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妖怪交易市场
    下了火车,汪科长先走一步,此番洞天福地开启,不少mss的人都来了,不过人家都是带着公务来的,跟汪科长这种暂时的无业游民不一样。

    汪科长惦记着桉顺的烧烤,打算待会儿找几个同事去吃点儿宵夜,顺便再小酌两杯。

    至于莫小川,则以获取洞天福地的入场券为借口,跟着陆知行和梁禀搭了同一辆车。

    一路上梁禀叽叽喳喳吵个不停,从自己八岁那年第一次来红果树瀑布说起,一直说到自己大学期间的恋爱史,莫小川都不知道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多话可聊的。

    估计把梁禀和宋七七俩人搁一块儿,宋七七能被聊出失心疯来。

    这会儿就体现出莫小川的英明神武来了,刚一上车,他就在第一时间抢占了副驾驶的位置,直接把陆姥爷丢给了梁禀。

    不得不说,还是人家陆姥爷耐心好,不仅一点儿不嫌弃梁禀的碎嘴子,还时不时见缝插针地应和两声,如此配合的架势,让莫小川一度怀疑,当两人尚未化成人形的时候,梁禀这只小麻雀是不是在陆知行的茶树枝头拉过……呃,唱过歌……

    这就是缘粪啊……

    不多时,出租车在黑水巷的巷口处停下,莫小川赶紧逃似的拉开车门,看着眼前灯火辉煌的黑水巷,一时间有些发愣。

    怎么说呢,在莫小川的印象里面,像妖怪交易市场这样的地方,不应该是黑灯瞎火,来往行人都神神秘秘的,再戴个大斗篷之类的东西,遮住自己的面容,说话轻声低语的吗?

    面前这个看起来跟夜市一毛一样的地方是个什么鬼啊!

    不管是当地人,还是外地来的游客,都混迹在其中络绎不绝,各类卖衣服、工艺品、杂货、特产的地摊一眼望不到头,两边的店铺中还不时传来铁锅翻炒的声音,店家的吆喝声,以及各种引诱得来往行人不断流口水的美食香气。

    陆知行看着这一幕,不禁感慨道:“名动西南三省的黑水巷,果然不同凡响啊!”

    莫小川不知道该说什么,正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两个传销头子套路了的时候,梁禀已经在前面招呼道:“都跟紧我啊,别走丢了!”

    陆姥爷泰然自若地向前走去,莫小川暗自叹了口气,想着反正来都来了,看一眼倒也没什么损失。

    然而,接下来莫小川才知道,自己错得太离谱了。

    因为梁禀和陆知行都没有骗他,这里的确是一座妖怪交易市场!

    这才往前走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莫小川已经发现旁边摆地摊的老板当中,十个里面有七个都是妖怪所化!

    什么海带精、莲藕精、桃花妖、石头怪、水蛭精,应有尽有!

    莫小川甚至还看到有一对卖民族服饰的孪生兄弟,各自的背后都显现出了半个葫芦的影子。

    葫芦娃是你吗葫芦娃!

    怎么被劈成两半儿了啊!

    硬生生从一个葫芦娃变成两只瓢精了啊!

    一路走来,莫小川觉得自己真的是长见识了,不过略显可惜的是,这些妖怪老板手中所卖的东西都是些普通货色,莫小川并没有从中感受到半丝山海意的波动。

    这么看来,这条黑水巷其实跟清水街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妖怪更多了一些,市场也更繁荣一些,只是不知道,如果妖怪之间要相互流通某些特殊物品的话,该用什么样的方式交易,又会在什么地方交易。

    怀抱着无数疑问,莫小川一抬头,发现走在前面的梁禀和陆知行都停下了脚步,身形一拐,绕过路中间的地摊儿,走到了旁边的一家店面前。

    莫小川加快脚步跟了上去,发现这是一家卖葱油饼的小吃店,店面不大,也就十几平米的样子,里面就够三四个人坐的,店名很是别致,叫做……

    绿油油。

    莫小川还没进店呢,就听到店里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大姐,我错了还不行吗大姐,这样,我给你二十块钱,你去别家吃行吗……”

    一个穿着厨师服的男子哭丧着脸,正低声下气地蹲在店内一个女孩儿的身边,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而那女孩儿则一手拿着一个葱油饼,满嘴是油地吧唧着道:“不行!老板你自己写的,谁能一口气吃下十张饼以上,就不收钱!可不能反悔啊!要不然我就找工商局举报你!”

    绿油油的老板都快哭了,连连道:“是,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小看了天下英雄,可是姐姐,你都吃了一百多张饼了啊,再这么吃下去,我把房子卖了也不够你吃的啊!您行行好,就放过我吧……”

    梁禀走到店门口,看着这一幕,顿时一愣,开口道:“聪哥,这是怎么了?”

    老板转过头来,看到梁禀,就跟看到了大救星一样,伸手抹了一把鼻涕,连连道:“禀弟!你总算来了!”

    “聪哥!”

    “禀弟……”

    莫小川看着这万分狗血的一幕,整个人都不好了,难道这就是梁禀口中所说的,手握洞天福地入场券的大佬?

    就是个葱油饼店的老板?

    而且从对方身后所显露的虚影来看,这位大佬的本相就真的是一颗……大葱?

    莫小川觉得自己的三观再一次得到了刷新。

    看来果然是自己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了啊。

    这年头儿连特么大葱都能成精了啊!

    而且还是卖葱油饼的大葱精啊!

    这才是货真价实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或许实在是因为这位绿油油老板身上的槽点太多,以至于令莫小川竟然下意识地忽略了一个更加关键的问题……

    莫小川这边还没来得及上前去打招呼呢,店里面吃饼的那位美女倒是突然眼前一亮,看着梁禀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赶紧放下了手中的葱油饼,胡乱擦了擦嘴,站起身来。

    “唷,这个小妞儿长得不错啊!有没有兴趣跟姐姐做个朋友啊?姐姐请你吃饼……”

    梁禀看着对方一脸怪阿姨的模样,不禁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疑声道:“聪哥,这位是……?”

    闻言,聪哥顿时满脸绝望地说道:“这不是这两天生意不太好嘛,我就想了个招儿来吸引顾客,定下了谁能一口气吃完十张葱油饼,就可以不用付钱,可是这位已经在我店里吃了一晚上了,硬是一个人把我今天准备的材料都给吃完了啊!”

    这边聪哥还在给梁禀哭诉着自己的悲惨遭遇,落后一步的莫小川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他在那位怪阿姨的身后,看到了一道人脸、羊身、虎齿、人手,眼睛长在腋下的凶兽之影!

    “《山海经·北山经》。

    有兽焉,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鸮,是食人。”

    这段话非常好理解,这只叫做狍鸮的异兽和大多数叫声像婴儿哭声的妖怪一样,也是吃人的。

    而且有意思的是,在《山海经》的记载中,这个狍鸮不但吃人,而且还非常贪吃,甚至吃着吃着就把自己的身体也给吃进去了。

    当然,如果仅仅如此的话,还不值得莫小川如此郑重其事。

    更加关键的是,这个狍鸮在民间还有一个更加广为人知的名字。

    饕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