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请赐教
    天快亮了。

    原本早该陷入沉睡中的山城市,今夜却注定无眠。

    莫小川已经离开了面馆儿,坐上了一辆大奔。

    车是阿龙找来的,莫小川没有问来由,此时的他正坐在后排,闭目养神。

    “根据两位犬封传回的消息,他们已经找到了蛊雕的其中一处巢穴,不过人已经离开了。”

    莫小川没有说话,车里就只有阿龙一个人的声音。

    “沙贝区现在可以彻底排除了,花店的陆先生亲自出手,开启了灵界守域,蛊雕出不了主城。”

    莫小川微微点头,虽然他不知道那位陆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阿龙使用敬称,但此时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现在他只关心一件事。

    蛊雕到底藏在了什么地方!

    山城主城区总共有九个,经过山海一脉众妖的彻夜搜捕,现在已经排除了四个,而这四个区域,都是过往蛊雕犯案的地点。

    莫小川原本以为蛊雕的藏身处就在这四区之内,现在看来,他失算了。

    就在此时,阿龙突然自眼中闪过一丝冷意,然后一脚踩下了刹车。

    “少主,陈掌柜找到了蛊雕的第二个藏身地点,在刘思语的家中。”

    话音落下,莫小川猛地睁开了双眼,之前案件中所出现的一些疑点和线索,在一瞬间拼凑完整。

    他知道蛊雕是谁了。

    但阿龙的消息还没有说完。

    “犬封的两位族人从刘思语家中得到了更多线索,判断蛊雕剑走偏锋,往南山去了!”

    莫小川猛地握紧了双拳。

    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常言道,灯下黑,最难寻。

    毫无疑问的是,蛊雕也是山海一脉的异兽,所以他同样能收到山海裁决令,并且知道裁决令是从清水街发出的。

    如今整个山城所有山海一脉的精怪都在大肆搜捕蛊雕的位置,清水街很有可能已经空了,蛊雕在这个时候选择调返南山,的确让人有些意想不到。

    莫小川不知道蛊雕的目的是否真的在于此,还是冲着花花去的,想要以此胁迫莫小川放他离开。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好消息。

    花花那边莫小川不担心,因为有蒲牢守着。

    清水街莫小川也不担心,因为有花店的陆老板坐镇。

    蛊雕一旦被这两位大佬发现踪迹,就是绝对的山穷水尽,走投无路!

    “通知清水街的人回南山,其他人继续搜索山城其他区域,不得放松警惕!”

    “是!”

    山城主城九大区,南平区不是经济最繁荣的那一个,也不是人口密度最高的那一个,但今夜的南平区,却变相地成为了整个山城的市中心。

    一辆黑色摩托车在向着南山的方向急速飞驰,反光镜倒映着一双血红色的指甲。

    一道人影在人迹罕至的山间狂奔不止,朱老板的脸色前所未有的肃然。

    一片水花在长江悍然腾起,在半空中炸裂成美轮美奂的寒霜,衣亦潜于水下,身姿曼妙。

    ……

    清水街十余位老板,从山城的四面八方,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在向着南山奔袭而去。

    同时,无数辆警车也鸣响了警铃,在一条条寂静的马路上呼啸而过,仿佛将这座城市彻底染成了蓝红相间的光影。

    汪科长已经下了车,脚下踩着一双火花四溢的铁皮鞋,以令人咋舌的速度率先来到了南山的盘山公路上。

    从远方看起来,活像是一个吃撑了的胖哪吒。

    汪科长不知道莫小川那边的进度,他希望自己能率先抓获凶手,为此,他不惜孤身犯险,独自一人登临南山!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南山算是山城市众妖眼中的神山。

    因为这里有清水街。

    还有一座裁决事务所。

    也就是山海酒吧。

    曾几何时,当汪科长第一次来到南山拜会莫老的时候,心中还怀抱着无限的崇敬,是以一种近乎朝圣的态度一步步走上去的。

    但今天不一样。

    汪科长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只想亲手抓到那只蛊雕。

    他不希望莫小川行差踏错,成为一名法外制裁者,此例一开,山海一族与京城的平衡可能就会被打破!

    这件案子闹得太大了,今夜山城的动静也闹得太大了,如果最后蛊雕还死于莫小川之手的话,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也是掩不下去的!

    如果事后再引来那几位军方大佬的注意的话……

    后果不堪设想!

    汪科长满目凝重,在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已经顺着盘山公路来到了南山上,再往前不远,就是邮大了。

    耳麦中不断有人在给汪科长更新蛊雕的位置信息,让汪科长警惕的是,蛊雕进了邮大。

    事情有些棘手了。

    今天虽然是周末,但大学不比高中、初中什么的,大学里面来自天南海北什么地方的学生都有,就算山城的本地学生不少,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在周末回家的。

    所以留在邮大里面的学生很多。

    汪科长最担心的,就是蛊雕以邮大学生为人质,引起骚乱,这样就麻烦了!

    好在这会儿天还没亮,整个邮大校园内都静悄悄的,绝大部分的学校都待在宿舍里睡觉,蛊雕如果是想要借助学生的混乱而脱身的话,这个时机其实选得并不是很好。

    当然,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汪科长可不认为宿舍楼前的门禁可以挡得住蛊雕,所以他必须抢在蛊雕有所行动之前,把他给拦下来!

    不管蛊雕来南山,来邮大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他都必须把他给拦下来!

    顷刻间,汪科长一个纵身,直接越过了邮大紧闭的校门,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火弧,朝着目标位置急掠而去。

    喷水池、网球场、第三教学楼、太极操场……

    一座又一座的邮大建筑在汪科长身侧呼啸而过,然后在邮大的情人坡前,几盏昏黄的路灯下,他终于看到了一个略显消瘦的身影。

    汪科长脚下的火光瞬息而止。

    他面前的那个男人也略微有些错愕地回过头来,看着造型古怪的汪科长。

    那张脸,汪科长曾经无数次在被害人的档案中见过。

    汪科长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重新恢复了莫小川初次见到他时那副笑眯眯的模样。

    他伸手摘下耳麦,随之从裤兜儿里拿出了一个看起来像是菜刀把的东西,轻轻一甩。

    于是有白光乍现,在刹那间凝成了一把长约一米半,宽三寸的光刀,在尚未破晓的天际下,胜似明月。

    “鄙人汪赐将,敢请赐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