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目标,黔州!
    这是莫小川第一次离开山城,他也不知道出这么趟远门儿究竟该带些啥,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也没有行李箱,上小学和初中那会儿背的书包早就给老家伙扔了,所以无奈之下,他只能征用了宋七七的唐老鸭书包。

    宋七七的这个书包很小,里面也装不了多少东西,最后莫小川只塞了两件衣服,一条裤子,还有一些洗漱用品,以及手机充电器,基本上就放不了什么了。

    就这么点儿东西,还直接把那唐老鸭的大嘴给绷瘪了。

    也不知道要是遇到了米老鼠会不会被对方给笑死。

    当然,莫小川还特地去侯老板的小卖部买了好多吃的喝的,他可是听说火车上卖的东西都老贵了,能省一分是一分啊!

    莫小川没有把这些东西全部放到裁决令里面,不然到时候汪科长肯定得问他是从哪儿拿出来的。

    最后,最重要的,当然就是去跟辅导员请假的事儿。

    这么关键性的任务,莫小川当然是交给郝德了,而这位堂堂市刑侦队大队长也一点儿没有推辞,满口答应了下来。

    一切准备就绪,第二天一大早,莫小川就匆匆背着唐老鸭的书包出了校门,坐上了347路公交车。

    直达菜坝火车站。

    等他走到售票大厅的时候,汪科长已经等在那里了。

    现在不是春运期间,也不是节假日,甚至连周末都不是,所以售票厅里面的人并不算多,哪怕莫小川和汪科长当场去买一个小时后的车次,余票也是大把大把的有。

    来到售票窗口前,莫小川耀武扬威地举起了自己的学生证,无比得意地对汪科长说道:“咱可是可以买半票的人!”

    然而,接下来售票员的一番话,却让莫小川仿佛感受到了晴天霹雳!

    “这位同学,首先,学生证并不能享受卧铺半价票的优惠,其次,学生票只能寒暑假期间购买,最后,同学你这上面的往返城市也不在桉顺市啊……”

    莫小川懵笔了。

    子曰:装笔遭雷劈,果然圣人就是有先见之明啊!

    所以最后莫小川只能老老实实地掏了全价票的钱,整个人都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蔫儿了。

    而在这个时候,却见汪科长不慌不忙地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残疾军人证,递进了售票口,不费吹灰之力买了一张半价票。

    看到这一幕,莫小川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是残疾军人?

    你哪儿残了?

    是脑残吗!

    就你这种行为,算不算徇私枉法?算不算公器私用!算不算滥用职权!

    然而下一刻,或许是看到了莫小川目光中的质疑,汪科长当即捞开了衣服,露出了肚子上一条长长的伤疤。

    莫小川一惊:“你这是……?”

    “还记得那是五年前的一个冬天,我跟几个老伙计在外面执行任务,对方是几个境外武装分子,很不好对付,在接到总攻命令的前一天晚上……”汪科长面色肃穆,目光悠远,不禁让莫小川肃然起敬。

    “前一天晚上怎么了?”

    “我突然犯了阑尾炎,被送到医院去割了这一刀,算作工伤,组织上就给我发了这么个证。”

    啥?

    什么玩意儿?

    阑尾炎?

    我去你奶奶个腿儿的啊!

    就这特么也能算作工伤?

    你们一处也太随便了吧喂!

    然后就听到汪科长笑着道:“你要是加入了咱们一处,也有这待遇。”

    “滚蛋!”

    莫小川毫不客气地骂了一声,转身就往车站里面走了。

    汪科长跟在后头,有些惆怅地挠了挠头,撇着嘴道:“难道我这个招揽的方式还是太明显了么?我觉得已经很巧妙了啊……”

    接下来两人一路顺风顺水地通过了安检,上了火车,这会儿莫小川才发现,这辆车居然是绿皮的……

    他虽然从来没有坐过火车,但起码听说过关于绿皮火车的传说啊!

    孙中山先生就曾经说过,在咱们大中华,但凡是绿色的东西,都比较慢,比如乌龟,比如火车,再比如邮政……

    怪不得这趟车要开十几个小时,怪不得汪科长坚定地要买卧铺票。

    原来,如此。

    两人上了车,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铺位,莫小川是中铺,汪科长是下铺,在对面已经坐了一个人了,年纪看起来不大,差不多二十多岁的样子,大热天地戴着一顶毛线帽,手上捧着一个铁盒子,遮遮掩掩的,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贵重物品。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莫小川分明在对方的身后看到了一道虚无缥缈的影子,看起来有些像是,一棵树?

    这也太巧了吧!

    刚上车就碰到妖怪了啊!

    而且这是一只……树精?

    姥姥是你吗姥姥?

    不过这会儿最应该担心害怕的显然不是莫小川,而是这位毛线帽姥姥,要是让对方知道对面坐的一位是mss一处的科长,一位是正宗得不能再正宗的山海裁决使,不知道会不会直接被吓晕过去。

    但正所谓,不知者无畏,所以等莫小川和汪科长刚一坐下来,对方就凑了过来,先是目色紧张地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低声道:“两位,都是去桉顺市的吗?”

    莫小川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闻言,“姥姥”顿时露出了和颜悦色的微笑,轻轻打开了他手中的铁盒子。

    “你们好你们好,我叫陆知行,正所谓,相见即是缘分,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普洱茶吗?”

    莫小川与汪科长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有些搞不清楚这家伙到底什么路数。

    难道这货是个传销人员?

    汪科长朝着铁盒子里面看了一眼,问道:“你这里面是上等的普洱茶?”

    陆知行摇摇头:“不是,这是我自己培植、研发的茶叶,取名叫好茶。”

    汪科长抽搐着嘴角,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你这里面放的既然不是普洱,那特么你问我们知不知道普洱干啥?

    啊?干啥?

    还取名叫好茶?要脸不要脸了!

    难道就为了让别人喝了一口之后,感叹一声:“果然是好茶啊……”

    坑爹呢这是!

    但汪科长的反应显然没有莫小川来得直接。

    这位山海裁决使在第一时间捂紧了自己的钱包,连声道:“我不喝茶,也没有亲戚朋友喜欢喝茶,去年我有一个朋友就是喝茶给喝死的,所以我有心理阴影了,向天发誓这辈子再也不碰茶叶……”

    话音落下,别说是陆知行,就连汪科长都看傻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