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水?
    莫小川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有些发愣。

    “死了?怎么死的?”

    王超的目色显得有些犹豫,沉声道:“据他们说,是重伤难治。”

    闻言,莫小川顿时眉头紧锁:“尸体在哪里?我看看。”

    王超转过身,下巴朝着营外的方向一抬:“喏,大家都围在那边呢。”

    莫小川点点头,便朝着人群所在之处而去。

    看到莫小川走来,旅游团的人纷纷像躲瘟疫一样朝两边散开,除了粗眉汉子以外的另外三名mss成员也一脸警惕。

    梁禀和宸姑娘两人就站在旁边,眼中并没有因为死人而出现的惊恐。

    倒是谢大聪的面色有些发白,最后实在忍不住,跑到旁边的树脚去吐了。

    莫小川走到两具尸体旁,发现陆知行正蹲在那里,好像是在进行简单的尸检,这就让莫小川有些意外了。

    “你还懂验尸?”

    陆知行耸耸肩膀道:“不是很懂,但之前在品茶会认识了一个法医朋友,听他聊过一些东西。”

    莫小川点点头:“死因能搞清楚吗?”

    陆知行伸手指向高个男的脖子,低声道:“我没能在他身上发现其他外伤,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应该是气管碎裂,割破了大动脉,导致失血过多而死。”

    “死亡时间呢?”

    “我没那么专业,只能说大概在凌晨两点到早上六点之间。”

    这个时间跨度就有些大了,而且莫小川也不知道陆知行的判断究竟有多准。

    他只能点点头,再度问道:“她的死因又是什么?”

    陆知行掀起了大妈的衣服,将其胸腹间的塌陷露在莫小川眼前。

    “肋骨断裂,可能刺破了腑脏,同样是失血过多而死的。”

    陆知行的表情有些复杂,因为暂时看起来,这两人都是在昨天被莫小川重伤而死的,虽然他也看不惯这大妈和高个男的行为,当时莫小川的出手也可以说是大快人心,但伤人与死人,这个性质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莫小川没有说话,沉吟片刻之后,突然问道:“我记得昨天他们俩是被人抬到帐篷里面去的吧?昨晚有没有人守着他们?今早是谁发现的尸体?又是谁把他们搬到营外来的?”

    话音落下,旅游团中一个带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弱弱地举了个手。

    “是我,昨天是由我负责照看他们的,今早发现他们死了的也是我,至于尸体,是我和韩导游抬过来的,毕竟那帐篷还要住人呢……”

    莫小川点点头:“带我去帐篷里面看看。”

    眼镜男不敢拒绝,便领着莫小川又回到营地中了。

    而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则忍不住纷纷议论道:“这小子什么意思?人就是他打死的,难道还想找个替罪羊?”

    “哼!我这次倒想看看,那些mss的人还会不会包庇他!”

    “就是!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了,能打有什么用?杀了人还不是一样得偿命!”

    ……

    王超听着众人的七嘴八舌,一张脸已经沉得可以滴下水来,他没有留在尸体旁边,而是追在莫小川身后进了帐篷,正看到莫小川蹲在地上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怎么样?”

    莫小川回头看到是王超,皱着眉头道:“现在还不清楚,照理来说,如果他们俩真的是被我打死的,那么当时就应该已经毙命了,一个是气管碎裂割了大动脉,一个是肋骨断裂刺破了腑脏,正常情况不可能撑到半夜两点之后。”

    莫小川还有最重要的一句话没有说。

    那就是他自己动的手,他知道轻重,但这句话太过主观,就算说了也没什么意义。

    但不可否认的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所有的证据都对莫小川不利。

    王超听了莫小川的分析,犹豫着说道:“你说的是在普通情况下,但我们都知道,他们可都不是普通人,会不会……”

    说实在的,此时王超的心里也非常矛盾。

    他很清楚,昨天莫小川之所以会出手,是因为这两人想要煽动旅游团的人挑战mss的权威,而且其中也存着一些当时巨猿冲营时,这群人袖手旁观的怒气。

    所以当后来当王超知道莫小川打伤了旅游团的两个人之后,也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

    这两个人死了。

    他身为mss二处的成员,如果莫小川真的是杀人凶手,那么出于职责所在,他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王超的行事准则远不如汪科长那般圆滑。

    这一点从他之前命令粗眉汉子交出方便面的行为就可见一二。

    所以即便此时的他已经知道了莫小川山海裁决使的身份,但如果对方真的是杀人凶手的话,他也绝不姑息!

    对于王超的质疑,莫小川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伸出手捏了捏大妈和高个男昨晚用过的睡袋,疑声道:“这是什么?”

    闻言,王超也过来摸了摸两人的睡袋,发现有些潮湿,如果再仔细看一下的话,会发现睡袋下面的泥土也比其他地方的颜色更深一些。

    “水?”王超一脸的莫名其妙。

    莫小川对此不可置否,而是径直走到旁边那个眼镜男的睡袋旁,捏了捏。

    “这边是干的。”

    王超站起身来,在帐篷里面四下转了转,发现除了大妈和高个男所睡的地方之外,其他地方都是一片干燥。

    莫小川转头对眼镜男问道:“你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什么都可以。”

    眼镜男皱着眉头仔细想了半天,然后犹豫着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还真想起一件事儿来,嗯……我记得我当时睡得正香呢,却忽然感觉好像天上下雨了,我迷迷糊糊醒过来,这才想起来自己睡在帐篷里面呢,哪儿来的雨啊,所以我就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呢,也没多想,就继续睡过去了。”

    “下雨?”莫小川将眼镜男的话暗暗记在心中,随之对王超问道:“我想你昨晚应该有安排兄弟守夜吧?守夜的人是谁?”

    “是向阳,我去叫他。”

    不多时,那个粗眉汉子走进了帐篷中,一上来就对莫小川说道:“小兄弟,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只要是我知道的,就绝不隐瞒!”

    莫小川笑着点点头:“昨晚是你值夜?一整晚都是吗?”

    “对。”

    “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半夜有没有其他人出过帐篷,或者外面的人进来?”

    向阳思索了片刻,精确地回答道:“昨晚没有人进来,不过倒是有五个人中途起过夜,说是上厕所去。”

    莫小川眼前一亮,正想问问是哪五个人,却听得向阳继续说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算不算异常。”

    “什么事?”

    “就是……嗯……”向阳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说道:“昨天大概三四点钟吧,我正闲得没事儿数星星玩儿呢,却突然听到了一阵比较剧烈的水声,就跟,大瀑布的声音差不多。”

    莫小川一愣:“大瀑布?我们这里距离大瀑布还有多远?”

    向阳耸了耸一双大粗眉,摇头道:“不知道,不过肯定在方圆七八里之外了,这附近倒是有一条小溪,不过那水量不大,一般咱们也听不到什么动静。”

    闻言,莫小川心中的疑虑更重了。

    听起来,这整件事情似乎都跟水有关系,可他昨天已经看过了,在旅行团中所有的妖怪里面,跟水有关的只有两个。

    其中一个,就是那个死去的大妈,她是一条鳐鱼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