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酷刑
    莫小川对谢大聪的怀疑并非毫无理由。

    首先,谢大聪是知道莫小川来了桉顺的,也知道他想要进入红果树的洞天福地。

    其次,两人第一次在福地中见面的时候,你可以看做谢大聪是出于逃生**的本能,所以卖了莫小川一手,把自己身后的灵猴群都引到了莫小川的身边。

    但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如果莫小川不是拥有着足以碾压灵猴的凤火之力的话,那么,当时的他可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再然后,这一路所来,该往哪里走,怎么走,都是谢大聪一力主导的。

    而偏偏,他将莫小川带到了水帘洞,里面藏着两个想要击杀莫小川的暗榜成员。

    这是巧合吗?

    最后,也就是莫小川问出的那个问题。

    当初在火车上的时候,他对梁禀的自我介绍,用的就是王晨的名字。

    后来到了黑水巷的葱油饼店,梁禀同样是这么跟谢大聪说的。

    那么为什么在之后谢大聪看到莫小川第一眼的时候,喊的就是,莫兄弟?

    他是怎么知道莫小川的真名的?

    关于莫小川的这个问题,谢大聪听到之后也是一愣,随后下意识地开口道:“我是听杨先生说的。”

    闻言,莫小川脸上的笑容不禁更冷了三分:“可是,我也并没有跟杨先生说过我叫什么。”

    “是吗?”谢大聪显得有些疑惑:“可当时杨先生跟我说得很清楚啊,说是莫兄弟你出门在外,不免有些谨小慎微,所以一开始没有说真名,还特地交代我到了福地里面要好好照顾莫兄弟你呢!”

    莫小川不知道谢大聪的这番话到底是真是假,但却很容易验证。

    所以下一刻,莫小川的双瞳再次披上了一层杏黄色,看向谢大聪的目光中充斥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循循善诱。

    “所以,我的真名叫什么?”

    谢大聪的面色变得有些迷茫,开口道:“杨先生只说了你姓莫,没说名字。”

    莫小川点点头:“你真的不认识这两个人?”

    “不认识。”

    “你一直想要与我结伴同行,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目的?当然是为了找神器啊!跟着你更安全啊!”

    跟之前唐季的表现有所不同,谢大聪好像一点儿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即便面对莫小川的蛊惑之力,也是对答如流,甚至连个磕巴都没打。

    闻言,莫小川不禁皱了皱眉头,看来是他想多了?

    于是下一刻,莫小川隐去了脑中的蛊雕之影,瞳色瞬间恢复了常色。

    “嗯?莫兄弟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谢大聪的脸上闪过一丝迷茫,总觉得自己好像是错过了什么,亦或者是,忘记了什么。

    莫小川笑道:“没什么,我说这家伙很可能是混到福地里面来的境外不法分子,待会儿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撬开他的嘴。”

    闻言,谢大聪顿时一拍胸脯:“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莫小川点点头,他之所以会这么做,当然是存了几分考察谢大聪的意思。

    虽然他没能用蛊惑之力发现什么疑点,但谢大聪之前的表现却像一跟鱼刺一样,始终卡在莫小川的喉咙里面,使他已经没有办法完全信任谢大聪了。

    片刻之后,莫小川将那位叫做“王琛”的mss一处探员就地掩埋,并把他的残疾军人证收到了裁决令中,目色肃穆。

    然后趁着唐季快要醒来的时候,莫小川故意走出了水帘洞,在外守候。

    很快,洞内就传来了谢大聪严刑逼供的声音。

    “啪!”

    “说,你叫什么,哪儿人,为什么来这里!”

    “……”

    “啪!”

    “告诉你,我谢大聪可是很凶的!限你一分钟之内回答我的问题,不然,哼哼哼……”

    “……”

    一分钟之后,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殴打声传来。

    “嘴硬是吧,别逼我动用绝招!我凶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这一次,唐季终于开口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反正任务失败回去也是一死,你尽管动手吧。”

    “好!这可是你说的!”

    莫小川在洞外听得连连摇头,正想着对谢大聪的考验差不多了,还是自己用蛊惑之力来问,却不曾想,突然有一阵绿油油的气体从洞**飘然而至。

    莫小川不小心吸了一口,当即脸色大变,赶紧朝后退了几步,然后发出了猛烈的咳嗽声。

    “咳咳咳咳……”

    这是谢大聪放催泪瓦斯了啊!

    果然是……

    真特么辣眼睛啊!

    不过瞬息之间,莫小川的眼睛就已经红了,迎风流泪,哭得就像是一个被十几名老师轮番布置作业的孩子。

    而洞内也是传来了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嚎声。

    “啊啊啊……咳咳……啊……救命……咳咳咳咳……啊……八……嘎……”

    唐季的嘶吼声持续了差不多五六分钟的样子,嗓子都快被咳哑了,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莫小川又在外面待了一会儿,确认山风把里面的葱味儿都吹散了之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探了个脑袋进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流泪满面,鼻涕横飞,双眼肿得跟桃子一样的唐季……

    真是太尼玛狠了啊!

    一时间,莫小川看向谢大聪的目光都带着些忌惮。

    你真的是一只大葱精吗!

    确定不是洋葱或者辣椒什么变的?

    哪怕你说自己是一只臭鼬我都信了啊!

    而另一边的谢大聪显然正在为自己的杰作得意洋洋,看到莫小川进来,当即邀功似的开口道:“这货的嘴是真够硬的,要不是我有秘密武器,还真就治不了他了!”

    莫小川无比谨慎地伸手捂着鼻子,问道:“都说了吗?”

    “说了!丫还真是个国外的间谍,十年前从岛国来的,怪不得中文说得这么好!”

    岛国人?

    莫小川一愣,觉得颇有些意外,危怎么会跟岛国人联系上了?

    然而,还不等莫小川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便突然感觉侧面有一道恶风袭来,他下意识地拉了谢大聪一把,厉声道:“住手!”

    可惜的是,莫小川的反应终究还是慢了一拍。

    下一刻,只见原本被丢落在地上的羊角锤,竟凭空而起,伴随着一道凄厉的呼啸声,狠狠地砸在了唐季的脑袋上。

    唐季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