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荒川之主
    莫小川的出手非常突然,可以说是毫无征兆。

    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对方想要躲过这必杀的一击,很难。

    但很难,并不代表着做不到。

    下一刻,原本躲在韩导游身后瑟瑟发抖的那个小男孩儿挺直了腰背,目色中的稚嫩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深邃。

    他伸出了一只白白嫩嫩的手掌,将其身前的光影笼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

    凤火落入水雾之中,立刻发出了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嘶鸣。

    紧接着,男孩儿另一只手抓住韩导游的衣服,身形向后爆退而去,不过眨眼间就落到了帐篷之外的空地上。

    却不曾想,原本喧闹无比的营地在这一刻竟变得无比的静谧。

    旅游团中所有的幸存者都消失不见了,包括李艾、谢大聪和梁禀,入目及处,除了营外那些密密麻麻的猴群,一片空旷。

    “消息是我让李家少爷故意传出去的,也事先交代过他,一旦我让他跑,就赶紧带着所有人出营,以免殃及池鱼。”

    “这不可能!有这些猴群在,谁能走得出去!”韩导游的声音明显开始变得慌乱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些猴子,都听我的。”

    闻言,韩导游的脸色顿时有些泛白,沉声道:“大人……”

    莫小川慢步走出帐篷,笑着摆摆手:“事已至此,又何必再垂死挣扎呢?当我从宸姑娘口中得知杨先生和危的关系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这事儿跟你脱不开干系了,今天,你走不出去。”

    韩导游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小男孩儿拉了一把,让他闭嘴。

    “不愧是山海一脉的新晋裁决使,倒是我小看你了,但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唐宇是我们的人的?”

    正如莫小川所料,小男孩儿的口音很奇怪,一听就不是中国人,而且还带着远不符合他这个外表的沧桑感。

    “说来也是巧了,你那同伴手中所用的锤子,我之前正好在另一个间谍的手中见过,刚刚我听宸姑娘说,这玩意儿,是那什么……山童用的吧?”

    闻言,小男孩儿不禁暗叹一声:“是我疏忽了。”

    “不。”莫小川摇摇头:“是我疏忽了才对,要是我在一开始就去查看那三个伤员的情况的话,唐宇根本活不到昨天。事实上,你已经藏得很好了,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的能力应该与水有关,之前所有的被害人都是失血过多而死的,后来我才想明白,血液,本身也是水的一种啊……”

    小男孩儿赞许地看了莫小川一眼。

    “不错,我原本是想要以此来借刀杀人的,可惜,终究还是功亏一篑。”

    旁边的汪科长听着这句话,不禁满脸郁闷,怎么感觉这个小鬼子比自己还懂成语呢?

    而且他压根儿也没听明白对方跟莫小川的这番对话到底在讲些什么啊!

    果然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

    不过好在汪科长听懂了一件事,这家伙是混进洞天福地的岛国间谍!

    这就够了。

    因此下一刻,汪科长下意识地去摸腰间的光刀,随后想起那东西在跟巨猿死磕的时候损坏了,于是干脆抄起了莫小川送给他的长枪。

    “小川儿,还跟他们废什么话,直接干就完了!”

    莫小川伸手拦了汪科长一把,并没有像刚才那般干脆利落地出手。

    因为刚才那一下实际上是莫小川对对方的最后一次试探,他的手中其实并没有直接证据可以指向那个小男孩儿真的就是凶手,如果对方不展露出与水相关的能力的话,那缕凤火最终将会偏开初始方向,并自动熄灭。

    这就是心理战。

    莫小川最擅长的心理战。

    是在他与老家伙摇骰子的过程中锻炼出来的。

    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

    因为自始至终,莫小川都没有能够从那小男孩儿的眼中看到丝毫的畏惧。

    哪怕他已经被自己拆穿了身份。

    所以,对方的手中究竟还握着什么样的底牌?

    莫小川一向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

    当初在围杀蛊雕的时候,哪怕心中有滔天之怒,他也仍旧带上了应龙、钦原、相柳、旋龟、九尾狐五大异妖为自己压阵。

    而现在,莫小川甚至都还不知道对手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让汪科长贸然出击,很可能就是在送死。

    “老汪,你负责保护姥姥,这里有我和宸姑娘足矣。”

    汪科长犹豫了一下,又回头看了看抱着保温杯,一副呆滞模样的陆知行,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很可能会拖莫小川的后腿,于是沉声道:“小心。”

    随后警惕地看着韩导游和那个小男孩儿,慢步向后退去。

    在确认汪科长走出一定的安全距离后,莫小川这才笑道:“现在咱们是二对二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公平?”

    宸姑娘微笑着舔了舔嘴唇,看着韩导游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顿大餐。

    韩导游被宸姑娘盯得心头发毛,下意识地向身边的小男孩儿投去了求助似的目光。

    见状,那小男孩儿顿时笑了:“久闻饕餮凶名,原本此番想要避之一战,现在看来却是避不开了,既然如此,便让我来领教一下两位的实力吧。”

    说着,小男孩儿向前迈了半步,将目光挪到了莫小川的身上,面色变得无比的肃穆。

    “适才贵使问我姓名,我两次未答,不过若是两位真的想知道,告诉你们也是无妨。”

    闻言,莫小川立刻一摆手:“抱歉,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刚才只是随口一问,你不想说就别说了。”

    这下子,小男孩儿顿时就有些傻眼了。

    险些被莫小川的这句话给活活憋死。

    尼玛这货不按套路出牌啊!

    这个时候按照你们国家的习俗,你不应该说一句什么“洗耳恭听”,或者“愿闻其详”之类的话吗?

    这样等我自报了家门,大家就能正式开打了啊!

    你这一打岔,我还怎么继续这个流程?

    为了不让气氛这么继续尴尬下去,小男孩儿只能干咳了两声,强行自我介绍道:“咳咳,吾名,荒川之主!”

    话音落下,小男孩儿的身体突然开始拔高起来,外表也彻底褪去了青涩,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面,变成了一位相貌俊朗的年轻男子。

    目色中满是睥睨天下的孤傲。

    然而,莫小川接下来的一番话却再次打乱了这位荒川之主的节奏。

    “荒川之主?这名字怎么这么中二呢,我特么还太阳之子呢!我旁边这个还是贝爷之女呢!”

    闻言,荒川之主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气极反笑道:“好,好!吾且想看看,仅凭你手中的那根凤羽,该如何挡得住这滔天之水!”

    此言一出,天空中突然开始飘起了绵绵细雨,轰隆之声不绝于耳,仿若惊雷炸鸣。

    莫小川抬头看去,赫然发现在营地的上方,竟然出现了一座倒悬于空中的水瀑。

    红果树大瀑布!

    荒川之主的控水之力,竟然已经强大到了如此地步!

    在他看来,自己主司水意,按照这个国家自古流传的五行相克原理,必然是能完全压制住对方的凤火的。

    可令这位岛国大妖意外的是,面对如此灭世之景,莫小川并没有问一旁的宸姑娘能不能一口把这瀑布的水喝干净,也没有露出丝毫的惊惧之意,反而像是有些……兴奋?

    下一刻,面临着即将轰然坠下的恐怖惊洪,莫小川突然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妈的,小爷原本还以为这能力一辈子都用不上了呢,没想到竟然有人撞枪口儿上了啊!出来吧,旋龟!”

    话音落下,场中立刻迸发出了阵阵劈木断柴之音。

    《山海经·南山经》。

    怪水出焉,而东流注入宪翼之水。

    其中多玄龟,其状如龟而鸟首虺尾,其名曰旋龟,其音如判木,佩之不聋,可以为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