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被遗忘的一个人
    “砰!”

    莫小川猛地站起身来,直接打翻了他身前的酒杯,发出一声脆响。

    空气为之一静。

    随后莫小川赶紧伸手扶着额头道:“有点儿喝多了,我去上个厕所。”

    话音落下,顿时引来一片嘲笑声。

    很明显,几瓶酒一下肚,大伙儿都已经不把莫小川当裁决使看了,仿佛他还是当年那个四处捣蛋,被莫景山拿着鸡毛掸子追得满街跑的小屁孩儿。

    莫小川故作醉态地扶着桌子往外走,还没走几步,便有一只手轻轻抓住了他的胳膊。

    莫小川转过头去,看到是阿龙,没有拒绝。

    因为在这所有人里面,只有阿龙知道他的酒量。

    两人走出包间,来到火锅店外,阿龙松开了手,而莫小川则掏出了手机,给郝德打了个电话。

    “喂?郝队吗?”

    郝德那边似乎还在忙,声音有些嘈杂。

    “你小子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

    郝德的怨念不轻,但莫小川却没接这茬儿,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

    “郝队,我想知道,专案组现在解散了吗?”

    郝德那边一愣,大概是有些摸不透莫小川的用意,但还是如实回道:“还没有,这边还有一些首尾工作要做,你是不是想找借口跟学校请假?”

    莫小川隔空翻了个白眼,这会儿倒是没跟郝德贫嘴,而是抓紧时间问了下一个问题。

    “我记得专案组有一位主要负责电讯侦察的专家,叫肖大壮,长得很瘦,一口龅牙,他现在还在不在局里?”

    “肖大壮?他倒是已经回去了,今天一早走的,说是家里面出了什么事儿,还挺急,你问他做什么?”

    闻言,莫小川的一颗心已经沉入了谷底。

    “哦,没事儿了,那先这样,挂了啊。”

    “喂?喂……”

    莫小川挂断电话,打开通讯录,找到了肖大壮的号码,拨了过去。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提示这是一个空号。

    一时间,莫小川的面色变得比寒霜还要冷。

    他有些自责,自己怎么会放过了这么一条明显的线索!

    还是那个问题,如果一切真的如蛊雕生前所说,他之所以选定陈静薇为目标下手,是出自于危的授意,而危实际上是冲着莫小川去的话。

    那么,他是怎么知道,莫小川与陈静薇之间的关系的?

    要知道,自从莫小川正式成为邮大学生以来,他其实一节课都没去上过,满打满算,总共就只跟陈静薇见过两面。

    第一次,是那天同学聚餐的时候。

    第二次,则是学校召开迎新大会的时候。

    其他时间,莫小川都是在微信上跟陈静薇在互动聊天,两人甚至都没有单独吃过一顿饭,只是在案发的前一天,陈静薇才答应莫小川,跟他一起去加勒比水上乐园玩儿。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跟莫小川关系最亲密的女性的话。

    花花反而比陈静薇更合适!

    但,花花没有手机。

    所以危对于莫小川和陈静薇两人关系的判断,就必然来自于他们的聊天记录!

    这东西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搞到的吗?

    当然不是!

    但如果是作为一名电讯侦察的专家,而且曾经有机会触碰到莫小川的手机的话,这件事情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莫小川仔细回想了一下他第一天到专案组开会的情形。

    他为什么会有肖大壮的电话号码?

    就是当时肖大壮拿莫小川的手机留下的。

    而现在,这个电话变成了空号。

    肖大壮也在蛊雕死后不久,趁着陆先生重新打开灵界守域的机会,逃出了山城。

    是巧合吗?

    当然不可能。

    只是让莫小川有些心底发寒的是,对方的布局竟然如此之早,之深!

    而且他也的确被肖大壮的外表所欺骗了。

    如今看来,对方很有可能并不是什么普通人!

    肖大壮不可能是危。

    因为当初莫小川并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任何的异样,看到任何的虚像。

    所以肖大壮的情况必然跟蒲牢有些像。

    第一,他不是山海一脉的人。

    第二,他的实力很强,至少不是鸡哥和清水街的这群老板们所能比拟的。

    而这么一个人,又为什么会与危勾结在一起呢?

    莫小川一时还找不到头绪。

    更加让人恼火的是,肖大壮本身是一位电讯侦察方面的专家,所以很可能他压根儿就不是川城公安局的人,甚至包括姓名、年龄、家庭住址等所有相关信息都是编造的!

    叫人根本查无可查。

    “少主,有什么是需要我去办的吗?”始终沉默的阿龙,终于问了一句话。

    莫小川摇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寒戾:“山水有相逢,只要他们还想要对我下手,就必定会露出马脚,下一次,我要把老账新账一起算!”

    说完,莫小川就返身进了火锅店,继续回去跟一众清水街的老板们说说笑笑去了。

    这顿饭吃的时间并不算很长,因为大家伙儿都还得回去看店,所以还不到晚上八点就散场了。

    莫小川和阿龙回了酒吧,黑二哥等人已经在招呼客人了。

    莫小川心中有事,只是简单地表示了一下对黑二哥三人工作的肯定,就一头钻进了杂货间中。

    然后他拿出了阿龙交给自己的东西。

    那是一叠信纸。

    从蛊雕家中找到的。

    里面记录了危跟蛊雕之间详细的交流内容。

    前面大多是一些试探与威胁,虽然莫小川这里没有蛊雕的回信内容,但也大致可以猜到蛊雕从一开始的惊讶,到质疑,再到愤怒,最后是顺从。

    莫小川看得很慢,也很仔细,每一个字都不肯放过。

    所以在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之后,他才终于看到了一条非常关键的信息。

    也就是蛊雕在生前对莫小川说过的,危承诺给他的那个大机缘。

    那是一个地名。

    “半月之后,黔州将会有一个大造化,若你能办成此事,届时,本座可携你同往。”

    黔州,距离山城很近。

    如果是想要去那个开过一次重大会议的红色旅游城市的话,坐车只需要四个小时。

    只是很可惜,危在信中只说了黔州,却没有指明具体的地方,否则的话,莫小川并不介意在半个月后带着阿龙和陆先生什么的去蹲他一手。

    至于那个大造化是什么,莫小川就更不得所知了。

    放下手中的信纸,莫小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来想要从这个里面找到关于危的蛛丝马迹,的确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

    当然,现在对于莫小川来说,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得赶紧找个懂行的帮他看看手机。

    否则的话以后岂不是什么**都泄露干净了!

    一想到自己手机里面存储的那些珍贵影片,莫小川不禁默默地为肖大壮担心,对方会不会一不小心就把肾给掏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