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闻
    凶手是宸姑娘吗?

    说实在的,莫小川心中没底。

    但至少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这是唯一的答案了。

    莫小川不知道宸姑娘杀人的动机是什么,也不知道她到底跟水有什么关系,可如果一定要说宸姑娘的举动有什么令人起疑的地方的话……

    那就是,她为什么要跟着旅行团进入红果树景区?

    或者更直接一点,宸姑娘为什么会来这次的洞天福地?

    要知道,别说是山海一脉的大妖了,就连朱老板都看不上这福地里面的东西,饕餮作为《山海经》里面为数不多的,实力超然、声名显赫之辈,红果树瀑布中到底有什么可吸引她的?

    莫小川猜不到答案,当然,现在摆在他面前更加现实的一件事情是,汪科长的安全。

    直至莫小川询问完旅游团与mss的所有人之前,他都是完全信任宸姑娘的,并且将照看汪科长的任务交给了她,就是担心凶手会趁机再度下手。

    从理论上来讲,如今场上除了莫小川,实力最强的就是宸姑娘了。

    而她是山海一脉的人。

    所以莫小川才敢将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宸姑娘。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如果宸姑娘真的是杀人凶手,如果汪科长因此而殒命,莫小川觉得自己一定会愧疚一辈子。

    所以在下一刻,莫小川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朝帐篷外走去,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到汪科长身边。

    此时的他状态很差,同时也是在获得蓝条之后第一次透支体内的山海意。

    毕竟九尾狐的蛊惑之力是升了级的,耗蓝也更多,如果太过频繁地使用,即便福地内的山海意远超俗世,也不可避免地让莫小川感觉有些入不敷出。

    好在,莫小川早就为自己准备好了足够多的回蓝药水……

    只见莫小川满步蹒跚地走到帐篷外,一挥手,立刻有四五只灵猴从围栏外冲进营中,整齐划一地跪倒在他面前,任人宰割。

    莫小川毫不客气地取出长枪,没有任何技法可言,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就这么瞎几把一挥,于是灵猴毙命当场,化作一缕缕山海意落入莫小川的胸口,让其精神猛然一振。

    旁边的李艾都看傻了,结结巴巴地说道:“莫……莫大哥,你,这是……在干嘛?”

    莫小川深吸了一口气,立刻感觉腰也不酸了,腿也有劲儿了,一口气上九千多层楼梯也不喘气儿了,不禁笑着摆摆手:“没事儿,我就吸个猴。”

    “啥……啥?”

    莫小川没有解释,只是对李艾嘱咐道:“一会儿要是看见事情不对,就赶紧跑远一点,免得溅你一身血。”

    李艾暗暗咽了口唾沫,问道:“怎么样算事情不对?”

    莫小川撇撇嘴,觉得这货真是典型的人傻钱多,只能转而道:“那就我叫你跑,你就立刻跑。”

    李艾又问道:“跑……去哪儿?”

    莫小川被李艾这一顿问得心气儿都没了,但谁叫人家是金主呢,又不好发脾气。

    “就跑到营地中间来。”

    “哦,好……好……”

    交代完李艾,莫小川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单手将长枪背在身后,快步走到了汪科长所在的帐篷外,直接伸手撩开了门帘,朝里面走去。

    “宸姑娘……”

    然而,莫小川才开了一个头,就猛地顿住了。

    因为他发现,汪科长竟然醒了!

    宸姑娘守在一旁,手里面端着盛满了灵茶的头盔,转头过来,满脸疑惑地看着莫小川。

    而汪科长则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惊喜地喊道:“莫老板!”

    莫小川三步化作两步来到近前,掰着汪科长的那张大脸左瞧瞧右看看,确定这货真的没事儿了之后,这才笑道:“老汪你终于醒了!害得我差点儿以为要随份子了呢!”

    “滚蛋!你老哥我坚挺得很!咳咳……”

    莫小川一看汪科长还有些虚,赶紧从宸姑娘手中接过灵茶,喂着汪科长喝了一口。

    “老汪你这也太弱了,居然被一只大猩猩打成这样,不过你放心,仇我已经帮你报了,喏,这玩意儿就是从那猩猩身上得来的,送给你留个纪念。”

    汪科长下意识地接过长枪,顿时刚红润起来的脸就又黑了。

    “莫老板,你这是在咒我呢吧!”

    莫小川赶紧摆手:“哪能呢,这玩意儿可是正宗的灵器!你知道啥是灵器不!”

    闻言,汪科长倒是一愣:“灵器?可是……我也不会用枪啊……”

    “哎呀,没事儿,常言道,自古刀枪不分家,大不了你就把它当刀使!”莫小川一脸的义正言辞。

    汪科长倒也习惯了这家伙的尿性,没再拒绝,只是笑道:“行,反正出去之后也得上交的,到时候换了功劳,我再好好儿谢你。”

    “得了吧,咱俩谁跟谁啊。”莫小川笑着拍拍汪科长的肩膀,想了想后又补充道:“一顿饭可不够啊,至少得……嗯,三顿!”

    “好。”

    因为汪科长的苏醒,令莫小川心情大好,但他可没忘记自己这次是过来做什么的,当即转头对宸姑娘道:“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想问,你这次为什么会来洞天福地?”

    莫小川的这句话问得有些突然,没有任何的铺垫,也没有任何的预兆,令一旁的汪科长都是一愣。

    但令人意外的是,宸姑娘却好似早有所料一般,并没有露出太过愕然的表情,只是沉默地看了看汪科长,又看了看莫小川身边的李艾。

    “快跑。”

    伴随着莫小川的这两个字一出口,李艾当即撒丫子就朝帐篷外奔袭而去,看起来就像身后有六十三只野狗追着他撵似的。

    于是场中就只剩下了宸姑娘、莫小川和汪科长三个人。

    莫小川笑道:“汪科长不是外人。”

    宸姑娘稍作犹豫,倒是没有太坚持,点点头道:“其实这事儿说出来也没啥大不了的,我这次来,就是奔着那张弓来的,顺便看看能不能顺着那只土蝼找到危的线索。”

    莫小川目色微怔,因为宸姑娘的这句话里面藏着三个问题。

    他选择先问最重要的那个。

    “你是说,土蝼跟危有关系?”

    而宸姑娘则反问道:“你不知道吗?当年危在山城的裁决事务所当审判长的时候,土蝼就是他身边的第一亲信啊,还记得那会儿蒋先生与太祖第一次展开合作,就是由危从中斡旋的……”

    莫小川听得眼睛都直了,而宸姑娘的这番话还有后半句。

    “不过后来这俩人在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做了很多不光彩的事,在新中国成立之后,被莫景山秋后算账,直接就给赶出山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