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我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李浩田突如其来的招揽之意,确实让莫小川有些意外。

    果然一处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但莫小川是什么人?

    那可是在七岁的时候就成功遛进过邮大女澡堂的男人!

    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孩子从小心性就很稳啊!

    所以即便李浩田的这个提议带着香甜无比的金钱气息,但莫小川仍旧及时稳住了心神。

    “山海裁决使可以加入一处吗?”

    “当然可以了!只要莫老板你点个头,汪赐将那个科长的位置,就交给你来坐!”

    莫小川笑着客气道:“这个,不太好吧……”

    李浩田郑重其事地说道:“这有什么不好的,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见李浩田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莫小川突然换了个问题:“这种情况,有先例吗?”

    呃……

    这么一问,李浩田顿时就有些尴尬了。

    因为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要是曾经有山海裁决使担任过国家要职的话,昨晚还怎么可能发生那么大的乱子!

    所以李浩田拐了个弯儿回答道:“凡事总有第一次嘛!”

    “嗯,有道理。”莫小川点点头,随后又饶有兴趣地问道:“如果加入一处的话,必须去京城吗?”

    李浩田点头道:“当然。”

    开玩笑,让你加入一处,不就是希望你之后的所作所为能处于国家的监控之下吗!

    不去京城难道还让你留在你们裁决事务所的老巢啊!

    那管什么呀!

    闻言,莫小川的眼中不禁露出了一丝怅然,长叹一声道:“那可就难办了啊!李处长,你是知道的,我是土生土长的山城人,这里有我的一切,有我的亲人,也有我的朋友,还有我的过往,我不想离开这里。”

    不等李浩田开口,莫小川紧接着就吟诵了一首艾青著名的现代诗。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李浩田整个人都有些懵。

    啥意思?

    刚才才唱完歌儿,这会儿怎么还吟上诗了?

    显得你很有文化的样子吗!

    你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扯犊子呢吧!

    还能不能正常说话了啊!

    你不想加入一处就不想加入呗,直接说不就完了吗?怎么还能整出这么多幺蛾子出来呢!

    我想跟你绕着圈子说,你把我往沟里带。

    我这会儿直截了当地跟你聊,你又跟我玩儿文艺?

    你在我面前显摆什么啊?我又不是汪赐将那种文盲!

    此时坐在黑色suv中的汪科长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随后有些莫名其妙地抬起头四处看了看,一脸无辜。

    而恼怒不已的李浩田则觉得这个天儿已经聊不下去了。

    再这么下去,是会折寿的啊!

    “咳咳,那什么,莫老板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就不用再……”

    莫小川收回了扬起的双手,认真地对李浩田问道:“李处,您觉得我这朗诵腔怎么样?”

    怎么样你大爷啊!

    李浩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躁动的内心,礼貌性地笑了笑:“挺好的,挺好的……咳咳,莫老板,时候不早了,我还得赶回京城,咱们就先聊到这儿吧。”

    莫小川点点头,然后关切地对李浩田说道:“李处,我看你这身体好像不太好啊,老是咳嗽,回去多喝点儿琵琶止咳糖浆。”

    “咳咳咳咳……”

    李浩田又被呛着了。

    神特么止咳糖浆,我这还不是被你给气的么!

    但这话李浩田无法放到台面儿上来说,所以他只能直接拱了拱手,然后干脆利落地就转身朝那辆黑色suv去了。

    直到坐上车的那一刻,李浩田才发现,自己今天这番谈话完全没有起到任何自己想要的作用啊!

    很多该说的话都没说啊!

    原本自己想要说什么来着?

    想不起来了啊……

    而莫小川则还在车外招呼道:“李处,多联系啊……常来玩儿啊……”

    于是下一刻,那辆黑色suv迫不及待地一个原地加速,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内驶离了莫小川的视线范围。

    送走了李浩田,莫小川就真没什么事儿了。

    专案组那边的收尾工作自然有汪科长和郝德来负责。

    自己似乎该回清水街了。

    昨天晚上的事情,虽然莫小川是以裁决使的身份,强制征调了各位大妖来帮忙,但他总觉得,自己还是得表示表示。

    哪怕只是口头上的感谢。

    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先跟清水街其他几位老板正式打个照面。

    说不定还能以此来开启《山海经》其他几卷的神通呢。

    想到这里,莫小川直接打了个车就回了邮大,而他第一个走进的店铺,自然就是位于清水街街首的永发当铺。

    陈掌柜已经老老实实地等在那儿多时了。

    看到莫小川进门儿,陈掌柜知道,关于自己最后的审判即将到来了。

    却没想到,等来莫小川的第一句话竟是……

    “抱歉,我之前情绪不太好,其实这件事与陈掌柜关系不大,是我错估了那蛊雕的实力……此番能抓住蛊雕,陈掌柜功不可没,请受小子一拜。”

    说着,莫小川便真的执手向陈掌柜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陈掌柜哪里敢受,赶紧侧过身子让了让,随后踩着小碎步上前将莫小川扶了起来。

    “裁决使大人,使不得,使不得,这事儿确实我也有一定的责任。”

    陈掌柜眼泪都快下来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莫小川收买人心的手段,但历数过往,有哪一任裁决使能像这么好说话的?

    哪怕莫小川只是故作姿态,也足以令陈掌柜诚惶诚恐了。

    莫小川笑着站直了身体,打趣道:“那陈掌柜可是不生气了?”

    陈掌柜一拍大腿:“嗨,生什么气啊,本来我也有疏忽的地方……”

    莫小川点点头:“那这样吧,今天中午我做东,请街上各家老板吃个饭,就去老朱的火锅店,陈掌柜负责跟他们说一声。”

    陈掌柜答应得痛快:“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一时间,场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无比和谐了起来。

    两人又坐着聊了些有的没的,莫小川这才起身告辞,往老朱的火锅店去了。

    老朱虽然在最后抓蛊雕的时候没能赶到,但之前也是出了大力气的,别看这厮平时胆子小,可真到了该硬气的时候,还是挺硬气的。

    这让莫小川对老朱的印象好了不少。

    不过当莫小川进店的时候,老朱并不在,毕竟这家伙可是开了整整五家饭店呢,也闹不准他每天会待在哪儿。

    好在现在大中午的,吃火锅的人并不多,所以莫小川就算不刷脸,也很容易就从服务员那里订到了包间。

    可还不等他进去坐好,就听得一阵议论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诶,听说了吗?十年前那起歼尸案的凶手抓到了!”

    “早就从网上看到消息了,不过你们知道吗,咱们学校有个叫陈静薇的,也是受害人之一!”

    “咱们学校的学生?怎么被盯上的?”

    “嗨,谁知道啊,准是那女的平时自己就不检点呗。”

    “我估计也是,肯定是因为穿得太风骚了,这才被凶手给选上的,要不然为什么凶手不杀别人,偏偏挑中了她?”

    闻言,莫小川的双眉立刻如利剑般竖了起来,但他还没来得及走上前去,便有一只啤酒瓶狠狠地砸在了那几个口无遮拦的学生脚下。

    “放你妈的屁!”

    莫小川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转头看去,竟然是王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