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气的理由(七更)
    作为曾经山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的头号亲信,现如今的黑水巷一霸,杨怀先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难道是因为那个连毛儿都没长齐的裁决使?

    不可能!

    杨怀先摇摇头,他自认这次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那边可是连荒川之主都出动了,而那个小屁孩儿才上位多久?

    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吧……

    又怎么可能是荒川之主的对手?

    杨怀先是山海一脉的老人了,更是曾经危当审判长时候的左膀右臂,所以他知道很多关于山海一脉的隐秘。

    比如裁决使的能力是怎么来的,裁决令的限制又有哪些。

    杨怀先知道在清水街有一条应龙,还有一头开明兽,这是为数不多的能够让他为之忌惮的存在,但他同时也知道,这两位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都无法离开山城。

    所以此番莫小川来桉顺,身边根本就没有人为他保驾护航。

    汪科长?

    不是杨怀先托大,就这种mss的小喽啰,他以前看都懒得看一眼。

    杨怀先甚至都不用自己去打听,就有人为他送来了之前莫小川的种种“英勇事迹”。

    所以他知道蛊雕的事儿,也知道莫小川的手里面有一根凤羽。

    但在杨怀先看来,这些都不足为虑。

    因为从之前莫小川的种种表现来看,他应该还没能开启《山海经》的任意一卷。

    那就好办了。

    光是一根凤羽能挡得住荒川之主的控水之力吗?

    杨怀先不相信。

    算算时间,距离红果树洞天福地的关闭应该还有几日,杨怀先打算再看看情况,实在不行,大不了提前撤离。

    虽然这个据点花费了他很大的心血,但不论是权力还是金钱,都没有性命来得重要。

    只要人还活着,那么别的就还会再有。

    对于这一点,杨怀先比唐季那种宁愿自杀也不愿失去尊严的人想得更通彻。

    但很可惜的是,他低估了莫小川的本事,也并不知道此次进入洞天福地的还有一只饕餮。

    以杨怀先的实力,如果宸姑娘不愿显露本相的话,他又哪里看得破?

    所以当院外的木门被撞得粉碎,莫小川与宸姑娘联袂而至的时候,杨怀先才会显得那般的错愕。

    “裁……裁决使大人!”

    莫小川走进门来,脸上半点笑容也没有,一张脸沉得快滴下水来。

    这可不太常见。

    “我的箭丢了,所以现在心情很不好,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不然我保证你留不下全尸。”

    杨怀先还没反应过来,一旁的宸姑娘也怒气冲冲地说道:“我的妞儿受了严重的心理创伤,而且我还没吃饱,所以现在心情也很不好,他问一句你答一句,否则我一定让你亲眼看着自己被一点点吃掉!”

    话音落下,杨怀先背后已经是冷汗淋漓。

    先不管这两人的态度如何,至少他们能活着出现在自己面前,就说明一件事。

    荒川之主失败了!

    但这怎么可能!

    杨怀先目露震惊,尚且没能想通在洞天福地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便听到莫小川问了第一句话。

    “危在哪儿?”

    杨怀先一怔,先是看了看宸姑娘,又将目光落回到莫小川身上,这才勉强笑道:“回禀裁决使大人,我之前已经照您的吩咐查过,但实在是没有任何收获……”

    莫小川懒得跟对方废话,直接一招手:“从腿开始吃。”

    话音落下,杨怀先这边还没反应过来,便忽觉一道恶风迎面袭来,他本能地想要伸手去挡,却直接被撞翻在地,然后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处从右腿袭来。

    低头看去,宸姑娘裂开的大嘴已经一口吞没了他的右膝。

    “啊!”

    杨怀先大叫一声,猛地自头顶伸出了一对羊角,狠厉地朝宸姑娘撞去。

    然而,下一刻,却有一只手掌稳健地抓住了他的羊角,使其再难近半寸。

    “再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这次是左腿。”

    莫小川的声音透着无比的凄寒,那双幽蓝色的眼眸更让人后脊发凉,杨先生的目光随之呆滞了一瞬,随后连声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话音落下,宸姑娘已经将血盆大口挪到了杨怀先的左腿前,而莫小川的掌心也猛地散发出了灼灼高温,直将杨怀先头顶的羊角烧得通红,眼看即将碳化,杨怀先终于大叫了起来。

    “金陵!他在金陵!”

    莫小川示意宸姑娘先缓一缓,进一步问道:“金陵哪里?”

    “这我真不知道!他每次跟我都是单线联系的,而且用的是信件,上面的寄件地址不详,只知道是从金陵寄来的!”

    莫小川点点头,瞳孔中的幽蓝更加深邃了几分:“早这么配合不就好了吗?说到底你也是我山海一脉的人,做错了事不要紧,只要事后补救就行了,我再问你,这次福地中会出现神弓的事情,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杨怀先的目色有些混沌,急声道:“这件事我也是从岛国人那里听来的!”

    “那些岛国人想要杀我的事情,你事先知不知情?”

    杨怀先死死地紧闭着双唇,却仿佛身体不受自己控制般点了点头。

    “所以,我的行踪是你泄漏给那些岛国人的?危早就知道我会来?”

    杨怀先再次点了点头,随后猛地张开口深吸了一口气,如竹筒倒豆子般说道:“危大人也不知道你一定会来,只是提前做了一些简单的布置,说如果你来了,就让我通知那些岛国人,叫他们在福地中将你干掉……”

    十分钟之后,莫小川一个人走出了院子,看着守在豆腐脑店里的汪科长和梁禀。

    “怎么样了?”汪科长有些紧张。

    “没找到人,大概是畏罪潜逃了吧。”

    对于莫小川这般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行为,汪科长也真是快习惯了,只能苦笑连连地说道:“那我刚才听到的惨叫声……”

    “哦,好像是从电视机里面传来的,正放着《新封神榜》呢,比干被挖心那段儿。”

    汪科长直接翻了个白眼。

    真是信了你的邪!

    然而,还不等他进一步提出质疑,便听得莫小川肃然开口道:“黑水巷马上就要乱了,我未来打算在这里建一座裁决事务所,不过得等大聪把这边都统一好了再说,你要不要留下来看着?”

    汪科长一愣,听懂了莫小川的言下之意。

    “你要走?去哪儿?”

    而莫小川的回答则让他无话可说。

    “又请了快一星期的假了,我还得回去上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