厉害的锁永远都不是电子的。

    因为计算机系统在真正的黑客眼中,就跟没穿衣服的女人一样容易攻破。

    机械性的锁当然也有其弊端,但在抛开暴力开锁的方式的情况下,机械锁远比电子锁更难破解。

    山城警方不是没有想过直接用锯子之类的东西对柜体进行切割,但这一提议却遭到了李浩田的反对。

    因为在mss前些年办的一起案子中,当时为了取得罪犯保存在保险柜中的证据,他们就用了暴力开锁,结果触发了里面的防拆卸机关,当保险柜里面的东西与空气进行流通时,立刻引发了大火,造成了爆炸。

    只有通过表盘解锁,才能解除掉防拆卸机关。

    李浩田不知道这一次绑匪打造的巨型保险柜是否有这样的装置,但他不敢冒险。

    因为里面装的可不是什么证物,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并且是上官家的大少爷。

    所以开锁专家所给出的建议,也是围绕着正常解锁的方向来的。

    但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如果想要尽快打开锁盘,他们需要在旁边钻孔,将微型摄影机放置到保险柜夹层的齿轮旁进行观察。

    这与李浩田的命令是冲突的。

    如果可以钻孔的话,那还解什么锁,直接拿锯子暴力开不就完了?

    无奈之下,专家组只能派出了一位,在他们所有人里面唯一一个,可以仅凭手感和听觉开锁的小伙子。

    据说小伙子祖辈就是江洋大盗,家传绝学就是……开保险柜!

    而且真的就跟电影儿里演的那样,拿了个听诊器贴在柜门上,轻轻闭上了眼睛,这才开始缓缓转动表盘。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流逝着,整整过了一个小时,小伙子突然取下了听诊器,喝了口水,摇摇头道:“锁芯结构很复杂,如果给我足够的时间的话,我有把握将它打开,但……”

    郝德沉声道:“需要多久?”

    “我不知道,我今天手感不是特别好,而且这种事情得看运气,运气好的话可能我再用十分钟就解开了,运气不好的话,恐怕到明天这个时候我也打不开。”

    闻言,在场的所有人都目色凝重。

    但暂时看来,这似乎已经他们唯一的选择了。

    汪科长对着耳麦问道:“李处,现在怎么办?继续吗?”

    李浩田抬手揉了揉眉心,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头看了看莫小川。

    莫小川沉吟了片刻,猛地开口问道:“十五年前那场案子的准确案发时间,有档案吗?至少精确到分钟!”

    李浩田顿时眼中精光一闪:“有!”

    片刻之后,一处的人调出了档案。

    十一月三号,凌晨三点半。

    “试试。”

    李浩田点点头,立刻将莫小川所猜测的密码告知了现场,于是那个负责开锁的小伙子进行了第一次尝试。

    然后他对着镜头摇了摇头。

    莫小川皱起了眉头。

    他之所以会提出这个猜测,是因为联想到了计蒙给他的那七句话。

    最后一句是:如果一切重新来过,小男孩将得到神的宽恕。

    难道错了吗?

    “如果能重来……”莫小川暗自念叨着。

    旁边的杨少磊情不自禁地接道:“我要选李白?”

    莫小川翻了个白眼,没有搭理杨少磊,因为就在这一念之间,他又忽的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性,于是第二次对李浩田问道:“十五年前,计蒙向警方自首的时间,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