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跟孩子计较什么呢?
    莫小川的这句话很不客气,甚至带着一些责问的意味。

    虽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并没有这个资格。

    可他仍旧这么问了,问得理所当然。

    在当下这个时代,别说是儿童福利院,就连很多幼儿园都频频爆出虐童丑闻,实在不得不让人为之警惕。

    从根本上来说,莫小川绝对不是一个烂好人,更不喜欢多管闲事。

    但有些事情,他既然看到了,就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更何况,这件事情与他的朋友相关。

    好在莫小川并没有在素素的身上看到什么伤痕啊,针孔什么的,而且这个小丫头总的来说还是挺阳光的,一点儿也不怕生,还傻乎乎地要跟莫小川做朋友。

    否则的话,这会儿莫小川已经不止是问一句话这么简单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山城歼尸案再发之后,莫小川的心中就多了一分戾气,或许是因为陈静薇,也或许,是因为蛊雕在他脑海中的那一抹投影。

    但不管怎么说,莫小川觉得,这事儿如果院方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他绝不善了。

    别看现在的莫小川只是一个酒吧小老板,一个大一新生,离开了汪科长和专案组,他其实根本无权也无势,想要为难一家正规的市级教育机构,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

    但永远也不要低估了一位山海裁决使在世俗中的能量!

    只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

    在莫小川微信的咸鱼群中,那个昵称叫傻谬的家伙,可就是山城日报的主编!

    如果莫小川愿意的话,如果这家儿童福利院真的存在虐童行为的话,他随时可以将其曝光,引起社会舆论的影响!

    而这,还只是最文明的一种做法。

    眼看莫小川大有一言不合就发飙的意思,汪科长赶紧把那位院方的老师拉到一旁,低声道:“这位小莫同志,你别看他年纪轻轻的,他舅舅可是市教委的人,所以……”

    汪科长也是精,他知道自己这个科长的名头管不到人家福利院,干脆就扯来教委的虎皮做大旗了。

    闻言,那老师都快哭了,连连道:“误会,这都是误会啊!我们福利院的老师们可是一向很关注小朋友们的身心健康的,说句实在话,被送到这里来的孩子们,大多数在身体上都是有一些缺陷的,我们又怎么可能歧视他们呢……”

    听到这番话,莫小川脸色稍缓,问道:“那素素是怎么回事?”

    很明显,刚才素素的意思是,她和莫小川都是傻子,所以她们可以当朋友。

    且不管莫小川到底是不是个傻子,但至少在素素心中,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

    这才是最令莫小川愤怒的。

    素素今年才五岁,就算她在福利院没有收到身体上的虐待,但心理上的压迫,也很可能直接毁了她的一生!

    如果有一群人,从小就一直告诉你,你是一个傻子,你和大家都是不一样的。

    那么当你长大之后,不管过了多少年,这个阴影都会伴随你的一生,让你变得孤独,变得自卑,让你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不管是小说《教化场》,还是电影《别让我走》,讲的,其实都是童年阴影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

    为什么莫小川和汪科长特意来儿童福利院沟通小馒头的事?

    就是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

    就是担心小馒头会背负杀人犯儿子的标签度过一生。

    而现在,莫小川却发现了这个叫素素的小女孩儿很可能会成为他人歧视下的牺牲品。

    还是那句话,同样的事情,在世界各地,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莫小川不是神,他插手不了每一个人的未来,但他无法对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无动于衷。

    莫小川才不管自己的这番责难会不会让福利院老师受到处分,会不会让院方领导被上级问责呢。

    给自己的朋友出头,天经地义。

    而对于莫小川的这个问题,福利院的老师也显得有些无奈。

    她苦笑着道:“你们也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孩儿大多童言无忌,虽然我们老师也尽量在引导大家不要孤立别的小朋友,要玩儿大家一起玩儿,但很多事情……”

    老师欲言又止,但莫小川已经听懂了。

    就在此时,只见不远处的那群小孩儿好像在地上挖了个坑,为首一个眉眼英朗的大男孩儿对着素素招手道:“素素,过来!”

    素素开心地抬起头,丢下自己精心烹饪的“美食”,一溜儿小跑朝着哥哥姐姐们跑去,然后毫无意外地,掉进了那个大概有半米深的浅坑中,摔得满嘴是泥。

    “哈哈哈哈……傻子,傻子……”

    周围的小朋友们都笑得前仰后合的。

    素素也没哭,也跟着傻乎乎地笑,只是咧开的小嘴显得有些狼狈。

    “嘿嘿……”

    然后一双手突然伸了过来,将素素从坑中抱起来,替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素素仰起头,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看得人心头发疼。

    旁边那个主谋的大男孩儿有些胆怯地退了两步,也不笑了。

    但莫小川却一点儿没有欺负小孩儿的心理负担,直接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拎起男孩儿的衣领,毫不客气地将他推到了坑中。

    “哈哈哈哈……傻子……哈哈哈哈……”

    莫小川笑得很夸张,也很嚣张。

    素素也跟着傻笑起来。

    其他的小朋友们则显得有些害怕,一个个惶恐不安地站在原地。

    一旁的福利院老师赶紧一脸紧张地跑过来,把男孩儿从坑里面拉了起来,后者一脸委屈,很快就哭得撕心裂肺。

    “爱哭鬼,鼻涕虫,哈哈哈哈……”

    莫小川无比幼稚的行为在素素看来,一点儿也不幼稚,两人很快笑成一团。

    那福利院的老师也顾不得对方的舅舅是不是市教委的人了,当即狠狠地瞪了莫小川一眼,开口道:“你这人,怎么能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呢?”

    莫小川的笑容如午后的阳光般灿烂。

    “你们作为福利院的老师,是你们没有管教好孩子,或许你们有你们的苦衷,有你们的难处,但我无所谓,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直,你们没管教好的,我就用我的方式来管。”

    “你……”老师一时气结,心想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然而,莫小川的话还没说完。

    “对了,我希望你之后不会把气撒在素素身上,以后每过一个星期,我都会来看她和小馒头的,如果我发现他们受了欺负,那我就用我的方式替他们找回场子来。”

    说着,莫小川突然凑到近前,盯着那个大男孩儿的眼睛,说道:“尤其是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再动素素一根汗毛,以后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闻言,大男孩儿哭得更惨烈了。

    福利院的老师哪里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竟然还威胁起小孩子来了,赶紧让孩子们散开了,然后抱着怀中的男孩儿去了医务室。

    见状,一旁的汪科长不禁苦笑道:“你也真行,身为堂堂山海裁决使,居然对着一个孩子放狠话,有这必要么?”

    莫小川拉紧了素素的小手,认真地对汪科长点了点头:“相信我,有必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