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事发突然(十更到!)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莫小川这才一脸神清气爽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发现整个寝室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向天鹏不用说,自然是跟历史老师约会去了。

    李海则估计是去了图书馆。

    至于张明强……

    除了红雨竹网吧之外,还有哪里是他的安身之所?

    莫小川特意端着盆去公共澡堂洗了个澡,希望能借此洗去昨天的霉运。

    但事实证明,这玩意儿好像不怎么灵啊!

    邮大的公共澡堂是根据洗澡的时间来收费的,一分钟一毛钱,只能刷饭卡,不能付现金。

    男女浴室的门口是相对而立的。

    本来莫小川还想着能跟刚洗完澡的,亭亭玉立,如出水芙蓉般的美丽学姐们来一发浪漫的邂逅。

    结果别说学姐了,连个鬼都没看到啊!

    整个公共澡堂就莫小川一个人……

    洗完澡之后,莫小川就往清水街去了。

    有些意外的是,他并没有能够在酒吧看到宋七七,不过现在莫小川气还没消呢,也没打算主动去找这野丫头掰扯新仇旧怨,把落日弓丢给阿龙就出门儿了。

    思来想去,莫小川觉得自己打从洞天福地回来之后,身上最有可能引起异变的,也就是这把神弓了啊!

    说不定就是后羿当年造成的杀孽太重,所以导致冤魂索命什么的,要不是自己八字硬,恐怕早就不止是遭受到精神上伤害这么简单了啊!

    所以莫小川索性就把弓给留在酒吧了,反正这玩意儿现在也暂时用不了了,随身带着也是个负累,还是交给阿龙保管着最为安全。

    出了酒吧,莫小川故意走到了卖炸土豆的小推车前,打量着这只看起来三十多岁,正对着路过的学生妹子吹口哨的土豆精。

    土豆精转头看到莫小川,一边翻着锅里的土豆,一边一脸猥琐地笑道:“嘿,还是在学校门口做生意带劲!小兄弟,你们邮大的美女可不少啊,要多少钱的?”

    莫小川没有搭这个茬儿,而是开口问道:“你不认识我是谁?”

    土豆精一愣,随后本能似的就抓住了捞炸土豆的勺子,警惕地说道:“小兄弟!误会啊!都是误会啊!我跟你女朋友绝对什么事儿都没有!我们只是单纯的男女朋友关系!不管她说什么都是在往我头上扣屎盆子,你可不能听信她的一面之词啊!”

    话音落下,莫小川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凌乱。

    看这家伙那无比熟稔的架势,听着那像是背了无数遍的台词,莫小川开始认真地怀疑,这土豆精的小推车到底被别人掀翻过多少次……

    “我是山海酒吧的老板。”无奈之下,莫小川只能自报了家门。

    闻言,土豆精显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放下漏勺,赶紧拍拍胸脯,一脸心有余悸地说道:“原来是这样,小兄弟你吓死我了。”

    莫小川满头的黑线,这尼玛到底是谁吓谁啊!

    “听说,你是肖豆的亲戚?”

    这次不等那土豆精回答,奶茶店吧台后的肖豆已经伸出脑袋来,打着招呼道:“咦?莫老板你回来了?要不要来杯奶茶?”

    莫小川笑道:“老样子,大杯原味儿奶茶,给我多放点儿珍珠。”

    “等着啊。”

    趁着肖豆又去忙活的工夫,土豆精这才点点头道:“我是他表哥,在老家那边过不下去了,过来找他混口饭吃。”

    “你老家是……”

    “金陵的。”

    “噢。”莫小川点点头:“怎么称呼啊?”

    “严峰,水泽严苗的严,中峰小百合的峰,当然,一般他们都叫我老污,同流合污的污。”

    莫小川一愣,水泽严苗和中峰小百合是什么鬼?

    岛国名字?

    虽然没听过,但总觉得是某项文化产业中的女老师啊!

    咦?

    为什么自己第一个联想到的不是岛国间谍,而是女老师们呢?

    还不是这货刚才那一系列的表现闹的啊!

    另外老污这个绰号也是没谁了啊!

    这么简单直白真的好么……

    说话间,肖豆那边的奶茶已经做好了,莫小川也就没再跟老污多聊,顺手买了份儿炸土豆就离开了。

    身后还传来老污那猥琐的笑声:“吃了我的土豆蛋儿,以形补形,包您身强体壮唷……”

    莫小川顿时觉得这土豆也吃不下去了……

    随后莫小川又去了侯老板的小卖部,以及全老板的阿迪耐邦威,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打了一辆车,往山下而去。

    当然是去福利院看素素了。

    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怎么样了,有没有再受欺负?

    虽然手续有些麻烦,但莫小川还是觉得如果有可能的话,今天干脆去找院方申请,带素素出去玩儿一天。

    另外他这次从黔州带回来的灵茶、灵酒,也不知道素素喝了之后对她的病情有没有帮助。

    反正试试总是没有坏处的。

    车子停在福利院门口,莫小川拎着大包小包往里走,却是被一个看门儿的老大爷给拦下了。

    “干什么的?”

    莫小川一愣,前两次他来的时候可没看见这儿还有门卫,但依旧礼貌性地回答道:“我来看一个孩子。”

    “之前来看过吗?”

    “呃……来过两次。”

    老大爷点点头,递给莫小川一个小本儿:“登个记。”

    莫小川倒没觉得人家是在为难他,老老实实地写下了自己的姓名、电话,这才顺利通行。

    走进办公大楼,莫小川总觉得今天福利院有些过于安静了,也没怎么听到孩子们的玩闹声,他来到福利院老师的办公室外,敲门进去。

    “请问吴老师在吗?”

    话音落下,办公室里面的三四个老师立刻悚然而惊地回头看着莫小川,把莫小川看得一愣。

    或许是感觉自己有些失态,其中一名女老师后知后觉地迎了上来,帮莫小川接过一袋小衣服,这才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您找吴老师是为了……”

    “噢,我是来看素素的,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她是归吴老师照看的吧?”

    此言一出,莫小川明显感觉到在场的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还是那个女老师率先反应过来,连连道:“噢,这样,您先坐,我去跟领导请示了一下。”

    莫小川听着这话,不禁暗暗皱眉,这事儿为什么要跟领导请示?

    但眼看对方已经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莫小川也没机会再问,剩下的人都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伏案疾书,再没其他人搭理他了。

    见状,莫小川只能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默默等着对方的“请示结果”。

    而这一等,就是整整半个小时。

    莫小川知道,事情不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