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和解
    莫小川有些意外。

    他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王晨。

    更没想到王晨会突然冲出来为陈静薇出头。

    就在莫小川这一愣神的工夫,那边已经快打起来了。

    “当真是一壶水不响,半壶响叮当。如果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就最好不要胡说八道,污人声誉是小事,难道就不怕半夜有鬼敲门吗!”

    听到这句话,莫小川不禁轻轻挑了挑眉。

    因为同样的一番话,正是当初班级聚餐的时候,他对王晨说过的,也是在朱老板的这家火锅店里。

    “你特么谁啊!”

    被人当众斥责,还摔了酒瓶子,桌边的五个男生立刻站了起来,其中一个已经走到了王晨身前,揪住了他的衣领,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架势。

    “我?我是你大爷!”

    说完这句话,王晨猛地挣脱了那人的手掌,直接抬腿,一膝盖顶在了对方的下体上。

    “卧槽……”

    那哥们儿当下就躺了,整个人都撅成了一个虾米状,满脸涨得通红。

    别看王晨长得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下手还真是挺黑的,而且关键是阴。

    见到自己的同伴被人给揍了,剩下四个哪里还忍得住火气,当下朝王晨冲了上去。

    谁曾想,这王晨还真不是个怂蛋,随手抓起别桌的碗碟,毫不犹豫地就扣在了当前第一个哥们儿的脑袋上。

    “啪!”

    碗碟应声而碎,那哥们儿也抱着头蹲下了,满手血污。

    这是直接见了红了!

    然而,王晨毕竟只有一个人,而且体格并不算多么强壮,在连伤两人之后,很快就被另外三个给按住了手脚,肚子上被结结实实地打了一拳,嘴角也吃了一肘子。

    旁边的服务员都吓傻了,正准备拿起电话报警,却被莫小川拦住了。

    “先通知老朱过来,别报警,不然对你们生意不好!”

    服务员赶紧点头,就跑出去找朱成庸了。

    而与此同时,刚才脑袋被开了瓢的那哥们儿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抓起了一只啤酒瓶,龇牙咧嘴地向王晨脑袋砸去。

    “卧槽你大爷!”

    然而,他手中的啤酒瓶最后却没能落得下去,因为有一把椅子突然从天而降,直接把他给砸到地上去了。

    莫小川出手制服了一人,却没有再上前,而是开口大喝道:“都特么给我住手!你们知道他爹是谁吗!”

    王晨看到莫小川,也是一愣,随后就听得莫小川一句话把当场五个人都吓尿了。

    “他爹是邮大教务处主任!你们敢打他?就都等着被劝退处分吧!”

    对于一个学生来说,哪怕是大学生,派出所所长也绝对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让你一次次挂科的老师,以及学校里的各种领导!

    这要真背上处分,别说是学位证了,没准儿到最后连毕业证都拿不到!

    这大学四年就算是白读了!

    一时间,这五个哥们儿都没法儿判断莫小川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但无疑,全都怂了。

    然后莫小川走到那真·蛋疼的哥们儿面前,肃然道:“你,什么专业的?叫什么?学生证带了吗?给我看看……”

    话音刚落,那哥们儿猛地从地上窜了起来,双腿紧紧夹着,三蹦两跳地就往外跑了。

    就跟成了精的兔子似的。

    剩下几个,包括脑袋接连被开了两次瓢的那家伙,一看这阵势,哪里还敢久待,赶紧相互搀扶着往外走。

    “别想着逃单啊!不然就算我们不追究,一会儿火锅店老板也得报警!”

    听到这话,走在最后头的那个瘦子当即脚下一个趔趄,随后赶紧从裤兜儿里面抓出一把百元大钞,也没数,扔在柜台就溜了。

    见麻烦解决了,莫小川这才转身去看王晨身上的伤势。

    王晨撇着嘴道:“不用你帮忙,我从小就跟着我爸学近身格斗,一般三五个人根本近不了我身,刚才我是收力了,不然他们五个早就躺下了。”

    莫小川白了他一眼:“断子绝孙腿也算近身格斗?”

    “我那是为了以弱胜强,不得不出此下策!”

    “刚才不还吹得牛逼哄哄的吗,怎么这会儿又变成以弱胜强了?”

    王晨再一次深切地体会到,在嘴炮这项事业上,他距离莫小川大概差了两百个死侍。

    于是王晨干脆闭嘴了。

    莫小川粗略看了看王晨的情况,倒是没什么伤筋动骨的,最多就是点儿皮外伤,这才放心下来。

    “你那贴身侍卫呢?今天怎么没带出来?”

    王晨愣了愣,这才明白莫小川说的是他室友孙耀武,当即朝着包间的位置努了努嘴。

    “在里边儿呢,估计没听见外面的动静。”

    莫小川摇摇头:“真是一群瞎子。”

    王晨心说怎么跟你这人聊天儿就这么难呢!

    听不见那叫聋子!

    但他没有反驳,而是转而道:“今天这事儿,你可别跟我爸说。”

    “我跟你爸又不是兄弟,跟他没那么熟。”

    王晨一愣,还真是闹不准莫小川这句话到底是不是在占自己便宜,憋了大半天,这才说道:“那什么,你在哪桌吃饭?我待会儿过来敬你两杯。”

    莫小川倒也没拒绝:“就在你们包间隔壁,不过我请的人还没来。”

    王晨点点头,就准备回包间去,刚走了两步,却停下身来,转头对莫小川问道:“你刚才为什么帮我?”

    莫小川一扬下巴:“我觉得你那番话说得特别好!简直振聋发聩,发人深省!也不知道你从哪个伟人那里听来的……”

    王晨毫不犹豫地扭头就走了。

    从这一刻开始,他的心底逐渐有了一个堪称世界十大未解之谜的疑惑。

    为什么明明莫小川出手救了自己,自己却对他……

    一点儿感激之情都生不出来呢!

    还伟人……

    伟你大爷!

    看着王晨一瘸一拐的背影,莫小川倒是轻轻笑了,他突然发现,这家伙除了爱装叉之外,好像也不是特别坏嘛。

    嗯……

    也有可能是在经过了自己的一番感化和教导之后,这才破茧成蝶,改过自新的!

    没想到我莫小川也有成为人生导师的潜质啊!

    心中怀抱着无限的感慨与自豪,莫小川正好看到一位风韵犹存的大姐从店外翩翩而来。

    十只手指甲如鲜血般殷红。

    两人在昨夜追杀蛊雕到邮大后山的时候,才刚刚见过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才是莫小川所见到的,第一位来自西山经的大妖。

    而且是一只,极其残暴的大妖!

    “《山海经·西山经》。

    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蠚鸟兽则死,蠚木则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