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手下留人!
    袁道的一颗心已经彻底沉入了谷底。

    就在几分钟以前,他还信誓旦旦地对汪赐将说,自己绝不会落在山海众妖的手中,因为有人会来接应自己。

    但事实却证明,袁道等的人没有来,来的,却恰恰是山海一脉的诸位大妖。

    再加上一位,货真价实的山海裁决使!

    袁道知道,自己逃不了了。

    因为他看到了莫小川身边的阿龙和陈掌柜。

    再加上相柳、九尾狐、钦原三只大妖,这阵容,别说是一只小小的蛊雕,恐怕就算是凤凰来了也得退避三舍!

    不过在顷刻之间,袁道就已经判断出了这是一个必死之局。

    但他不想死,而唯一的生路,只在莫小川的一念之间。

    所以袁道放低了姿态,率先开口道:“裁决使大人……”

    然而,莫小川却根本没有让他把话说完,便干脆利落地将其打断道:“袁道,春城人,户籍资料上显示出生于1976年,十年前来到山城,后与被害人刘思语相识、相恋,结婚生子,并改名换姓为许昌国,蛰伏在山城北江区,直至今日。我,没有说错吧?”

    袁道轻轻垂首道:“裁决使大人洞若观火,明察秋毫。”

    莫小川摇摇头,微微一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话音落下,袁道仿佛感觉自己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站在原地,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敢动,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动,就必当身首异处。

    所以袁道急声开口道:“裁决使大人,这其实是一个误会,我根本不知道您和那陈静薇之间……”

    莫小川摆了摆手,脸上的笑容丝毫未改:“你说完了?”

    袁道周身的羽翼险些如条件反射般炸立起来,但他死死地压住了心中的恐惧,强迫自己对空中那五道宛如实质的杀意视而不见。

    “裁决使大人有所不知!对陈静薇下手,并非我之本意,而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的!”

    这是袁道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人让他闯下这般滔天大祸,又让他来邮大赴约,最终却陷他于生死危难之中,已经让袁道隐隐间感觉到,自己是中了圈套。

    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果不其然,袁道的这番话一出口,周遭那五道锁定了他浑身气机的神念便稍有减弱,莫小川也是目色微怔。

    “是谁?”

    袁道咬了咬牙,没有回答。

    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莫小川深吸了一口气,随之向前迈了两步,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变得有些严肃。

    “我以我师父的名义发誓,若你说出实情,我饶你不死。”

    闻言,袁道顿时心中大定,他觉得自己赌对了!

    有了莫小川这番话,他就相当于有了一块免死金牌!

    就算是一处出手,他也可以有恃无恐!

    于是下一刻,袁道赶紧开口道:“那人是在我杀了刘思语之后找到我的,我们一直以来都是用书信来进行沟通的,这些东西我都保存着,藏在我家冰箱后面的暗格中,您稍后可以查证。”

    莫小川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只在杀陈静薇的前一天晚上见过他真人,不过对方用幻术刻意隐瞒了容貌,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眼看莫小川轻轻皱起了眉头,袁道哪里还敢再卖关子,赶紧捡重要的说:“但我知道他的真身是谁!”

    同样的一个问题,莫小川不想再问第二遍,所以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袁道。

    然后,莫小川听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答案。

    “是危!”

    闻言,莫小川还没说话,一旁的阿龙却低声道:“少主,小心有诈,危早在七十多年前的那场战役中,便与百鬼一脉的人同归于尽了。”

    莫小川没有表态,心中已经回忆起了《山海经》中关于危的描述。

    “贰负之臣曰危,危与贰负杀窫窳。

    帝乃梏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缚两手与发,系之山上木。在开题西北。”

    这段话描述了在《山海经》历史上,一段比较诡秘的传说。

    说这个贰负是一个人面蛇身的天神,他有一个臣子叫做危,这两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合伙杀死了另外一个天神——窫窳。

    天帝为之大怒,随即下令将危拘禁在疏属山中,并给他的右脚戴上刑具,还用他自己的头发反绑上他的双手,拴在山上的大树下,据说这个地方就在开题国的西北面。

    后又有传闻说,在过了数千年之后的汉宣帝刘询在位期间,有人在凿磐石的过程中,发现石室中竟有一个活人,光着脚,戴着刑具,披头散发,双手被反绑。

    人们将其送到长安,宣帝向众大臣询问此人的身份来历,无人能知。

    后刘向根据《山海经》中的记载,向宣帝解释说此人就是贰负的臣子,危。

    宣帝大惊,一时之间,整个长安城中的人都争相研读《山海经》。

    由此可见,危在遭受天帝责罚之后,并没有死,至少在西汉年间还有他出现过的传说。

    当然,对于莫小川来说,危这个名字,可不仅仅与贰负这位神祇有关,也不仅仅与一桩天神谋杀案有关,更重要的是,他很可能涉及到了《山海经》中最神秘的一个组织。

    巫妖团。

    甚至可能与夸父的故事有所牵连。

    当然,在当时当下,莫小川更关心的是,危为什么要指使蛊雕对陈静薇动手?是冲着自己来的吗?还是有什么更大的阴谋?

    亦或者,就如阿龙所说的,蛊雕在说谎!

    “你还知道些什么?”

    袁道摇摇头,苦笑着道:“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对方当时只是说,只要我杀了陈静薇,就给我一场脱胎换骨的大造化……”

    “什么大造化?”

    “他没说……”

    莫小川轻轻一笑:“那你还有什么别的想要告诉我的吗?”

    “没,没有了。”

    莫小川点点头,不经意地扬起了手中的那支赤红色凤羽。

    就在这时,一道臃肿的人影从远方疾驰而至,口中大喊:“莫老板!手下留人!”

    莫小川的手停住了,看着从情人坡匆匆赶来,汗流浃背的汪科长。

    “莫老板,把这个人交给我们一处吧,你不能杀他,否则日后追查起来,恐怕会引起上层的不满,到时候京城那边一个不高兴……”

    汪科长的这番话还没说完,就被莫小川笑着打断了。

    “汪大哥,我尊称你一声大哥,所以我愿意站在这里等你到场,但这个人,我必须亲手处决。”

    话音未落,大片的黑色翎羽便向着莫小川铺天盖地而来。

    然而,却连莫小川的一根毫毛都不曾伤到。

    因为他是山海裁决使。

    是连应龙都无法撼动的存在。

    更遑论一只蛊雕。

    下一刻,莫小川手中的火羽在空中迸开了一簇璀璨的火光,在顷刻之间刺入了袁道的胸口,将他的心脏灼成了虚无。

    袁道瞪大了双眼,仿佛至死都不敢相信莫小川的出尔反尔。

    汪科长有些徒劳地向前迈了一步,却已经来不及救人。

    莫小川冷眼看着袁道轰然倒地,轻轻开口道:“我不知道京城高不高兴,我只知道,如果他不死在我的手里,我会很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