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会打牌吗?(为‘温言如华’加更!)
    计蒙的身上虽然穿着囚服,但却看起来很干净,没有一丝褶皱,就像是用熨斗熨过无数遍一样。

    他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和善,让人觉得倍感亲切,一副斯斯文文的模样,温文尔雅。

    这就是莫小川对计蒙的第一印象。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在于,计蒙的外表看起来和带走素素的那个山城福利院的老师,吴进荣,一模一样。

    莫小川并没有露出太过惊讶的表情,只是微笑着走到计蒙对面坐下,开口道:“让你久等了。”

    计蒙摇摇头道:“只要最后的结果能如我们所愿,任何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莫小川回应道:“是么?那我希望咱们这次的见面能物有所值。”

    计蒙脸上的微笑不变:“相信您能如愿的。”顿了顿,他又问道:“大人应该是第一次来暗狱吧?”

    莫小川点点头:“事实上,在我看来,这里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要亮堂很多,虽然身处地下,但如果不说的话,我还真感觉不到,暗狱这个名字起得不好。”

    计蒙笑道:“是啊,我最开始来的时候,也提出过这个问题,看来大人与我还真是心有灵犀。”

    “心有灵犀谈不上,不然我也不用来这里了,倒是你的字儿写得比我好。”

    计蒙自豪地说道:“是吧?我以前可是获得过洛城市钢笔字大赛第一名呢!不过后来练得少了,在这儿待着平时也没什么写字的机会,生疏了。噢,对了,其实我拍照的技术也不错的,还办过摄影展,可惜我手边没有以前的作品,不然可以让大人品鉴一番。”

    莫小川笑道:“你弟弟的摄影技术,应该就是跟你学的吧?”

    计蒙毫不避讳地点了点头道:“看来大人已经见过舍弟了。说起来,近几日我对大人也稍微做了些功课,哈哈,别看他们这儿的管理很严格,但平时里还是准许我们看看报纸,看看电视什么的,大人之前办的两起案子我都了解了,实在是精彩。”

    莫小川顿时无比遗憾地说道:“原来我还上了新闻吗?我自己都没看到呢……”

    “哈哈。”计蒙像个孩子一样笑了两声,然后又摇头道:“不过他们这儿只准我们看新闻,别的什么都看不了,我本来特别想看《新封神榜》的,据说这可是现在最火的电视剧了,也不知道姜子牙演得怎么样。”

    莫小川笑道:“我倒是最喜欢里面的九尾狐,是秦未央演的,你应该认识吧?”

    “噢,未央啊,认识认识,老朋友了,不过我进来那会儿她才刚出道呢,没想到现在都当上女主角了啊。”

    计蒙一脸的唏嘘感慨。

    莫小川则笑着道:“不止女主角呢,人家现在可是大影后了。”

    闻言,计蒙不禁笑着摇了摇头:“那看来我没赶上好时候啊,我以前最爱看的就是好莱坞的大片儿了,原本想着有机会认识一下美国那群大明星们,跟他们合合影,要要签名什么的,可惜到最后也没能出趟国,现在未央成了大明星,什么时候让她带我去开开眼界就好了。”

    莫小川笑道:“现在看来,你可是距离这个梦想越来越远了呢。”

    “是么?”计蒙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了几分:“梦想这种东西,总是要有的嘛,万一哪天撞鬼了呢?”

    “哈哈哈哈……”莫小川放声大笑,然后嘴角的笑意缓缓敛去,渐渐坐直了身体。

    “好了,闲话聊得差不多了,现在,差不多该说说正题了。”

    闻言,计蒙也显得正襟危坐了起来,但脸上的笑容仍旧不曾落下。

    “现在我只知道,你弟弟绑架了我的一个朋友,李处长的儿子,还有mss二处,特种作战人员,向阳的女儿,并且杀害了她,噢,对了,你弟弟并不是一个人干的,还有一个神秘的女人帮他完成了这三起绑架,我很好奇的是,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受害者吗?”

    话音落下,计蒙突然轻笑了一声,然后这才开口道:“说实在的,我其实有些意外,没想到过了这么大半天,大人才开始问这些问题,看来,您对您的朋友,也并不是那么在意。”

    莫小川耸了耸肩道:“说是朋友,其实也就是一个在机缘巧合下认识的小孩子而已,我只是觉得,你这边既然已经走投无路到去绑架一个我仅仅见过两次面的孤儿,必然是出了什么大事儿,我作为山海裁决使,你又是我们山海一脉的人,便来见见你又何妨呢?”

    计蒙点点头:“是啊,一个无亲无故的孤儿而已,我也没想到真的能让大人跑这一趟,现在看来,大人与mss之间的关系倒是很令我意外啊。”

    “是吧?”莫小川笑道:“我相信,令你意外的事情,还有很多。”

    计蒙笑了,然后伸手从怀里拿出了一张信纸,将其倒扣在了桌子上。

    “大人平时打扑克吗?”

    莫小川一挑眉:“是性感荷官发牌的那种吗?”

    计蒙第一次目色有些发愣,大概是没太听懂莫小川的这个问题。

    于是他摇摇头道:“我的意思是,在打牌的时候,大牌总是要在手里面留到最后才会揭开的,所以,这是我的第一张牌。”

    说着,计蒙伸手将那张信纸滑到了莫小川的面前。

    “规则很简单,您告诉我,被绑架的人是谁,我告诉您,他在哪儿,这个,是我给您的提示。对了,您最好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告诉我答案,否则,我担心他撑不了更久。”

    莫小川拿过信纸翻开来,上面写了总共七句话。

    “喜欢吃桃片的小姑娘走着走着就丢了。

    最毒的太阳炙烤着立桓北路的小男孩。

    悲痛欲绝地站在充满鱼腥气的墓碑前。

    回想着上官少爷在游乐园开怀大笑。

    游乐园中的小丑被小男孩撞倒在地。

    小男孩哭着哭着,就再也没有醒来。

    如果一切重新来过,小男孩将得到神的宽恕。”

    匆匆扫了一眼之后,莫小川将信纸对折揣进了裤兜儿里面,沉声道:“我只问两个问题,这件事情,跟危有没有关系?”

    闻言,计蒙脸上的笑容第一次显得有些疑惑:“危?”

    他随后摇摇头:“没有关系,这是我个人的私事。”

    莫小川心中了然,再问道:“第二个问题,即便有人在外面帮助你,但我成为裁决使的事情,以及这次绑架案的个中细节,全都只是那个mss中的叛徒告诉你的吗?”

    话音落下,计蒙脸上的疑惑顿时转为了赞叹:“我就知道,大人绝非泛泛之辈。既然您愿意来陪我玩儿这场游戏,作为礼尚往来,我可以回答您这个问题。”

    “我想有一个名字大人一定不会陌生,他是在一个月前刚刚被关到这里来的新人,叫做赵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