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看起来最无辜的那个人
    向阳的脸上带着极大的悲痛,眼眶微红,仿佛这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大汉在一夜间被击碎了精神支柱。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王超就是营中所有mss人员的灵魂。

    但现在,这个灵魂死了。

    王超作为mss二处的特种作战人员,其战斗实力与警觉性都绝非常人所能想象的。

    但他却这么死了。

    死得悄无声息,死得莫名其妙。

    到底是谁,有着什么样的神通,能够在三名mss成员彻夜巡逻的条件下,在所有人都小心戒备的情况下,杀死一位实力超然的二处特种作战人员?

    更关键的是,凶手这次为什么没有再继续对旅游团的人动手,而是将目标放在了mss的人身上?

    这个问题向阳想不明白,陆知行想不明白,宸姑娘等人也想不明白。

    莫小川站在王超的尸体旁边,目色沉寂,低声道:“凶手是想要让mss的人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自乱阵脚,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是……”

    莫小川的话还没说完,旁边已经有一道拳影向他轰击而至,莫小川没有动,因为向阳抢先一步将其拦住了。

    “老邱,你做什么!”

    “你放开我!就是这小子咒死了王哥!”

    “你胡说八道什么!人家小同志一直都是向着咱们的!”

    老邱没能挣脱向阳的拉扯,但他盯着莫小川的目光却始终杀气腾腾。

    见状,莫小川不禁暗叹了一声:“还有一个可能是,凶手此番杀人仍旧是冲着我来的,他想借此让我与mss的人割裂开来,但很可惜,他算错了一件事情。”

    正说着,老邱身边另外两个mss的成员也一脸悲愤,准备向莫小川动手了,这一次,向阳再也拦不住。

    然而,却有一道声音抢先一步喝止住了他们。

    “都给我停手!这是在干什么!”

    老邱等人闻言,纷纷目色一愣,整齐划一地转头向后望去。

    “汪科长?您醒了?”

    相比起昨夜刚醒的时候,这会儿汪科长的气色已经好多了,走起路来也虎虎生威,只是可能太久没活动了,四肢不免显得有些僵硬。

    “我要是再不醒,你们就都快成为国家的罪人了!你们知道莫老板是什么身份吗?啊!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的行为是在给咱们安全部惹祸!都给我散了!”

    别看汪科长平时在莫小川面前没什么脾气,但在mss里面还是很有威信的,否则之前李浩田也不会把节制整个红果树景区的权力放给他。

    听到汪科长这番话,老邱几个人不禁都面露惊疑不定之色,但却没有开口询问,而是干脆利落地回答道:“是!”

    于是下一刻,守在莫小川身边的mss成员就只剩下了向阳一人。

    汪科长一脸肃穆地走到近前,看着王超的尸体,沉声道:“之前的情况我都听李艾说了,这次……”

    旁边的陆知行接口道:“还是一样,是失血过多而死的,不过,这次有些奇怪的,反倒是另外一具尸体。”

    汪科长一愣,随后走到另外一边,看着那个长腿伤员已经毫无血色的脸,问道:“什么地方奇怪?”

    说起来惭愧,事实上,那日洞天福地开启前,才是他与王超第一次见面,毕竟大家虽然同属mss,却是不同分局不同办事处的,尤其汪科长的职务有些类似于外勤,三天两头各地跑,别人认识他,但他却不是谁都认识的。

    比如今天的第二名死者,唐宇。

    要不是向阳在旁边介绍了一下,汪科长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叫什么。

    “怎么说呢,其实他的死因也是失血过多,但看起来似乎与另外几名死者有些不太一样。”

    说着,陆知行伸手指向唐宇的脖子,在那里有一道凄厉的血痕。

    “颈动脉完全被割裂了,这也是所有死者里面唯一一位出现致命外伤的。”

    “还是跟水有关系吗?”莫小川突然问了一句。

    陆知行点点头:“如果说到这个的话,两具尸体倒是都出现了之前其他死者的情况,身上有水露的痕迹,血液似乎也都被稀释过。”

    正说着,蹲在一旁的宸姑娘突然转头对莫小川道:“我发现了百鬼一脉的法器。”

    莫小川一愣,走上前去,皱着眉道:“百鬼一脉?”

    宸姑娘点点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东西是山童用的。”

    山童?

    莫小川没怎么研究过岛国的妖怪,但却依旧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正准备再继续问点儿什么,却听到帐篷外传来了阵阵喧闹声。

    紧接着,就看到韩导游拉扯着李艾走了进来。

    “你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到处宣扬呢,本来这两天死人的事儿就搞得人心惶惶的,现在你再这么一弄,大家不是更害怕了吗!”

    汪科长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韩导游一脸急色:“这家伙在外面到处嚷嚷说你们mss的人死了两个,估计是凶手想要把营地里的所有人都杀光,顿时把大家伙儿都给吓坏了,已经打算不顾一切代价与营外的猴群拼命了!”

    李艾一脸无辜地看着莫小川。

    而莫小川则看着满脸好奇,正朝自己这边张望的那个小男孩儿。

    他发现男孩儿的注意力其实并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在看他身边的宸姑娘,不,更准确的说,是在盯着宸姑娘手中的那件东西。

    于是莫小川笑了。

    他转身慢步来到韩导游身边,弯下腰,揉了揉小男孩儿的头发,后者似乎有些嫌弃地往后躲了躲。

    “韩导游,你儿子长得是真可爱啊,叫什么名字啊?”

    韩导游一愣,大概是没想到莫小川会突然问这个问题,随后才道:“阿……阿川……韩川。”

    莫小川脸上的微笑更加浓郁了几分,对着小男孩儿道:“那我们还真有缘分呢,名字里都有一个川字。”

    小男孩儿没有说话,勉强笑了笑,抓着韩导游的裤腿更紧了几分。

    莫小川慢慢站直了身体,突然说了两个字:“快跑。”

    话音落下,李艾就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耗子一样,条件反射般地就拔腿朝帐篷外逃去。

    这一幕看得众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而莫小川则笑着道:“说起来,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你是我在旅游团所有人里面唯一一个看不出本相的,也是唯一一个我没怎么堤防的,而且我从来没听过你说一句话,是不是刚来这边儿,还没学会中文啊?”

    话音落下,韩导游的目色立刻沉了下来。

    但莫小川的这番话还没说完。

    “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自己只杀了一个人,今早却出现了两具尸体?更想不明白自己的同伴是怎么死的?所以这才冒险想要进来看看,顺便拿走你同伴的法器?”

    莫小川手腕一翻,凤羽已经轻轻飘扬:“没错,那个家伙是我杀的,目的就是引你出来,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我只是有些好奇,你的同伴是只山童,那么,你,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此言一出,一道明媚的火线已经照亮了整个帐篷,向着男孩儿的眉心急刺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